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汪涛:2014年应淡化强调GDP

实时报道 2013年12月26日 17:13

瑞银经济学家汪涛认为,新一年的中国经济要防范信贷周期风险

  【财新网】【瑞银集团中国首席经济学家 汪涛】首先要感谢财新的邀请。今天我看了一下话题,是三个问题。一个是增长,一个是风险,一个是改革。

  增长,中国是不是有东风可乘,我的判断是明年的中国,运气确实比较好,因为外围欧洲美国的经济增长会比今年有比较明显的改善,因此,对中国经济来说,我刚才也同意大家说的,明年出口会有好转。

  国内消费,我们觉得在今年控制公款支出等明显的打压下,明年额外的打压没有今年的大。所以消费随着收入增长的逐渐恢复也会比今年好。

  投资,今年在基建高速增长的条件下,明年会减速。总体的判断可能还是稍微乐观一点,我们认为明年的经济增长实现7.8%左右的增长,比今年高,主要是因为进出口对增长的贡献,明年是正的,今年是负的,主要来自于外需。

  风险方面,议题上提到了几大风险,地方政府债务问题,房地产泡沫问题,量化宽松的淡出问题。我觉得地方政府债务和房地产泡沫是一个中长期的风险,周期性的风险。??

  如果我们看明年有两大风险,第一个是外围的,国外的需求是不是有这么强,如果美国经济真的那么好以后,美联储的淡出对新兴市场会有什么负面的影响,而这个负面的影响对中国来说主要是人民币汇率,实际有效汇率的进一步升值和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走向弱化,影响中国的出口。

  另外一方面的风险,从量化宽松带来的风险,实际上是我们现在有大量的套利资金进入。如果明年淡出,可能有一些资金流动的反复,对国内的货币市场会造成一定的干扰。

  另外一大风险,短期的12个月内,明年的风险是信贷周期的风险。中央虽然提出了一个比较稳健的货币政策,但是在利率市场化逐渐已经实行的今天,我们也可以看到银行的表外贷款,各种各样的影子银行业务发展非常迅速。如果简单的看M2,已经看不出信贷增长有多快。所以明年即使定了稳健的货币政策的调,会不会在金融创新的过程中,也还是最后形成了信贷增长过快的局面。我觉得这是一个风险。

  但是信贷周期也有下行的风险,如果出现量化宽松淡出,资金突然大量的流出或者套利资金不来了,出现反复。或者国内的监管当局对某一项影子银行或者产品业务加强监管,可能会出现短期的信贷收缩的影响。像今年6月,或者是2011年三季度出现的情况一样,有可能造成信贷增长的波动,这可能是国内内需方面的影响。

  我并不太担心利率上升带来的风险。中国的利率是过低,不是过高,现在的利率是向着市场的均衡汇率靠拢,但是还没有达到抑制信贷需求的水平。现在我们国家的信贷仍然是在靠量化的指标控制,也就是贷款额度,贷存比,信贷政策等在控制。对企业肯定有影响,但是宏观上压制需求,总量上不会。

  最后讲到改革,什么地方可以突破?我想最最重要的就是不要把经济增长目标定得太高,最最重要的就是要淡化对GDP的强调。不管是控制地方政府债务,还是化解产能,都会有风险,都会影响到GDP的增长。

  所以明年定一个什么调,我们跟很多投资者交流,明年的增长定得比较高还是比较低,应该表达的是政府改革的决心的试金石,因为鱼和熊掌不能兼得。如果明年运气好,出口比较强,也可以在这样的带动下也能完成改革的任务。但是作为政策目标不能这么定,如果政策目标定的很高的话,那就没有给自己回旋的余地,如果万一明年出口不好,是不是就表示我们地方政府债务要控制的,让这个问题再扩大一点,为了保增长而牺牲改革呢?所以我觉得这样的取舍非常的重要。

  其它的方面,改革的突破我简单的讲几点:

  第一,明年的突破口可能是简政放权,放开服务业尤其是民营资金的准入。

  第二,应该尽量的做好社会保障和民生的改革。因为这是为改革兜底的,如果怕化解过剩产能,对经济和社会造成负担的话,最先要做铺垫的就是社会保障和民生方面的改革。

  第三,继续做价格改革,包括能源,交通,水,当然也包括利率市场化的价格改革。

  第四,硬化预算约束。金融改革,尤其是资本项目开放这块不要做得太快,这里面最深层的原因有一点,是我们实体经济的改革一定做到位,最重要的是企业,地方政府,银行的预算约束比较软,如果他们的行为不是随着市场规则走的话,那么开放的市场有可能会引起所说的问题。所以这个突破可能是从这四方面。谢谢。

  此为 2013年12月18日在第四届财新峰会上发言

  

责任编辑:林栋 | 版面编辑:王学武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