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蔡洪滨:中国社会流动性危险下滑

2013年12月25日 17:32 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社会流动性或人力资本投资,是一个国家能否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重要因素

  【财新网】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 蔡洪滨:我非常高兴能评论这篇文章。昨天晚上我工作了一个晚上,到深夜,至少我在态度上是认真的。我有两个非常简单的观点。所以中国要避免中等收入陷阱,要远离清华,加入北大,这是钱院长说的,这是开玩笑的当然。我觉得清华和北大最符合菲利普斯的观点,我经常就是,我说使北大变得越来越好的学校就是清华,这是教授的理论又一个印证。回归到政体上,他做了很多的深入的、有见地的研究,然后得出结论要避免中等收入陷井,需要做到六件事情,六件事情我就不再重复了,教育的重要性,劳动力市场的灵活性,一个健康的金融市场,尤其是资本市场,还有民主,民主对于腐败的遏制,最后就是反周期的宏观经济政策。

  在他列出的六个支柱里面,强调了政策和民主的重要性。第二个我想就是整个的发言跟我们十八届三中全会的精神非常高度吻合。为什么这么讲?我相信他可能没有学过三中全会的文件,你看竞争,我们说的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 education,深化教育领域改革,labour market消除城乡行业身份区别的一些就业障碍和就业歧视,民主,我们加强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建设,最后一个说宏观政策,健全宏观调控体系,所以你拿的十八大决定的文件,刚才这六个覆盖也是符合的,即使用我们中国的标准,在政治上也是高度正确,跟党中央完全一致。但是反过来讲,我相信菲利普?阿奇翁没有仔细学习这个文件,说明这个文件我们写得如此之好,也就是说这个文件跟这个世界上最主流的经济学家判断是一致的。

  我还想增加一点自己的看法,中国怎么样避免中等收入陷阱,当然他有很多看法,但我们看另一个简单的实证角度,什么国家跨过了中等收入陷阱,也就是东亚四小国,什么国家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就是拉美那些国家。当然有可能很多的分析比如说墨西哥,日本早期的政策,如果系统地梳理,我个人的感觉,可能不完全,政治上没有说一揽子政策,这完全是东亚国家做对了,拉美没有做对。从经济结构上说,你很难说拉美这些国家结构不对,东亚国家结构对。那这两个都不成立的话,什么成立。菲利普?阿奇翁用的方法非常的先进,有的时候对我们技术上,不是那么专业的人来讲,可能回到一些最基本的概念。

  那么长期经济增长无非是几个经济要素要增长。我们长期经济增长最有影响的理论就是制度学派,还有中国很多经济学家对制度的强调,强调制度的重要性,逻辑很简单。什么是好的制度,我们这次三中全会也说,对所有财产都是受保护的。那么为什么产权保护重要,你只有说是知识产权得到保护,你才能够创新,但是增长理论,制度学派对于这个资本投资和技术进步的这种积极新性保护的,强调很多产权保护,但是人力资本投资没有强调。也就是说人力资本的积极性在制度学派里分析比较少。那么人力资本投资积极性从什么地方来,我觉得对于中等收入国家来讲,最重要的是人力资本的投资。那么,我刚才说到成功地跨过中等收入陷阱和跨过陷阱的国家,一个巨大的区别就是社会的流动性,社会的流动性如果从一个点,这个点是教育的相关性,在典型的拉美国家,你要得到好的教育,你出生一个父母受过高等教育的家庭。我们东亚的邻国教育,教育的公平性是最好的,所以教育的代际相关性是最低的,所以简单地实证分析来说,说明社会的流动性,或者人力资本的投资性,是一个国家是否跨过中等收入陷阱的重要的因素。

  为什么这么多的国家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回到中国的现状,中国的社会流动性出现了非常危险的下滑的趋势,一个非常简单的事实是,我们现在农村户籍的小孩至少占到了70%,因为农村小孩出生率高一些。总的来讲,这个事实反映的是我们的流动性,教育公平的机会近些年来呈下滑的趋势。所以三中全会有各种各样的全面深化改革的部署,我看来有几点对于长期中经济发展,对于中国是否顺利跨过中等收入陷阱,一个是户籍制度,这是保证人们公平的就业机会的必要条件,另外一个就是教育改革,只有真正地做教育改革,强调教育公平和公正,那么我们整个的人力资本投资的积极性,才能够得到保证。最后一个就是人口政策。通过开放单独为突破口,尽快地果断地调整人口政策,我觉得是决定中国未来二三十年我们社会人口结构的重要性之一。这也是写在我们三中全会的决定中,这几个改革的方向,也跟我们刚才菲利普?阿奇翁的观点也是一致的。我就补充这几点基本想法。谢谢。

  此为2013年12月19日在第四届财新峰会上发言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节目表
  • 周一
  • 周二
  • 周三
  • 周四
  • 周五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