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王新奎:服务贸易新趋势

记者:林栋 2014年04月15日 13:26 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服务业已大幅向价值链高端延伸,引发全球贸易规则重构

  【财新网】(记者:林栋)【上海WTO事务咨询中心理事长 王新奎】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一次大的危机,一定是一次大的调整。当人们在讨论谁第一,谁第二,谁替代谁,是谁的世纪的时候,我们有一个团队一直在研究,在资本主义大规模危机以后,它的生产力,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在发生些什么变化。第一个,要看跨国公司的全球生产布局。因为决定全球经济,从生产关系的角度来讲,是跨国公司。它是全球生产布局的主体。这个布局关系在2008年以后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我们叫做从离岸布局向近岸布局调整,我们把这个作为全球产业链重构的一个基本特征。

  我们过去的20多年,近30年的对外开放战略,我们融入了全球化,适应全球贸易规则,我们是建立在全球产业布局离岸转移这个基础上。但是现在变了,现在跨国公司从离岸转移转向近岸转移了。我这里引两个资料,最近刚刚收到。上海美国商会,就基本上等于中国美国商会,它有4000多家的会员,2013年到2014年度的中国商业报告里,它给了我两条问卷调查资料。

  1、美国企业立足中国,服务中国的趋势仍在继续。有59%的受访企业表示,为参与中国市场的竞争,他们主要在中国生产,和中国采购商品和服务。已经占到59%,仅仅是它4000多家会员企业里面的问卷调查的结果。

  2、23%的受访企业表示,他们的主要战略是向美国和其他的市场出口,而在2011年,这个比例占到31%。估计,今后几年还要下滑。这是一个很明显的,在我们沿海地区,特别是像广东、长三角非常明显,你逐步会感觉到的,这种全球生产、产业链重构的趋势。这个重构会带来一系列的变化,甚至包括基础设施、包括整个物流系统、整个运输系统,都会受影响。这是第一大变化。

  【字幕】跨国公司业务从离岸布局转向近岸布局,既有贸易规则发生变化

  【上海WTO事务咨询中心理事长 王新奎】第二大变化,是全球价值链的重构。最近10年里,发展最快的就在最近一两年内形成架构的,就是我这张图中的架构。原来这个东西是在未来学里面研究的。大家记得,前一阶段,我们研究《第三次工业革命》这本书。其实,现在的实际发展已经远远超出未来学研究的范围。它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呢?

  一端是物联网加数据移动传输,另一端是智能终端加上虚拟社区,当中是云计算加大数据。这样一个创新平台,我称之为智能的制造与数字化服务融合创新的平台,正在改变着整个世界,包括我们中国在内。以苹果手机为例,这是消费互联网。还有一个就是特斯拉电动车,最近进入中国的,那个就是工业互联网。其实,这个在我们国内的发展都是非常快。

  这不是一个虚拟经济,这完全是一个新的经济运行的平台。我可以讲,这样一个平台上的经济,你原来的规则都不适应。最近,你看,马云发端的网络金融,接下来带出了嘀嘀打车,顺道捎货,P2P的代驾汽车,这都还是冰山一角。原来一整套的不单是企业监管,包括社会监管的那一套东西,全变了。过去我们把互联网的问题仅仅是看做一个意识形态,我们要管理的问题。现在发现,制造活动完全不是你监管范围内运行的。这是非常严峻的挑战,我们每个人已经在里面了,在互联网上,它的制造业,它的整个经济活动,完全是在一个新的(平台),根本不在你的监管视野里面运行。这是一个非常严峻的挑战,我们每个人都已经在里面了。只要现在有个智能终端,你本身就是物联网,你已经在里面了。但是,我们很多部门对这个挑战,并不是太敏感。

  我来以前,我们在自贸区调研的时候,就有一个案例放在我面前。过去,大家都知道,买一台大型医疗设备,维修是放在设备里一起卖给你。现在,一台大型设备进来,设备管设备。整个从云端的软件的结合,加上软件的维护,是另外一个合同。而且,这个价钱要比那个硬件还贵。报关的时候,按照标准,软件系统应该是零关税;海关认为这是逃税,不让你过去。现在全球整个价值链在变化,制造端的价值开始下滑,整个服务和数字产品,整个在价值链的地位在上升。我们海关监管制度到底怎么办?马上就碰到这个问题。这已经不是特殊政策放行,个案解决的问题,它已经是整个体制的问题,整个制度设计的问题。而在这样的情况下,世界就在发生刚才陈部长多次提到的,全球贸易的重构。服务贸易在全球贸易当中的位置越来越重要。它这个服务已经不是我们讲的,过去把制造部门分开的那个服务部门,它完全已经是制造部门的一个构成部门,是制造部门的一个价值链的高端。

  【字幕】全球产业价值链面临重构,服务业转型向价值链高端延伸

  【上海WTO事务咨询中心理事长 王新奎】所以这里面我引用了一个2013年联合贸服组织的价值贸易数据库研究的结果,一个结论。它里面讲到,全球外商直接投资的总存量中,60%是服务贸易投资。它还有一个数字,全球用于出口的进口当中,45%是服务,而这个服务主要是发达国家跨国公司提供的。当然,美商会同样有个问卷调查,2013年,在美国商会范围里面,服务业占美国企业总收入的一半以上,占52%,同比增长了11%。相比之下,制造业只占了2013年度美国企业总收入的37%,下滑了10个百分点。一年里面,制造业下滑了10个百分点,服务业上升了11个百分点,纷纷是在向服务业转型。而这个转型的服务业,不是我们讲转到旅游业去了,转到餐饮业去了,不是这个概念。它大量的向价值链的高端延伸。这些原来制造业的企业,现在变成了智能化数字服务与智能制造结合的数字服务的提供者。这样的情况下,就出现了第四个问题,刚才陈部长已经总结的非常清楚了,就是全球规则的重构。这种规则重构,一个是以投资规则谈判代替贸易规则谈判,这个是高标准的。

  刚才陈部长提到,由传统的大国和新兴大国利益之间的博弈,这是一个方面。但更重要的方面,它是反映了刚才我讲的,那个生产链变化的本身,因为这个变化首先发生在发达国家。因此,它现在需要的已经不是在关境上的贸易自由化,特别是在关境上面的货物贸易自由化。它要求的是,关境内的公平竞争。这就是现在集中体现在投资规则谈判上面。

  第二个很大的变化,就是现在采用志同道合者之间的负面清单谈判模式。你看,现在TPP也好,TTIP也好,它后面都加了一个叫“伙伴关系”,其实在TiSA(编者注:《服务贸易协定》)谈判,它也采取一个叫志同道合的伙伴关系,这是个新情况。

  第三个,新标准。二十一世纪新议题,刚才陈部长提到了环境、劳工、竞争中立、数字贸易规则。比如说,最近我们在研究中韩FTA谈判的主要议题当中,一个最重要的议题就是电子商务。这个电子商务的概念不是我们现在讲的电子商务。我们现在讲的电子商务属于货物贸易,它讲的是数字产品的贸易自由化和互联网的自由切入。这完全是个新议题。又比如说,这次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当中有一个议题,就叫做监管壁垒。美欧之间谈的主要是监管壁垒问题,这对我们来说又是一个新议题。因为监管完全是关境内的措施,关境上面的措施是很有限的。所以,像这些规则的重构,对我们来说,我们现在面临着“是参与呢,还是平行搞一套呢,还是不参与”,(这个问题)。那么,我们中央现在的态度,我认为是非常清楚的,就是要参与。

  (以上为王新奎2014年3月30日在第三届岭南论坛上的发言节选)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节目表
  • 周一
  • 周二
  • 周三
  • 周四
  • 周五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十八届五中全会报告全文 李学勇 王立科 奥马巴 中国高铁版图 叙利亚 a股熔断机制 长沙街头砍杀事件 失独者 孙立平 穆斯林 e租宝 中信证券 失独父母 无犯罪记录证明怎么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