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放记录

周其仁:下一步改革重点是交易所

大讲堂 / Caixin Forum 2014年05月13日 14:36

让市场在资源配置当中发挥作用,要紧紧围绕这个交易所为代表的高端市场,改法、改组织、改机构

  【财新网】【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 周其仁】论坛的这个题目还是挺难的。因为经济制度它是方方面面都有互相联系,一项改革如果没有其他方向改革的配合,很难推进。这次全会通过的决定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定,不是一个单项的改革。但是另一方面,就是刚才吴老师讲到的,它的资源也是有限的。你想全面改,但实际上你拥有的资源总是跟这个目标之间有差距,所以这中间就有一个选择的问题。用有限的改革资源聚焦起来达到可以全面深化改革。

  我想这个难题的破解还有一个思路。我们改革不是重新画一个新体制的图,中国已经从1978年以后进行了30多年的改革,社会生活有些部分已经发生了一些重要的变化,只不过这个变化不均衡。可以从现状分析当中发现哪些地方是相对薄弱的,而有限的资源是可能起较大的作用。而一旦突破,它对这个全面改革有较强的带动作用。顺着这个思路我讲一个看法,这个看法是求教于各位。

  【字幕】目前专项商品市场等初级市场发育较好,下一步改革重点是高端部分,以交易所为代表的市场。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 周其仁】这次全会决定最重要的一条,至少在经济制度方面,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方面起决定性作用。现在就要落这一条,这条落下去和不落下去对未来中国是天差地别的区别。

  要落,要寻找一个重点。我的看法要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最重要是要找到场所。这个市场,市场它是一个场所。研究我们中国现在所有的场所,初级市场发育挺好,像农贸市场、专项商品市场,其中有一些已经有全球影响。你看义乌小商品市场,很多国际贸易都在那里做,阿里巴巴其实也是一个市场,也是一个交易平台。这些不是下一步改革的重点,下一步改革的重点是高端部分,以交易所为代表的市场。这些市场它的场所很小,但是发现价格以后,完成了这个价格发现的功能,它对全国的资源配置都有辐射性极强的影响。这是我们目前的一个薄弱环节。

  多少年我们的股市和国民经济增长之间脱节的。这个脱节不是自然原因,就是我们高端市场有些制度安排,这里面像政府和市场关系的界定,这些问题没有解决。所以我的看法,让有限的资源配置到全面改革当中去,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当中,那些交易所为代表的高端市场是下一个阶段改革的重点。其中一个就是资本市场,因为它的带动性非常强。我们讨论国有改革,讨论多种所有制,它有一个价格发现问题,大量资产重新组合有定价问题。如果没有一个好的定价机制,只能一对一去谈。私人财产可以一对一谈,什么价就是什么价,公有财产一对一谈,政治上通不过,会带来大量政治和社会方面不能接受的变化,就变成私下授受。这是上一轮改革当中遇到的困难,后来叫停,停滞实际上和这个原因有关。

  社会保障基金怎么运作,高端市场保障基金才可以运作。没有市场条件,高端市场很难运作。还有垄断企业的开放,要动员更多的民营,比如说电信,要组织更多的民营集团进去。中国的民营企业是比过去有很大的发展,但是要进入这些垄断性较强的市场,如果没有有效的资本市场帮助做配置,是很难实现的。

  还有一些地方债务。地方债务两件事情,第一过去怎么了,第二未来怎么办。完全拿土地压给银行套钱搞城市发展,这条路如果没有走到头,也快要走到头。下一条路是什么,就是要通过债市,包括市政的债市,来承担未来我们城市化当中的融资任务。这个债市也是一个高端市场。

  你看中国大幅度走出去,全球资源配置外汇市场非常的重要。我们这个外汇市场到今天是很不容易,双向的汇率变动,但是可能还有一个关键性改革要放进去。人民银行它在这个市场当中的地位,要划清楚。要有一个权力清单,要有一个负面清单。

  简单讲除非出现某几种情况,一般它不能大手去买卖外汇。央行在外汇市场起的作用太大,责任太重,最后各方都在跟央行博弈,会有很大的系统性风险。央行撤出来才是市场各种力量互相博弈,有可能高有可能低,才可能反映供求。拿重庆、成都、武汉、天津四个农村土地产权交易市场为中心,组建一个交易所,这个体系,这个发挥作用以后,会倒推过去,推动土地的流转,因为它会把流转的好处显示给相关各方面看。

  我的看法这个交易所为代表的市场的场所是改革的重点。

  【字幕】推进以交易所为代表的市场场所的改革,需要为此改法,改组织,改机构。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 周其仁】要改这个领域也是像刚才吴老师讲的要有一个最小的配套。第一条,要修法律。因为这些高端市场都有一些相应的法规盯着,这些法规有正面的东西,但是从经验来看,也有反映过去观念跟不上,甚至一些部门利益包在法律里面。现在政府领导人理念是对的,一定要修订法律。现在法禁止很多事情不合理,法授权的东西也不合理。总的来说对市场活动的禁止偏多、偏杂,对政府和政府主管部门的授权范围过大。一定要通过修法,如果全面的修法有困难,应该用上海自贸区办法,集中某些领域。我的看法就是在高端市场领域,授权进行准备新的法律措施,这是第一条。

  第二条,划清政府和市场的界限,首先要在高端市场做。具体到高端市场就是监管部门和交易所的关系,要清楚。现在是边界跨越的太多。我有过这样的观点,我们现在的高端市场非常像计划时代的工厂,计划时代部委管工厂,管的最后结果是非全面改革不可。我们高端市场叫市场,一举一动一招一式要经过行政审批,任何一个交易品种,走一大圈文件的圈子。人财物都管着,没有发挥市场本身应该发挥的作用。像上海交易所,那个理事会据我所知十几年不开会,完全没有功能,完全成了我们行政部门的附属机构,这样的市场是很难发挥作用。

  第三,界定这个关系不能由现在的监管部门主导,你让他主导,他难以割舍。要按照这次框架,要由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去主导。你让部门去主导,就是我在部门里我也一样,舍不得。怎么可以把这个权放出去,所以我的看法,如果主席要我用一句话概括,我就是概括就是全面深化改革,让市场在资源配置当中发挥作用,要紧紧围绕这个交易所为代表的高端市场,为此改法,改组织,改机构。从整体看这些市场落后于国民经济的表现,因此如果改对了,它会有一个增长。它会给很多人带来明显的好处,可以避免这个题目当中的第二句话,所谓短期增长的风险,也可以凝聚更多的新的改革的获利的阶层,支持这个改革进一步向前推进。谢谢各位

  (此为2014年03月22日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4”上的发言)

责任编辑:周勇 | 版面编辑:王学武

收藏 分享

相关视频

热词推荐
王儒林 梁锦松 prl 请问 从0到1 奥凯航空 孙立平 无线输电 长江流域 bdi 基金业协会 2030年的中国 政治局 全面深化改革 十八届五中全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