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江平:契约精神是市场经济法治的核心

2013年12月19日 19:21
政府应避开在利益驱动中的地方财政利益;市场应有自治管理

  【财新网】 【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 江平】我认为呢,把法治用在国家治理方面的最核心的问题,是把权力关进笼子里。如果我们把法治用在市场经济里面,我觉得核心是发扬契约精神。为什么我要提出发扬契约精神,因为在中国历史上是很弱的,存在的基础也是很微弱的。所以,要把市场经济真正建成为一种法治经济,关键就在于弘扬契约精神。我觉得契约精神有四个含义,第一个含义就是平等精神。如果我们市场经济不能够建立在平等的基础上,在同一个起跑线起跑的这么一个规则。那可以说市场经济根本也不存在。三中全会的决议里面提到了三个平等,需要我们很好来解决。第一个呢,就是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之间的平等,应该说我们到现在为止,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远远不是站在同一起跑线。

  第二个平等就是集体土地和国有土地应该是建在同样起跑线上。不能够是国有土地和集体土地,不是同权,不是同价,那不行。所以这第二个改革应该说是,也是非常关键的一个改革。那么第三个平等呢,就是涉及到外资企业和内资企业也要建立平等的地位,实现这一条应该说还是有一定的距离。我想第一个平等基础应该说,平等精神是我们的契约精神里面最核心的一个。

  那么第二个契约精神意味着在利益方面的平等,我们知道,这次三中全会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命题,就是在资产配置方面,市场应该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这个决定性作用就意味着利益的配置由市场来决定,而不是由各级政府来决定。但是实际上呢,各级政府在利益方面,是不想舍弃,而且很大程度上干预了市场经济中的利益的配置。所以从这一点来说,政府如果不能够退出利益驱动,那么它就不能够正确来对待市场经济。

  而我们所说的利益机制,本身说来,就是自由,所以我们可以说,契约精神的第二个重要的就是自由的精神和利益的精神。只有当政府真正摆正自己的位置,能够避开在利益驱动中的地方财政的利益等等,才能够实现真正的契约精神。

  那么我认为第三个契约精神很重要的就是协商精神,民主的精神。我们知道在市场经济里面,合同的订立,契约的订立,那么离不开当事人之间的平等协商,离不开当事人之间的民主协商。要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可以说我们的民法里面,我们的法律里面的契约自治,合同自治,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精神。不论合同订立不订立,内容如何,都是当事人自己决定的,国家不能加以干预,也不能加以干预。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说市场经济的法律基本上是一种任意性的规范,而政府的干预就变成了强制性的规范。

  从我们现在的法律角度来看,我们仍然可以说在市场经济的范畴里面,强制性规范过多,而任意性规范太少。从这个意义上也可以说,协商精神也好,民主精神也好,本质说来就是自治的精神。也就是说市场应该有它自己的自治的管理,才能够实现它的规则,它的规则应该更多建立在当事人之间的协议,民主,自治这个基础之上。那么最后一个我认为,市场经济的契约精神,体现为诚实,信用的这个原则。我们知道诚实信用原则,本身原来是一个道德规范,但是后来上升为法律规范。外国的一些民法典,特别是大陆法国家的一些民法典,把这个诚实信用看作是帝王条款。所谓帝王条款就是在民法里面,这种精神是统治一切的,是指导一切的,可惜我们国家建立市场经济以来,在诚实信用方面,尤其是在信用这个原则的运用方面,我们的差距还是离得太远。我们有了一些市场,但是这些市场都是不健全的市场,或者很多是违反了诚实信用的原则。

  所以要建立一个真正的健全的市场经济的法治,必须要大力弘扬诚实信用的原则。而诚实信用的原则离不开国家的法治的强制性规范的调整。所以我觉得如何能够使我们的市场经济沿着诚实信用的原则把它建立起来,也就是意味着我们打好了市场经济的基础。只有打好了这个基础,它的前进方向才是稳固可靠的。所以我总的觉得,从这些方面来看,我们还需要把我们国家的市场经济真正变成为法治经济。谢谢大家。

  此为2013年12月19日在第四届财新峰会上发言

热词推荐:
ces2016 vr title:(瑞银) 摩根斯坦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