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李扬:防止金融危机发生的三个要点

2014年03月11日 11:53 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美国金融危机的爆发提醒我们,要重视当前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和产能过剩问题,因为它们都发生在实体经济领域。

  【财新网】【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 李扬】我们今天的主题是讨论危机以来的金融稳定,这是有无穷多角度的议题。我想我们讨论这个议题是有目的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此次危机再度蔓延,对中国来说,我们防止危机在中国发生。所以从这个角度,我想回顾这次危机是不是有三个要点值得我们强调。

  第一个要求,就是实体经济的稳定是金融稳定的基础。反过来说,就是金融不稳定是因为实体经济不稳定。用这次危机做例子,我们这次标题说是五年,危机五年,刚刚在下面我们在讨论的时候说,我说至少是六年。就是说危机是从2007年,汇丰银行2月份在它的报表中披露的次贷损失算起,也就是从次贷算起.其实我们把眼界展开的话,这个危机从上个世纪末已经开始了。

  大家知道在上个世纪后20年来,有一个被称为新经济的过程。这个新经济是如此的让人兴奋,以至于很多人说规律改变了,危机不再有了。但是2001年,美国的纳斯达克股市跌了,从那之后,其实危机就已经开始了。那么从那儿之后呢,整个美国的经济已经陷入比较低迷了。那么货币当局,美联储采取了各种各样的办法,去腾挪,想恢复新经济的辉煌.其中最有争议的是,引发了更大危机的措施,就是推出次贷。

  大家知道次贷本身就是放松贷款的标准,让那样一些在正常情况下得不到贷款的人得到贷款。然后呢,这样一个事情,一个原生产品,次贷产品,又被层层叠叠的衍生品包装起来,然后利用金融系统的这样的创造力,再向外传播、转移,让你看不清楚。但是你现在看本世纪以来连绵不断的小的危机,但是这些小的危机都是在房地产市场上,实体经济上解决问题。没有解决,最后以危机的方式解决。

  我觉得这一点特别重要的,显示出我们金融系统确实有能力做很多事情。但是绝无能力扭转发生在实体经济中的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问题。我们回头看危机,要判断是不是恢复了,你就看它的房地产恢复没有,是不是恢复了原状,去看它的储蓄率是不是回到正常水平上了。如果没有,危机就还没有过去。反观中国,现在必须关注我们的房地产市场,必须关注我们的产能过剩问题。在我看来,这些问题比所谓政府债务问题更严重,因为它发生在实体领域。这是我的第一个观察。

  【字幕】美国金融危机的爆发提示我们,要重视当前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和产能过剩问题,因为它们都发生在实体经济领域。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 李扬】第二个观察就是说,危机发生了,在处置金融危机的过程中,我们必须有正确的方法。这次危机里面,我们看这个处理危机的方法,给我们两类例证,有一类是好的方法,有一类是不好的。好的就是全世界都在运行的存款保险制度。这次危机没有像历次危机那样,银行倒闭、挤兑,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全世界的主要国家都有存款保险,或者是在危机发生之后,立刻把存款保险的限额提高了,有的国家发布没有限额、全额的保险,从而使得这个冲击是单面冲击。以前是双面冲击,负债面冲击,大家去提款,自缠绵冲击,大家处理不良资产。这次负债面冲击基本没有,所以使得我们可以集中精力解决资产面的问题。这是一个很成功的经验。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三中全会决定,中国要迅速地推出我们的存款保险制度,这是金融的社会安全网。

  但是也有不成功的。危机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注意美联储在处置危机,处理问题银行的时候,是从解决不良资产入手。他花了很多资产去购买有毒资产,但这里面有道德风险。最主要的问题,就是从资产面去解决问题,全部打水漂,这下社会什么都没剩下来,其实这样的资产都为过去的投资者买了单而已。 我记得刘明康主席我请他去我们那儿做报告,就讲到这个问题。后来美联储明白过来,不用这种资产对策,用负债和权益对策,组织国有化。因为知道在美国有意识形态的限制,不愿意搞国有化,欧洲迅速国有化,迅速地在产权层面介入。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

  人民银行成立65周年,大家系统地回顾了我们处理不良资产的经历,这些经历说明我们的中国经历是成功的,我们改革了它的股权,稳定了资产结构,我们使得它提高了,它健康的成长,这是一个重要的要点。

  【字幕】存款保险制度在金融危机中发挥了社会安全网的作用,中国注资解决银行坏账问题的经验是成功的,同样值得国际学习。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 李扬】第三个要点,治理危机需要国际合作,尤其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因为在全球化的背景下所有的事情都是全球的,有好的例证,还有不好的。好的例证,就是危机刚刚发生不久, G20就激活了。在这个会议上,各个国家的首脑发布讲话,把很多问题讨论的非常透彻,有一些共同的共识,列出了我们需要的共同采取的措施,事后看大家也都做了。正是因为G20有效地运转还有其他的机制,我们的危机才没有呈现出古典式危机凋敝的情况。

  但是也有不好的例证。有位教授刚才指出TPP,TTIP就是国际不协调的机制,中国是太平洋最重要的国家,它绕过中国,绕到韩国和日本去,没有必要做的这么显眼。不仅如此,我作为金融研究者,我还观察到2013年10月31日,美联储等等六大央行,宣布它们的单边货币互换变成了没有限额、没有货币限制的全面的货币网络,又没有中国,又没有广大的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而且TTP和TTIP是超级的自由贸易区,六家银行互换是一个超级的货币网络,两个加起来是一个世界。这个世界中国不在,金砖国家不在。原来我们说是整个南方国家不在,这就不是一个好的,共度难关的举措。

  所以我想这个危机到今天,我们对这个过程很好地分析,对未来有一些前瞻性的考虑,谢谢。

  (此为2013年12月18日李扬在第四届财新峰会上的发言)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节目表
  • 周一
  • 周二
  • 周三
  • 周四
  • 周五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海南拆迁 高考那些事 西门子 大保 pmi 微软中国 央视专访雷洋案民警 贵州兴义交通事故 程博明最新消息 上海农村户口 安邦 调查 资质认定从业规范指什么 王正伟 周文伟 证监会 治疗滑膜肉瘤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