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放记录

李一:证券市场发展的四要素

大讲堂 / Caixin Forum 2014年04月22日 10:00 记者:林栋

发展中国证券市场,需要在洞察国情、完善结构、丰富产品、积极创新四个方面努力

  【财新网】(记者:林栋)【瑞银证券董事长 李一】我们是一个新兴的产物。2006年开始谈的,北京市刚好有这样一个机会。当时的领导希望将北京的金融机构,按照当时的说法,希望由专业的机构和专业的人来做北京所拥有的金融机构。所以在那种情况下,股权就有一个窗口打开了。当然谈的很艰苦,因为如果大家研读当时WTO的条款,恰恰还没有涉及到中国证券业改革的时间表,银行和保险都涉及到了。那个谈判和交流,不像现在已经到了有12家中外证券机构,当时确实是白纸,大家一块去争取创造出新的结构来。

  所以,我们那个案例是在2006年底国务院批准了,作为一个试点。2007年正式开始运营,当时我把它称为里程碑式的,但拿到之后很忐忑。因为我们知道,作为一个证券机构进入中国,完全由瑞银作为主导,听起来是一个非常美妙的图画,但是真正拿到手上,会发觉实际上非常之难。虽然我们当时也谈到了一个比较好的状况,就是由瑞银来做,瑞银不是最大股东,我们加瑞银一共有六家股东,有国有机构,也有地方的股权,也有国际金融公司(IFC)的股权。

  首先,这六家做下来,能不能达到一个统一?实际上,大家都可以想象了。就是说,我在中国证券机构里有的时候也很好奇,问其他十几家,因为现在有12家了,状况怎么样。大家就觉得,都有这样和那样的问题。有的人讲得很形象,就跟组成一个家庭似的,谈恋爱结婚之后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做下来之后,我们讲有两条路。一个是中国之路怎么走,这是对瑞银的一个题目。对于整个股东来讲,就是瑞银证券未来怎么生存。实际上我们当时分了几段,怎么生存下来,怎么成熟起来,怎么形成品牌性的机构。那么,这几年我可以讲,我们基本上完成了“第一版本”,就是一个外资机构进入中国的第一版本。

  【字幕】治理结构对于初创公司至关重要。战略上贴近中国的国情,再加上真正意义上的本土化,有助于外资企业在中国发展。

  【瑞银证券董事长 李一】舒立讲到的治理结构,我们实际上是很正常,完全按照当时的股权结构,虽然我们有管理权,但是真正的管理权只是体现在高管队伍的聘请方面,我们在这方面独立进行。包括我们现在的一个总经理,就是第二任的总经理,是从中投请过来的。其他的部门长,以前最早的时候,第一批来的时候都是外资这样进来的,现在所有的二级公司部门长都是本土的成员。

  我们当时就讲,除了内部的相互沟通透明,因为不同的思维和不同的方法,有很多不同的想法,所以我们全部敞开说。实际上解决几个问题,一是如何更准确地贴近政策。就是我们每一次,包括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或者两会,我们都有专门的小组研究整个金融发展的一些大的方向。同时,还有如何贴近中国产业结构的变化,这么一个主题。所以,最早的时候,瑞银过去在国际上的风格,除了做最高端的个人财富管理,当然它是以财富管理150年的历史,是以财富管理走到的今天。在机构客户中也是在做高端,所以最早的时候是定位为高端的客户,也就是金融机构和个人,后来慢慢转变为是服务有特点的金融机构,同时还有特定区域的。我们除了希望未来几年在几个大的指标上达到目标,更关键的是每年我们都会有小的执行层面的调整。内部结构当中也聘请了一些国内的行业专家,包括一些金融机构的老前辈。

  所以,一个是文化上的统一,战略上贴近中国的国情,再加上真正意义上的本土化。习总书记当时也到我们公司考察过,他问的最关键问题就是你们的本土化程度怎么样。我们讲了当时的本土化是怎样走的。在外资中,我们的本土化走得很坚决。我是代表瑞银进来的,又做了瑞银证券的董事长,所以我在里面起着桥梁的作用。两边不停的说,我每年有70%到80%的时间是在两边做。这一次,比如从纽约飞回来,我们也是解决一个问题,考虑有些产品我们是不是应该做。我是很坚决的在讲理由在哪儿,虽然有些方面,包括我们在国际上很成熟的产品,我倒不觉得现在在我们这边可以做。这又是文化土壤的问题。但有一些我们在国内应该做的产品,国际同仁有不同想法的时候,我也要来沟通。所以,文化的认知,贴近中国市场,还有本土化,是这几年可以取得一些成绩的主要原因。

  【字幕】发展中国证券市场,需要在洞察国情、完善结构、丰富产品、积极创新四个方面努力。

  【瑞银证券董事长 李一】如果讲回来,讲到中国证券市场的几个问题或者是几个发展的方向,我觉得有几点也是我个人的一些体会:

  一个好的市场,或者说成熟的市场,离不开文化的支撑。这个文化的含义很大,就是说,在我们国家有时候存在急功近利的现象,也有一些只是为了解决当下的问题,这些都是发展当中要解决的文化认知问题。可以解决短期的危机,但长期来说,我们所说的顶层设计也好等等,这些方面的文化支撑是离不开的。

  “两会”当中也讲到了中国的资本市场结构。举个简单的例子,结构里有多层次的问题,我们已经讲了多层次的问题,包括股权市场、债券市场、货币市场和期货市场等等。我们老讲,任何事务都是一个系统的工程,当这个工程里几个大的元素,先不讲运营,就大的几个主核元素都不具备的时候,这场戏就有点怪怪的。当然,这也是发展中的问题了。

  我们讲了多层次的问题,还要注重金融的深度问题和广度问题,就是金融里我们讲的“效益问题”。举例讲,现在M2的余额是111万亿,整个GDP是57 万亿。如果我们拿M2与GDP之比来讲的话,现在已经达到了180%到190%多了。在美国这样的成熟资本市场,这一比例只有50%到60%。说明什么问题?我知道每个月的M2还是以10%在走,等于说有这么多的钱,我们产生的经济效益,大家可想而知这个效益我们还没有完全达到,这里面因素很多。另外,一、二级市场之间的匹配性,就是刚才讲的几个大的市场的健全性都还不具备,这是讲的结构。

  第一讲的文化,第二讲的结构,第三讲的产品。我们的产品还很单一。如果产品单一的话,这个市场的弹性和活性就小。在金融市场里,这两点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就是创新思维。我们一定要坚持一些事物的本质和规律,包括金融市场就是它的内涵本质和规律,但是在发展迅猛的时代,创新是非常之坚决的。有一些不是说在国际上成功的东西,就一定能在这里用。也不能说,我们能做的一些东西就违背了一些其他的规律。不完全是。所以说,中国要坚持按自己的国情,按自己对事物的理解,尤其是按中国整个的国民文化及产业结构,也要有勇气和智慧。所以,四个方面,文化、结构、产品、创新意识,这是我对中国改革的几个个人观点。

  (以上为李一2014年3月30日在第三届岭南论坛上的发言)

责任编辑:周勇 | 版面编辑:王学武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孙立平 李显龙 新媒体 预警级别颜色 新网 政治局 螳臂挡车 吴迪 法国国旗 上海人口 平安大厦 王传福 肖亚庆 中债登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