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放记录

周远讲述刑讯逼供过程

实时报道 2014年01月08日 19:09 记者 丁锋

周远讲到,他跟当年对他施行刑讯逼供逼供的人两人心里都清楚,两人就是在演戏

   记者:19号他们才开始跟你谈案情,跟你谈案情的时候你是哪一天开始承认的呢?

   周远:19号一直到晚上了,那个时候他们就告诉我,因为19号中午以后,他单独跟我待在一块。

   记者:于某19号中午单独跟你谈了一次?

   周远:前天他们用刑嘛,我受不了了,我也瞌睡得不行了,然后我说“我交代,我交代”,然后他们把我从地下室带到另外一个房间。

   记者:我问一下,17号晚上把你带过去,去了以后你到他们刑警队在什么地方?

   周远:地下室。

   记者:地下室里面他们几个问你了吗?他们有没有审问你?

   周远:没有审问我。

   记者:那你在地下室里面有床吗?

   周远:地下室里面没床。

   记者:那你就在地下室里面坐了一晚上是吗?

   周远:一直有人跟我聊天。

   记者:说什么呢?

   周远:我反复就问他们,我说你找我什么事情,发现事情了我说我也着急的很,我说你们有啥事情直接说。但是他们不说,就是跟我聊天,一点案子也不提,就跟我聊天。

   记者:然后这一晚上就没睡是吗?

   周远:没有,整个过程到21号都没睡。

   记者:我问一下,陪你聊天的这些人有你认识的吗?

   周远:黄某某是我认识,但是我和他关系并不好。

   记者:他跟你哥哥是同学还是跟你是同学?

   周远:他跟我不是同学。

   记者:他跟你哥哥是同学吗?

   周远:这我还没问过,要说同学的话,好像跟我弟弟是同学,这个我还没问过,但是我和他关系应该说在十一中的时候,见面都是不太说话的。

   记者:他比你大还是比你小?

   周远:说话过程中,他说他还比我大,他是70年九月份的,我是70年十月份的。

   记者:那我问一下跟你聊天的除了黄某某还有谁?

   周远:黄某某、刘某某、于某某还有三个小青年不认识,好像就是当过兵。

   记者:他们就跟你东拉西扯这么聊是吧?

   周远:对。

   记者:他们中间有没有出去休息过,或者中间出去过?

   周远:他们中间,但是始终有人,他们也换着呢。

   记者:始终有几个人陪着你?

   周远:始终有三四个人,最少也是三四个人。

   记者:持续到21号是吧?

   周远:一直到21号晚上才让我睡觉的。

   记者:做笔录是什么时候做的?

   周远:做笔录是19号晚上。

   记者:那你从17号晚上一直到19号晚上,这两天两夜里面你有没有吃饭?

   周远:吃饭了。

   记者:有没有睡觉?

   周远:没有睡觉。

   记者:就一直在那坐着?

   周远:一直坐着。

   记者:你中途有没有出去上厕所?

   周远:中途有。

   记者:他们有人陪着你吗?

   周远:他们带我去上厕所。

   记者:他们什么时候开始审问你的?

   周远:19号晚上。

   记者:你当时困不困?

   周远:困,磕睡都不行了,我要是趴一会儿,他就这样拍桌子或者拍我,就不让睡。

   记者:你坐的是专门审问的那种椅子,还是我们平时的这种椅子?

   周远:木头椅子,原来老式那种办公椅。

   记者:手呢,手没有被拷住吗?

   周远:那会儿没拷,19号中午那个时候,那个时候用刑,那会儿拷的。

   记者:什么时候开始用刑的?

   周远:19号上午,大概在十二点钟。

   记者:那我问一下,之前他肯定是问你,你不承认他们才用刑了是吧?

   周远:前面不是我不承认,前面我也不知道是啥事情,到了19号他们才说,上午才开始用刑。

   记者:他怎么无缘无故对你用刑?

   周远:那个时候他已经开始慢慢,前面有一个过程,前面慢慢开始涉及案子了,但是我不知道啥事情。他问我昨天晚上干什么了,这个问题他问多少遍了,我说我昨天啥也没干,我在房间睡觉,就围绕着这个问题在纠缠。

   记者:然后他问完就开始对你用刑了,是这意思吗?

   周远:他们19号上午就开始用刑了。

   记者:怎么用刑法?

   周远:他们这样拷拷不上,我就恳请说他们这样吧。

   记者:除了拷之外呢?

   周远:他们拿测谎器,那时候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就这样摇着。

   记者:那测谎器有电线吗?

   周远:有电线,不是测谎器。

   记者:我知道,他们叫测谎器,那个东西你给我们笔划一下,他们怎么弄到你身上的?

   周远:一根线从这插进去,一个线绑在生殖器上,一个线从袜子里面插进去了。

   记者:那你有什么感觉?

   周远:就是说很刺痛,再咬狠点的话,反正就受到电流那种感觉。

   记者:就好像电把你打了一下是吧?

   周远:对。

   记者:那个过程持续了多长时间?

   周远:那个过程持续了差不多一个小时。

   记者:除了这个全身刺痛,还有什么感觉?有没有想晕过去?

   周远:那个时候还没那种感觉。

   记者:除了这个之外还有别的刑吗?

   周远:电刑,后面就是打了。

   记者:动手打?怎么打?

   周远:拳打脚踢。

   记者:于某某?

   周远:对。

   记者:他们打你的时候说话吗?骂不骂你?

   周远:他们倒不骂,他们说就是你干的。

   记者:但是问题是你现在都没跟我们说清楚,他们说就是你干的,你都不知道是什么事,他们之前说了一个什么事,说你不承认他们才打你的是吧?

   周远:我知道出了事情,但是具体什么事情我不知道。

   记者:也没说是吧,就打你?

   周远:那会儿没说。

   记者:那给你通电的是谁给你通的电?

   周远:黄某某、刘某某,那三个人就是帮忙打下手。

   记者:你出来以后再见过于某某和黄某某他们吗?

   周远:我没见过,但是我一定要去会黄某某的。

   记者:你要会会他?你会会他打算说什么对他?

   周远:我们两个太清楚了,我看他还想说啥。

   记者:你们两个对什么太清楚了?

   周远:我们两个在演戏,如果第三个人不知道的话,我和他不清楚?我和他就在演戏。

   记者:你的意思是他是导演你是演员?

   周远:是啊。

  此为2013年12月在新疆采访

  

责任编辑:周勇 | 版面编辑:王学武

收藏 分享

相关视频

热词推荐
南华早报 陈一新 孙立平 莆田系 财经网 政治局委员 非洲象 邹承鲁 对赌协议 比较 pmi 武警工程大学 第一集团军 网贷天使 东江环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