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屈宏斌:不妨探索市政债

实时报道 2013年12月26日 14:48

汇丰屈宏斌认为,地方政府融资体制改革关键是找到更好的加杠杆方式

  【财新网】【汇丰银行亚洲区董事总经理兼经济研究联席主管 屈宏斌】我们看到三中全会,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还有中央城镇化会。前一段时间,会议很多,讲了很多关于改革的短期的、中期的、长期的目标。这些目标都非常好,都经过了深思熟虑,但是我觉得在实际过程中,在操作的层面上,一个多目标的政策的操作,可能更需要去统筹,去平衡。这种统筹、平衡是知易行难,所以我觉得面临多目标的过程中,在未来几年政策的平衡和协调的要求,可能就会更高,或者是挑战会面临的更多。

  这方面我们觉得对任何把握未来中国经济的走势,不管是2014年还是更长的时间,政策之间能否更好的协调和平衡,我觉得这个需要大家关注的一点。

   这里有很多具体的目标,有时候并不是一致的,可能要做出一些取舍,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了2014年的六大任务,其中的第三大任务就是要控制地方债务风险。两天以后的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也提出了六大任务,这里面的第一大任务就是稳步推进农民工的市民化。言外之意,就是说未来的2亿多的现有农民工有稳定的工作,逐步的让他们在城市长期居住下来。一个是要控制地方债务风险,一个是要使更多的农民工在城市安居乐业,这两个目标分别来看都是非常好的目标,但这两个执行过程中我谈谈感想。

  2亿多农民工要在城市安居乐业,毫无疑问,他们需要住房,毫无疑问他们需要更多的相应的公共基础设施去支持,需要更多的保障房,需要更多的公共交通,更多的供水,供气,排水的一系列市政工程。这些投资都是资本密集性的,都是一个长期的项目,前期的投资很大,意味着这些投资不管谁来投,用当期的收入,无论是税收的收入还是工资的收入,支持这种长期项目的投资都是不现实的,所以一定要举债,无论是私人部门来投还是公共部门来投。谁来投呢?

  一谈到地方政府债务,现在说既然已经债务很高了,那么未来的方向,我们让民间来投资,大家似乎对民间在基建投入中起更大的作用抱着很大的期待。但是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只要你稍微了解一点世界城市化,以及世界的基础建设过去的经验和历史的话,就会发现,即使在市场经济为主的体制下,大部分的城市基础建设也都不是由私人投资来完成的,绝大部分是通过各种各样的或者政府直接投资,或者政府贴息贷款,或者政府土地补贴,通过一系列补贴来支持、扶持这种基建的。

  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呢?过去也做了一些研究,大家都认为这种基建的投资是一个典型的有比较大的外部性,有比较多的时间不一致性的问题。那么这些问题言外之意,这个领域有失灵的问题,如果让私人投资,可能会出现投入不足的问题。即便是欧洲在过去做了一些尝试,像比较多的国家,到目前为止,民间投资在基建投资里起的作用,也仅仅是一个辅助的作用。

  既然对民间投资不能起太大的作用,那么必须是政府投,是中央政府来投还是地方政府?显然不能是中央政府,必须是地方政府承担。既然这两个目标都要执行的话,那就意味着我们对如何把这两个结合起来,就是控制地方债务的时候,就意味着不一定非得要去为地方政府去杠杆化,这些相应的基建要增加,那么地方政府还要举债,那么杠杆水平还要再上升。那么什么是对未来地方政府必须的基建投资更好的举债的方式,或者是加杠杆的方式?

  我们觉得过去的这些问题基本上是一地鸡毛。长期以来,我们的基建是由地方政府承担的,所有的城市化相应的基建是地方政府承担的,但是目前的法规是不允许地方政府举债的。1994年税改以后,中央分税以后,中央拿去了大部分,所以地方没有主体税种,地方税种是吃饭用,建设是没有财力的,在这种情况下他要干基建怎么办?只能相应的找别的办法,现在我们发现找的这些办法都是有风险的,比如说卖地,比如说通过地方的投资平台从银行借款。我想这些问题都已经很明确,大家都认为这个不好,那么什么好呢?我觉得四个方面可以探索,地方政府可以更加透明公开的方式举债。

  第一,认债,对于公益性的项目,通过以地方财政作为担保举债,这是未来的出路。

  第二,对真正的基建项目,但是本身有收益的,这些可以针对具体项目本身发项目的收益债。

  第三,可以成立一些开发性的基建类的金融机构。

  第四,民间投资可以分担一些。

  通过这种探索新的融资体制,我觉得可能是未来把这两个目标结合起来的必由之路。一方面可以使我们的城镇化向前推进,另一方面也可以使地方政府的债务得以化解。

  此为2013年12月18日在第四届财新峰会上发言

责任编辑:林栋 | 版面编辑:王学武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印度经济 alphago 二胎政策 布雷顿森林体系 滑膜肉瘤 胡新娜 货币政策 平安众筹网 中信保 存贷比 信用卡提现 雷洋案尸检 二胎政策 齐泽克 三个有利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