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周道】最危险的信托计划

微纪录 / Story Journal 2014年03月04日 08:19 财新采编团队:凌华薇 刘卓哲

中介部门尽职调查不到位,导致30亿元矿产信托产品兑付危机,各方联手再次刚性兑付

  【财新网】周道,只讲述非虚构的财经故事。今天要说的是什么事呢,是中国信托业到目前为止最严重的一笔单项兑付危机,这个信托产品盘子有多大,是30个亿。都牵扯了一些什么样的人呢,将近700个人,每个人都拿了300多万以上的资金投资到这个信托计划当中,这些天天和钱走得这么近的人为什么险些让自己的本儿都弄没了呢?因为这个信托计划有着种种的金字招牌:山西煤老板和估值几十亿的优质煤矿,中国最大商业银行,中国排名前5的信托公司。但就是这些金字招牌排在一起的时候,30亿差点打了水漂。

  2014年1月31日,是马年的第一天,这也是中诚信托诚至金开1号信托计划三年期满的日子。这一天,这700个投资者,不仅能够拿回本儿,还能每个人拿回平均40多万的收益。

  过年领红包,谁心里不盼盼着呢。但就在领红包日子之前的半个月,中诚信托发了一个公告,公告说,这个信托计划的账上只有567万元。也就是说,投资人不仅不能拿回他们预期的收益,甚至能不能把本儿拿回来都是一个问题。这个时候,恐怕大家脑子里面只有一个疑问,钱去哪儿了?

  故事还要从2010年开始说。这个时候正在进行的山西煤矿业的大的资产重组,山西振富集团手里就有这样一个煤炭的兼并重组权。

  他要重组谁?重组一个叫白家峁煤矿。白家峁煤矿在什么地方呢?它在山西吕梁地区的柳林县。这可是一个肥肉。为什么呢,它有优质的焦煤,储量非常丰富,估值当时是70个亿。但是这样的“肥肉”,里头却有钩子。因为围绕着这个矿的采矿权的纷争,已经持续了将近10年,而且还闹出过人命。

  2009年10月的一天,刚刚从山西矿产资源管理部门拿到白家峁煤矿开采权的三兴煤焦公司组织了100多人就到山谷里面来,结果和当地村民发生冲突,结果导致了 4个人死亡、3个人重伤、7个人轻伤。这后来就被称作“白家峁命案”。这个血案发生不久,山西省高院就终审判决,取消了山西省矿产资源管理部门给三兴煤焦公司的开采权。白家峁煤矿重新回到了村办集体企业的性质。

  从这以后,就很少有人再敢来趟白家峁煤矿这个浑水。一直到2010年,振富集团出场了。和三兴煤焦公司签署了白家峁煤矿开采权的转让协议。但这个时候,三兴煤焦公司实际上已经不再拥有白家峁煤矿的开采权。而这成为接下来危机发生的导火索。

  要重组煤矿,得拿钱。但是这个时候,振富集团的账上净资产只有11个亿。根本就不够。怎么办呢,它就找到了工商银行山西省分行。山西省分行一开始是想给它贷款,但后来一看振富集团不符合大额授信的条件。于是,工商银行山西省分行就把振富集团推荐给了中诚信托。

  这样经过几个来回,2011年2月1日,信托计划正式成立,30亿的规模,都由工商银行来销售,起点是300万,有将近700个人购买了这个信托计划。这个信托项目对应的核心资产就是振富集团宣称,他们将要拿到的白家峁煤矿的开采权。

  这个时候可以说是皆大欢喜。首先是投资者都搭上了投资矿产的快车,振富集团的王家父子也拿到了30个亿,可以去重组煤矿了。真正赚的盆满钵满的,是中诚信托和工商银行。中诚信托这一单赚了多少钱呢,6000万,工商银行赚的更多,它光代销的费用赚了1亿2000万。

  2011年底,这个信托计划的第一批收益已经打到了投资者的账上,很好。但就在这个时候,风险正在一步步累积。

  2012年5月份,一个坏消息,振富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之一王平彦因为涉嫌非法集资被刑拘。非法集资多少钱呢?本儿是29亿,利滚利最后是70个亿。

  就在这个时候才知道振富集团原来还在做非法集资的中诚信托慌了神儿,他们赶紧去找工商银行山西分行的人去问,到底咋回事啊。结果工商银行的回复是,“山西哪里没有非法集资?”就这样的一句话,让中诚信托项目组的人心里开始犯嘀咕,是不是工商银行山西分行的人早就知道有非法集资的情况呢。

  然后,工商银行总行的副行长、中诚信托董事长、总经理多次到地方政府,到山西去了解这个非法集资案到底是怎么回事,但非法集资案的规模和细节,地方政府一直捂着,投资者无从了解。

  更为关键的是第二个风险。从2011年的2月信托计划成立,一直到2013年12月31日,作为这个信托计划核心资产的白家峁煤矿的开采权迟迟没有到振富集团的手中。为什么,知情人说,实际上在当地盯着白家峁煤矿不是振富集团一家,大家都在做工作,到底这个煤矿这块肥肉给谁,地方政府迟迟拿不定主意,下不了决心。所以,这个事就一拖再拖,省政府的批文也就迟迟没有下来。

  先是意外曝光的非法集资,然后是无法确权的优质矿产资源,这两点已经说明,中诚信托在它的尽职调查部分做得不到位。

  事实上,当真的事情来临的时候,我们看到的结果,是参与的各方,却联手制造了一个皆大欢喜的假象。

  在1月22日,财新记者就已经了解到,工商银行、中诚信托、还有山西的地方政府他们都将各自推出一个战略机构投资者来接盘,把这30多个亿接过去,然后这700个投资者就可以拿钱退出了。同时,山西省政府也表示关于白家峁煤矿的确权工作他们会加快进行。不过,在这背后,商业银行是用什么样的方式,付出了多么大的资金的扶持,外界不得而知。

  1月27日,中诚信托终于发布公告称,接盘一方谈好了。同时,客户经理也都告诉投资者,没问题,你们可以把你们的本儿拿回去了,还能有7%的收益。尽管还有的投资人为没拿到的3%的收益耿耿于怀,但是曾经喧闹一时的中诚信托30亿兑付案再次以刚性兑付告终。

  不过,这只是信托业的隐患延后爆发而已。在过去几年,以银行理财和信托理财为主的影子银行的规模越来越来大。到了2014年,经济的增速开始放缓,这个时候金融违约事件一定是不可避免。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任由事件的各方都来绑架政府,用政府和银行的信用来做背书,那只能让我们的风险变得越来越大。

责任编辑:周勇 | 版面编辑:王学武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阿根廷总统 立法法 票据法 埃博拉病毒 宋卫平 三年自然灾害 曹建海 二胎政策 负面清单 alphago 嘉能可 楼继伟 新凤霞 法国国旗 同洲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