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胡汝银:IPO改革关键是价格

记者 龙周园 2014年04月01日 11:43 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IPO改革的关键是搞对价格,并且要向注册制过渡、加强信息披露、强化法律救济

  【财新网】(记者 龙周园)【上海证券交易所首席经济学家 胡汝银】长期的IPO市场的管制导致了我们市场的价格水平偏高,并且产生了我概括为七大后果。一个就是市场严重的供给不足,就是出现中国独有的IPO排队上市现象。我们知道,在传统的计划经济下,像科尔纳有一本《短缺经济学》。我们在计划经济之下,我们短缺,我们买什么都要排长队。所以IPO的时间成本、制度成本,还有寻租的成本都很高。

  另外就是大量的企业出走海外,全球都没有的。像印度是禁止它本国的企业到海外上市,唯独中国,我们在海外上市的企业的市值超过10万亿人民币。比如说最近几年涨得最牛的一支股票就是腾讯,它上市的时候只有三块八毛多,前段时间是远远超过了400块钱,超了100倍。最好的股票都到海外去上市了,最赚钱的股票,我们国内投资人你投资不了他们。

  第二就是它导致市场价格过高了之后,过度投机,盲目博傻。然后一级市场的“三高”,二级市场我认为是“五炒”:除了炒新,炒差之外,炒短,短线。就是平均而言,包括QFII在内,我们的机构投资者和散户持股的平均期限不超过四个月,全世界最最短线。再就是炒概念,我们一天到晚就是炒概念,然后这个炒的是远离基本面。最后导致什么呢?导致掏空市场。大家觉得有掏空公司的说法,那我给的是一个掏空市场的概念,这个市场就是零和博弈。零和博弈就是一部分赚钱了,另外一部分人亏钱了。

  【字幕】IPO管制导致市场价格水平偏高,出现排队上市现象、优秀企业出走海外、市场盲目博傻。

  第三个就是,我们过去的IPO承销,根本不需要承销,人家都抢着要。因为他一拿到新股之后,二级市场都是能赚大钱,所以他不需要去对它进行估值,不要建立自己的订单部,不需要承销。最后我们的投行变成了请客吃饭部,那还叫什么投行部,叫公关部。还有比如说PE、VC他们走Pre-IPO投资,根本不管这个公司怎么样,只要能够上市,随便去投,闭着眼睛去投。

  本来在成熟的市场上面,中介机构包括股权投资者,通过他们的介入,一定会对这些服务的对象,促使它们不断地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不管规范它们的运作和管理,但是我们没有。

  还有一个是导致上市公司不是去努力做强,为股东创造长期价值,而是为上市公司大股东和另一部分人在一级市场高位圈钱,在二级市场高价套现提供了有利的途径,导致他们人们的浮躁、短期行为,包括企业上市公司的寻租行为。

  【字幕】投行等中介机构躺着就能挣钱,不需要IPO承销,上市公司的短期行为也成为常态。

  【上海证券交易所首席经济学家 胡汝银】那第五个方面就是这种严重的金融抑制,导致投资的效率和资本形成的效率过低,直接融资的效率受到严重损害,社会金融结构畸形。比如说我们主要是,银行的贷款占主要。

  你像在美国,美国的银行资产负债表,在很长时间之内,它的存款占负债不超过4万亿美金,那最近几年也是六七万亿美金左右。单是美国的共同基金的资产就超过了10万亿,其中的股票基金占到了六七万亿左右,而美国的股票市值呢?超过了20万亿美金,远远超过银行的存款。

  而中国呢?我们恰恰相反,现在M2超过了100万亿,我们的股票市值这些年来一直在徘徊,20万亿左右,远远小于银行贷款的规模。所以中央政府一直强调要发展直接融资。就是我们的很多政策提议,它说要搞什么,那一定是那个东西不行,所以讲了那么多年,直接融资还没有搞出来,只讲没做,那就说明我们的金融制度安排有问题,就是行政管制有问题。

  还有就是我们的投资里的金融产品严重不足,直接融资比例偏低,社会融资总量结构里面,就是贷款占比非常之高,另外就是股票市值和GDP的比例非常之低,还有就是我们的新股反映数量在全球以及相对于我们的企业的总数而言,严重偏低。

  另外就是我们的国际化程度、国际化水平,国际竞争力过低。那这些问题它背后原因是什么呢?是我们的制度安排出了问题。因此像习近平和李克强强调要改革,要敢啃硬骨头,敢涉险滩,要处理好政府和市场关系,这个也是中国IPO改革去行政化,就是一个努力方向。那么中国资本市场改革包括股票市场的改革,关键的突破口和重中之重就是要理顺政府和市场包括和交易所之间的关系,实现政府的归位尽责和资本市场的金融自由化。

  【字幕】IPO管制还会抑制金融的发展、导致直接融资比例偏低;改革要理顺政府和市场关系。

  【上海证券交易所首席经济学家 胡汝银】那证监会有一个新股发行制度改革的意见,推进股票发行从核准制向注册制过渡。这个意见提到的,比如说证监会的审核是重在合规性审查,企业的价格和风险由投资者和市场自主判断。然后审核通过之后,新股何时发、如何发、如何确定发行价格和发行规模,将由市场自我约束、自主决定,这和现在的做法是有根本性的突破。其实它和注册制已经是如出一辙了。当然未来注册制如果是由审核是由证监会主导的,那就会体现一个所谓审核和发行上市的分离。

  另外就是在新的制度安排之下,要加大对违章和各种不当行为的惩处。在买者自担市场风险的同时强化卖者有责,同时强调以信息披露为本的监管。信息披露为本主要是要强调信息披露的完整、准确和及时。

  另外就是要强化法律救济。就是我一直呼吁,中国应该引入集体诉讼制度,当然中国也应该学习美国,比如说强化检察官制度。美国,像纽约市的独立检察官很厉害的,对华尔街惩罚得很厉害,很有威慑力。中国相对而言我们的司法机构在这点上不行的,还有其他一系列的东西,比如说我们可以搞专业的证券法院。

  我们IPO改革关键是要搞对价格,就是股票市场有很多功能,投资、融资、分散风险等等,但是市场经济包括资本市场它要有效运作,前提就是你要有一个准确、正确的价格信号,就像我们交通的红绿灯一样。没有准确的价格信号不可能实现资源的最优配制。

  (此为胡汝银2014年2月28日在第十三期“财新问道”活动上发言)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节目表
  • 周一
  • 周二
  • 周三
  • 周四
  • 周五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十八届五中全会报告全文 小伙收集雾霾做砖 陈一新 山水水泥 人民银行 吹风会 北京雾霾 中国高铁版图 方克友 伦敦烟雾事件 征信 财新网 银监会 新《预算法》的立法宗旨进行了重新定位,包括 2015中国股灾 孙立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