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瑞银前瞻2014年中国经济

实时报道 2013年12月27日 18:02 记者 丁锋

汪涛预计明年中国GDP增速为7.8%,主要由出口带动

  【财新网】(记者 丁锋)【主持人】欢迎回来。每到年底,各机构都会对下一年的经济增长前景做出预测。目前市场上对2014年中国经济增速的预测大致可以分为两派,分别是接近8%和接近7%。日前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透露出了一些信息,2014年官方制订的GDP增长目标很有可能继续维持在7.5%的水平,与今年保持一致。让我们一起来看一下。

  【解说】对于明年中国经济的展望,目前各研究机构的看法并不一致。花旗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沈明高属于谨慎派。他预计,2014年中国GDP增速为7.3%,并指出了目前对中国经济影响最大的三个后遗症——地方政府和企业杠杆率增加过多,对房地产依赖过多,以及投资效率下降。相比之下,瑞银集团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的看法则更为乐观。她预测,明年中国的GDP增速为7.8%。

  【主持人】那么,瑞银对于中国经济的预测究竟是怎么得出的?明年的中国经济又存在哪些值得注意的风险呢?日前,财新记者就专访了瑞银集团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看看她如何分析。

  【财新记者】首先我们来看一下明年中国的经济增速。在瑞银看来的话,明年的中国经济增速是怎样一个水平呢?

  【瑞银集团中国首席经济学家 汪涛】明年我们预测经济增长比今年略有提高,是7.8%。主要的原因就是出口。明年的话我们对欧美的经济比较乐观,欧洲呢从今年零增长到明年的1%多一点,美国从今年1.7% 到明年2.5%左右,这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它的增长会有明显的改善。中国呢,出口在这两大市场是它整个出口的50%以上,所以对中国来说,应该是出口的好转会带动经济增长比较好一点。但出口也不是说改变特别大,是稍微的零点几个点的改善,对中国的整个的GDP来说是一个正的贡献。另外一个,国内的内需来看,消费,我们觉得明年会比今年好一些。投资,尤其是基础设施投资,因为地方政府债务的控制,因为今年的基数比较高,所以投资可能会有所减缓,但总体来说,明年为什么好转,就是因为明年出口会比今年好。

  【财新记者】主要的风险有哪些呢?

  【瑞银集团中国首席经济学家 汪涛】主要的风险的话,我觉得明年有两大风险。一个就还是出口方面,一个是美国经济会不会真的那么好,这肯定是有不确定性,欧元区的债务问题会不会又重起波澜,这也是有不确定性。我觉得可能最可能的一个不确定性是美国退出或者是淡出量化宽松,可能对新兴市场会有一些负面影响,而这个负面影响最直接的就是导致新兴市场的汇率贬值,那咱们人民币是节节升高,这样的话我们的竞争力受到打压,出口可能会没那么好,这是一个比较大的不确定性。那么另外一个风险的话,主要还是在国内,国内的话,主要是信贷的波动,可能会引起国内的一些或者上行的风险,或者下行的风险。上行的风险,主要是说,信贷,现在虽然政府说货币政策是稳健的,稍微偏紧一点,但现在影子银行发展比较迅速,虽然控制了M2,控制了人民币贷款,但是其它各种表外的贷款,增长非常迅速,可能使得信贷增长过快。负面的呢,就是说,可能有些套利的资金在明年量化宽松淡出的时候离开,还有一种呢,就是可能某个监管部门开始对比如说同业啊,或者对某些产品,某些部分开始加强监管,那可能引起计划之外的、意料之外的突然的信贷收缩。

  【财新记者】我们来看一下我们的支柱产业房地产。目前来看房地产是有一个分化,就是一二线城市跟三四线城市的分化,明年的话这样的情况会不会有一个改善呢?还是说有一个什么样的变化?

  【瑞银集团中国首席经济学家 汪涛】今年的分化确实比较明显,主要是一线城市房价增长了20%以上。二线城市有个别城市长得比较快,其实大多数二三线城市涨的都比较慢,这里面可能主要是供给方面的一些原因,当然也有需求方面的原因。那我觉得明年这个局面可能还会继续,也许不会这么明显,但还会继续。

  【财新记者】另外的话,产能过剩也是困扰中国经济很大的一个问题,解决了很多年也一直没能解决。那明年来看的话,会不会稍微有一些缓解呢?中国的产能过剩问题怎么来解决呢?

  【瑞银集团中国首席经济学家 汪涛】我觉得在中国产能过剩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机制问题。就是一旦产能过剩的时候,谁都不能淘汰,到最后没有一个淘汰机制的话,等经济情况好的话,产能继续往上走,所以我觉得主要是要解决机制的问题。那现在政府讲到的化解产能过剩,我觉得主要还是从需求来讲的,就是怎么能够使经济增长比较快,把过剩产能给吸收掉。我觉得有一个方面谈得不够多的,是怎么把它去掉,过剩产能怎么淘汰掉,这就不仅仅是解决周期性的产能过剩,就是目前的产能过剩,而且是从长远上能够扼制在这些行业产能继续扩张的持续不断的情况的发生。

  【财新记者】就上海自贸区来说,目前还是存在一些争议的。首先一个争议就是这个试点能不能往全国去扩展开,另外一个争议是风险在区内是怎样控制的。在这两方面的话,您有一些什么样的见解呢?

  【瑞银集团中国首席经济学家 汪涛】我个人认为,上海自贸区最主要的亮点,应该说是一个全国,很多方面改革的一个试验。不是一个自由贸易本身一个狭窄的含义,这应该是一个改革的实验田。那么这个改革里头最重要的改革,我认为实际上是政府职能改革和服务业准入的改革。也就是像负面清单啊等等这样一些方面,不是媒体可能关注更多的金融改革,就是比如说利率市场化和资本项目的开放。我个人认为利率市场化和资本项目的开放在一个狭窄的区域内去做,这个应该说成功的可能性很大,但是覆盖到全国的示范性很小。为什么呢,因为你可以把它变成一个完全离岸市场,像香港那样,控制额度、控制什么,把这边完全放开,可以做到,但是不是马上就能复制到全国,那实际上就是全国完全放开了嘛,在这一个很小的区域内能控制风险,并不表示在全系统内就能控制风险。而服务业的改革,负面清单,如果在比较小的范围内控制风险,是可以覆盖到全国的。所以我觉得这两个一定要区分开。

  【主持人】今年以来,中央政府已经提出了短期、中期和长期的改革目标,这些措施将给今后的中国经济带来深远影响。市场也将继续关注各方面改革的后续落实情况。

  

责任编辑:林栋 | 版面编辑:王学武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嘉能可 寻衅滋事罪 中债登 负面清单 债券基金 卖座网 互联网彩票 埃博拉病毒 陈一新 中央军委 收官 南华早报 华兴资本 贯彻新发展理念 税务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