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张国宝:改革核心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关系

2013年12月19日 18:57
以新能源为例,风电应该引入竞争,通过特许招标来发现价格

  【财新网】【国家能源委员会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 张国宝】三中全会是以改革为主题的非常重要的会议,现在全党,各地都在认真地学习贯彻三中全会的精神,国际上对三中全会也非常重视,有种种的解读。我想今天我的体会也认真看了三中全会,里面有一句话,国内都关注,媒体关注度很高,就是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的作用。但紧跟着这句话的后面,和更好发挥政府的作用,两头的都讲到。那么这个改革里面,在这句话的前面还有一句话,就是改革的核心问题就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我在政府工作中,确实对这点有很大的体会。我想今天就讲我经历的两个故事。

  一个谈一下新能源的发展,特别是风电,2004年的时候,我们的风电发电量只占全世界发电量的1.66%,非常小的数字,我们刚开始发展风电的时候,别的国家都已经有很好的发展。那时候我们在新疆大坂城搞的风电只有300千瓦的基础。

  那么如何来发展风电,确实还是有不同的意见。首先就是价格,因为这个在过去政府管理当中,电价,传统的是由政府来定价,这个我们发改委,过去叫计委,有价格司,他们根据什么来定价,就是成本加适当利润,利润不能太高,所以首先要核定建设成本是多少,然后保证在一定的还贷期有一定的利润。同样都是一个发电厂,可能这个发电厂的价格跟那个不一样,可能那个发电厂建设成本高一点,这种定价方式一直延续下来。所以我当时就提出来,应该通过竞争,就是特许权招标来发行价格,就是同样一个发电厂,不同的人做不同的价格,一个人说6毛钱,一个人8毛钱,我们进行认真审核招标以后,提6毛钱的如果有道理,有措施,我们就让他做业主。那么在什么地方搞风电厂是政府定。

  所以第一个要引入竞争,市场竞争。第二个做大蛋糕,如果风电只是一个花瓶,那个成本不可能降低,如果大面积地应用,一个工厂生产好几百台,这个成本就能低,所以要做大蛋糕。第三个国产化,2003年的时候我们的风电机都是外国买过来的。我们通过一些渠道了解到,外国卖到中国来,有很大的利润。

  所以我们一定要大规模地搞国产化,提出这么几个意见。但是一开始就有不同的意见,因为传统的定价跟我们现在提出来的竞争不一样,所以有几种意见,批评我的做法,包括媒体也呼应反对我。第一,这么做的话,可以把民营企业挤出去,国有企业竞争可以压低价格。第二个那也可能产生恶意竞争,有倾销的地方,最后大家没钱可做,投入的钱更少,这个行业更加萎缩。另外在实践当中,也确实有过这个恶意竞争的现象。

  而且这个恶意竞争不可能回回都这样,有一把两把可以,但是回回都亏本报价,去竞争,这是不可能的。那时候我们招标,韩国人就是跳楼价,那时候有人问我,他们的价比我们便宜,我们买不买它的。我们买了他了,但是他回国以后就被撤职了。所以说恶意报价不可能持续。所以这些问题可以得到解决和纠正的。

  这样两种不同意见,应该让大家实践一下,后来坚持这样做,因为当时我毕竟在这个位置上,我还有一定的发言权,尽管有人不同的意见,但是做下来了,做的结果就是拿现在的情况看,现在风电在我们国家一度电已经是5毛到6毛之间,因为后来我们从能源局局长退下来,他们不搞招标了,也搞定价,但是定价也不能按照过去的基础上,就是按照每个区域分的大小不一样,比如说内蒙古经常刮风,就定的价格低一点,比如说南方风少,就少一点。是按风力资源多少来定。

  那么这样一个情况下,5毛到6毛有竞争性。就像火电,现在广东火电是5毛钱一度,有很强的竞争力。那么如果以后再采取一些措施的话,还是更有竞争力,有可比性。现在这个大家就要问了,前面两个问题有没有发生,是不是大家亏本了,是不是无钱可赚了,我在实践中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也问过几个大的公司,能源公司今年利润70多个亿,中光和也搞了一个风电,今年到10月份的时候大概是8个亿,所以这些企业并不是原来那些想象那样无钱可做。为什么呢,蛋糕做得很大,我们已经到了7500千瓦,世界第一,这么大的蛋糕,这里面产生的里有钱可赚,另外民营企业没有都跑掉,相反它是主力,和国有企业共同竞争。新能源大家一个起跑线起跑。在这个领域当中,并不是说国有企业,什么哈尔滨发电设备厂占优势,不是他们有优势,是民营企业有优势,他们没有跑调,而且是主力军。所以风电发展到今天,有这么大的可比性,现在加上大家对雾霾的重视。如果你能保证做到不弃风,还有竞争力,因为现在像内蒙古这些地方,冬天风天,又能保证供暖,有的时候为了保证供暖,让供热的先开起来,如果这些问题能解决,把内蒙古的电输出来,这些还有竞争力。所以我觉得风电发展到今天,恰恰是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占决定性作用,那政府呢,政府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哪些作用呢,第一个,要在这个地方进行招标,气象资料由政府来提供,什么样的风政府提供。另外一个美国人,就指责中国了,中国对风电有补助,违反WTO,要反倾销,这些事单靠一个企业不行的,需要政府交涉,这就是政府作用。所以美国人提出来一样,有一年在杭州开一个会议,中方的就是我们现在的王岐山同志,美国方面是骆家辉,去之前我们就开会,想他们提出什么问题。前面我们讲到政府的招标里还有一条,为了把我们非常弱小的企业保护一下,提出国产化率真高就加分。所以美国人会提出加入WTO以后,不能有这一条。那么王岐山同志就问我们,提了怎么办,我们说我们现在翅膀已经硬了,我们可以跟他们竞争。我们可以取消这一条。去谈的时候,果然美国人先发难,说中国人在新能源上有补助有歧视,王岐山同志马上说取消,而且作为成果来说,中国方面做了很大的让步。不像现在的太阳能闹得很凶,所以这些东西政府都可以做。还有一个就是制定了可再生能源法,这个法里有一个重要的一条,应该有义务,有责任全额收购可再生能源,当然这一条由于技术原因没有做到,但是已经作用法律写进来的,仍然起到了推进风力发电的作用,这些东西都是政府可以发挥的作用。这点是一个体会。

  那么再有一个三中全会在第四部分一个很大篇幅,讲政府怎么来转变职能。我再给大家讲第二个故事,2003年国务院成立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办公室,让我当主任,开始发改委认为这是一个新机构,认为升迁的机会比较大,很多人来我这儿,我当然欢迎了,但是后来他们看到没有机会,一看这个机构就没有权,所以就打退堂鼓了,不来了。来了以后我们确实不批项目,没有钱可以分。我们怎么办,做了这么几件事情。一个首先从政府政策方面入手,大概我归纳一下,做了六个方面的事情,跟钱和项目都没有关系的事情。第一减免农业税,第二就是做实个人账户,东北的失业人员特别多。还有减免陈年欠税还有装备制造业的银行坏账,还有东北银行坏账的中心,银行都不愿意给东北贷款,所以这种小企业贷款贷不着,因为过去的钱还没有钱。所以就设立了中小企业再担保贷款中心,从这些方面来帮助东北恢复人气。第一条政策方面举的例子。

  第二条,就是制度创新,过去好多大的国有企业在东北,后来一看不行了,全部亏损了,下放到地方。像东北一些大的企业,现在下放到地方去,现在东北国有企业有两类,一类是央企,还有一类是地方国有企业。所以有一次我当着胡锦涛书记的面,怎么样让工人阶级让他们感到自己是主人,有没有可能允许职工持股,我提出建议,起码是技术管理骨干持股,我提出了这个问题。后来在东北就这么干了,首先哈尔滨粮食局工厂就这么做了,还有沈阳的企业都有职工持股。这个我们也不知道,怕人家说走资本主义道路,政策方面吃不透。但是在东北下放的企业这么干。这个我觉得是一种制度的创新。

  第三个方面就是对外开放,还有东北不像南方民营经济不发达,多种所有制不发达,因此如何发展民营经济,对东北亚的开放制定了一些政策。还有让资源普遍性城市转型,现在这个政策推广到了全国,不光是东北,还有调整产业结构,有很多的例子。就是这个改革重组,还有扶持新兴产业,东北有优势的装备制造业,核电的,哈尔滨的电机,所有这些东西都与分钱批项目没有关系,政府发挥它的作用。所以这两句话可以有机统一。

  在东北两年半以后我们原来的一位同志,现在是体改研究会的会长,就仿照陋室铭写了一首次自嘲。大家都很好,没有人说我们批项目,搞全权交易,大家觉得不错。谢谢大家。

  此为2013年12月18日在第四届财新峰会上发言

热词推荐:
ces2016 vr title:(瑞银) 摩根斯坦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