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李扬:金融稳定源自实体经济

2013年12月19日 17:53
金融系统绝无能力扭转实体经济中的不平衡、不协调问题

  【财新网】【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学部委员 李扬】我们今天的主题是讨论危机以来的稳定,这是有无穷多角度的议题。我想我们讨论这个议题是有目的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这个危机再度蔓延,对中国来说,我们防止危机在中国发生。所以从这个角度,我想会议这次会议是不是有三个要点值得我们强调。

  第一个要求,就是实体经济的稳定是金融稳定的基础。反过来说,就是金融不稳定是因为实体经济不稳定。用这次危机做例子,我们这次标题说是五年,危机五年,刚刚在下面我们在讨论的时候说,我说至少是六年,就是说危机是从2007年,汇丰银行2月份在它的报表中披露的次贷损失算起,也就是从次贷算起,其实我们把眼界展开的话,这个危机从上个世纪末已经开始了。大家知道在上个世纪后20年来,有一个被称为新经济的过程。

  这个新经济是如此的让人兴奋,以至于很多人说规律改变了,危机不再有了。但是2011年,美国的纳斯达克股市跌了,从那之后,其实危机就已经开始了,那么从那儿之后呢,整个美国的经济已经陷入比较低迷了。那么货币当局,美联储采取了各种各样的办法,想恢复新经济的辉煌,其中最有争议的是,引发了更大危机的措施,就是推出次贷。

  大家知道次贷本身就是放松贷款的标准,让那样一些在正常情况下得不到贷款的人得到贷款。然后呢,这样一个事情,一个原生产品,次贷产品,又被层层叠叠的衍生品包装起来,然后利用金融系统的这样的创造力,那么在这个向外传播,转移,让你看不清楚。但是你现在看本世纪本来联绵不断的小的危机,但是这些小的危机,最终是在房地产市场上,实体经济上解决问题,没有解决,最后以危机的方式解决。

  我觉得这一点特别重要的,显示出我们金融系统确实有能力做很多事情。但是绝无能力扭转发生在实体经济中的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问题。回过头看,我们的危机是不是恢复了,你看它的房地产是不是恢复了,是不是恢复了原状,储蓄率有没有恢复到的正常水平,如果没有,就还没有恢复。这是我第一观察。

  第二个观察就是说,危机发生了,在处置金融危机的过程中,我们必须有正确的方法,这次危机里面,我们看这个处理危机的方法,给我们两类的一个例证,有一类是好的方法,有一类是不好的。好的就是就是全世界都在运行的存款保险制度。这次危机没有像历次危机那样,银行倒逼,挤兑,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全世界的主要国家都有存款保险,或者是在危机发生之后,立刻把存款保险的限额提高了,有的国家发布没有限额、全额的保险,从而使得这个冲击是单面冲击,以前是双面冲击,这次负债面冲击基本没有,所以使得我们可以集中精力可以解决资产面的问题。这是一个很成功的经验。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三中全会决定,中国要迅速地推出我们的存款保险制度,这是金融的社会安全网,但是也有不成功的。危机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注意美联储在处置危机,处理问题银行的时候,是从解决不良资产开始。最主要的问题,就是从资产面去解决问题,全部打水漂,这下社会什么都没剩下来,其实这样的资产都为过去的投资者买了单而已。 我记得刘明康主席我请他去我们那儿做报告,就讲到这个问题,后来美联储明白过来,不用这种资产对策,用负债和权益对策,组织国有化。因为知道在美国有意识形态的限制,不愿意搞国有化,欧洲迅速国有化,迅速地在产权层面介入。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

  昨天我们在人民银行,人民银行成立60周年,大家系统地回顾了我们处理不良资产的经历,这些经历说明我们的中国经历是成功的,我们改革了它的股权,稳定了资产结构,我们使得它提高了,它健康的成长,这是一个重要的要点。

  第三个要点,治理危机需要国际合作,尤其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因为在全球化的背景下所有的事情都是全球的,有好的例证,还有不好的。好的例证,就是危机刚刚发生之久,我们在G20就激活了,在这个会议上,各个国家的首脑发布讲话,有一些共同的共识,列出了我们需要的共同采取的措施,事后大家也就做了。正是因为G20有效地运转还有其他的治理,我们的危机才没有呈现出古典式危机凋敝的情况。但是也有不好的例证。

  有位教授刚才指出TPP,TTIP就是国际不协调的机制,中国是太平洋最重要的国家,它绕过中国,绕到韩国和日本去,没有必要做的这么显眼。不仅如此,我作为金融研究者,我还观察到10月31日,美联储等等六大央行,宣布它们的单边货币互换变成了没有限额、没有货币限制的全面的货币网络,又没有中国,又没有广大的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而且TTP和TTIP是超级的自由贸易区,六家银行互换是一个超级的货币网络,这个世界中国不在,金砖国家不在。原来我们说是整个南方国家不在,这就不是一个好的,共度难关的举措。

  所以我想这个危机在今天,我们对这个过程很好地分析,对未来有一些潜在性的考虑,谢谢。

  此为2013年12月18日李扬在第四届财新峰会上发言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