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错误的激励机制加剧金融风险

2013年12月18日 18:31
约翰·哈斯勒认为,银行资本充足率过低,加上政府救市,导致银行风险无法合理地评估

  【财新网】【斯德哥尔摩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教授、瑞典财政政策委员会委员 约翰·哈斯勒】大家可能注意到,在我的简介当中,我是在宏观政策方面的学者。所以为什么大家会说邀请我这样的人来讨论金融市场的事情。我想这也是我所需要的介绍的第一个观点,很多人都会把这个宏观经济同金融市场联系起来,而且,它的这种关系比以前我们所想的要强的多,作为一种宏观经济学家在学术上来说,我们都知道,金融市场对经济来说非常的重要,作为一种机器或者让社会经济运转更好的机器,也许我们可以去把它的作用进一步地放大,我们就认为我们的金融市场像汽车一样,可以开的很快,同时也可能在路上遇到颠簸。对于这种颠簸的感知会越来越清晰。所以这种金融市场不是以一种视觉来看,虽然金融危机的结束,我们也不断地学到了,有些时候我们的车没有办法开了,所以金融市场非常重要。在公众的讨论当中,我们都听到了,尤其在西方国家,有很多人尝试去解释金融危机,他们希望通过心理学的角度和人们恐慌的角度解释金融危机,而且也有这个凯恩斯的一个解释。我也要承认,人们所说的这些观点在很多层面上正确,但是非常重要的是,我们应该去要合理去预期,要合理地作出判断。如果我们能够找到合理的解释,解释金融市场所出现的问题,同时利用这个理论解决问题,同时找到解决这个问题的工具,防止未来发生这样的情况。而且我们要知道,所在的这些的合理的解释,我可能这个听起来呢,像是一个以前的故事。就是一个人丢了钥匙,就是在路灯下面找这个钥匙,就有人问他为什么在路灯下找钥匙,你是在那儿丢的,他说不,我只有在路灯下才能看到。这就说明了我们说如果能够对这个危机找到一个合理的解读的方式,那我们就是实际上在这个路灯上有光的地方寻找解决的方案。

  我们从金融危机当中能够学到什么呢,首先就是激励的机制。激励的机制在很多情况下,在金融领域都被扭曲了,尤其是由于内部或者外部的一个救市的承诺,即政府层面给出的承诺,而它的资本率来说非常低,就没有办法进一步地操作。同时,这些金融机构,也就没有办法去合理地评估它的风险。所以在这里面所学到的教训,我们必须有合情合理的激励机制,才能够在金融市场当中合理地运行。同时对于这些监管机构来说,有好的监管机构提高资本的要求,能够得到金融机构的内部和外部的保证。同时,最后我们要看看政府所有的金融机构,比如说一些政府所有的银行,对它的资本要求是不一样的,它的资本要求只是足够,仅仅说是充足还是不够的,在很多的国家,尤其是在中国,我们也知道,有很多国家的银行和国有的金融机构。它们有些时候无法避免政治上的压力,所以这些资本有时候用作他处,要做一些其他方面的投资,也许有些时候并不是说金融上和政治上合情合理的融资。对于这些政府所有的金融机构和银行,他们也没有办法去私有化,因为问题是,这些机构或者是这些公司,他们可能会面临着一些风险。我们也知道,根据教科书的标准或者课程来说,它们是要进行债务的管理,我们说到金融机构的时候,可能并不是最好的方向,我们在这儿需要再想一想,怎么样监管国有银行。

  我们所学到的第二个教训,就是我们的这个资本率实在是太低了,尤其是在金融危机的时候,这是有问题的。我们可以看到在欧洲,把流动性注入到银行当中,并没有能够把它们这些注入到非常好的行业当中,而只是说金融机构买政府的债券。

  这样的话,它的风险偏好实在是太低了,风险低,银行的资本率也低,银行现在在清理它的不良资产,这样的话,它们能够去到应该原有的过程当中,同时透明度也非常重要,因为在金融机构当中,使用了非常复杂的金融工具,如果没有透明度的话,也会对金融市场造成麻烦。说到透明度,回到我刚才说的第一个观点,就是我们要非常清楚,谁是负责这个银行的银行的命运,是不是政府,如果政府介入的话,我们要了解他们是否知道它的职能得到了很好的发挥。

  最后我要讲的就是,我们要有一个财政支持或者后备的方案,因为有一些不能正常运转的这些金融机构,他们需要政府的帮助,而政府也需要这些金融机构去正常地运转。那这样的话,就是要做决定,在这件事情上,谁负主要责任,有控制权力。在欧洲人们也会讨论,金融机构应怎么样得到资助,融资,谢谢。

  此为2013年12月18日约翰·哈斯勒在第四届财新峰会上发言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