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放记录

善经济时代家族财富如何传承?

大讲堂 / Caixin Forum 2014年08月26日 09:27

整个世界进入到了善经济时代,如何管理和安排财富是当代中国社会一个最大的挑战

  【财新网】【解说】

  改革开放30年,中国经济已然崛起,财富愈加庞大。当代中国30余年的经济发展史,亦是一部中国家族财富积聚史。中国经济正在迎来拐点与转型,企业家族的财富如何与经济发展趋势相得益彰?历经30余年的财富求索,第一代企业家已经陆续达至人生巅峰,第二代、第三代企业家陆续崛起。中国的财富家族正在迎来企业接班、家族传承高潮,亦在经受着由此带来的困顿与忧虑。企业家如何传承家族的财富、价值观?我们又该如何适应从创造财富、拥有财富,到管理财富的变化?

  【主讲人介绍】

  本期主讲人王振耀,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民政部慈善司前司长。1997年至2008年,先后任民政部救灾救济司副司长、司长。在2008年汶川地震之后4个月,从救灾救济司司长调任新组建的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在救灾救济司任上,他推动建立了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和国家自然灾害救助四级响应体系。于2010年6月辞职,在李连杰的游说下,出任北师大壹基金公益研究院院长,引发舆论热议。

  【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 王振耀】

  我觉得中国历史,特别是管理财富的历史也许由今天可能要开始一个新的时代,我们可能会结束相当初级的处理财富的方式,因此迈开一个非常别开生面的中华民族传承财富的时代。

  今天我谈几观点,我认为整个世界进入到了善经济时代。在这个时代,其实家族的财富传承是相当重要的。

  现在我们都在骄傲中国的经济发展,中国的GDP过了57万亿,中国的人均GDP已经到了6800美元。大家知道,中国财富历史上从来没有这样一个时期,但是如果你看一下世界,世界到了2012年全球的GDP已经超过了72万亿,地球的人口也就是70来亿。在人类的历史上,2012年是一个大的转折点,因为整个地球人均GDP超过了1万美元,按照世界银行的观点,当一个国家迈过人均GDP1万美元的时候,那就进入发达国家的门槛了。现在当全人类的财富量到了这样一个阶段的时候,其实人类的历史已经到了一个重大的转折关,这个转折很明显,大家可以看一看现在我们的话语体系、媒体,包括我们的情绪都在发展变化,我们看到企业社会责任已经成为全球企业的共识,环境保护已经成为几乎所有人的普遍价值。

  【解说】

  中国人在过去三十年,度过从无到有的财富初级阶段之后,管理财富已经成为无数中国人的日常生活。最近的买黄金大妈、过去10年的炒房团,已经让我们看到了活跃在理财市场上中国人的身影。当我们的人均GDP超过6000美元以后,中国进入了人人理财时代。处在这样一个时代下,该如何传承、延续和管理财富?

  【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 王振耀】

  从政府的角度,我在政府工作了很多年,我在担任公职期间是处理贫困问题,低保、救灾、儿童、养老,我心里很清楚,整个社会现在处于大禹治水的前期,财富的洪流已经远远超过了历朝历代,我们没有这样的经验来管理这份财富。当我在推动很多贫困项目的时候,整个社会相当不理解,大家知道我在政府工作时就非常公开的评论,我们的社会怎么那么不理解我们,不愿意给孩子,不愿意给老年人,给穷人的时候还舍不得,其实也不愿意给公务员自己,大家知道财富在那里做什么,造成了现在有多少畸形的财富处理现象。我相信,大家会想得通的,我们的财富安排处置的道不太通,需要有大禹治水的智慧来安排如何使用这些财富。同时,对个人来说,财富传承也是相当紧迫的,大家知道如果个人不能很好的处理财富,如果陷入到原来的节奏,社会会有相当大的悲剧在等待着大家。

  【解说】

  中国家族企业主多为“50后”、“60后”,中国富裕家族仍多为“第一代”掌控,还处于富裕家族的“1.0时代”。当一代“掌门人”渐入花甲,家族财富的管理与传承问题便扑面而来。如何管理和安排财富已经成为当代中国社会一个最大的挑战。

  【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 王振耀】

  在历史上不乏这样的现象,中国过去的传承,中国各个家族的传承,包括国际社会,其实大家知道当财富充分拥有之后,美国社会确实有相当多的经验,一方面他们发动进步运动,大家知道在美国工业革命完成之后,也是一方面是腐败一方面是污染,他们千万不要认为多党制以后好像什么都不会有了,腐败就不会有了,有,那时候照样。但是美国社会掀起了两场创造现代文明的运动,一方面是进步运动,政治家进行推进,进行了很多改进,包括向中国学习科举制度,建立公务员制度。另一方面慈善家起来了,他们大量的建立大学、医院、公园、图书馆,大家想一想现代的人类文明几乎有一大半是那个时代慈善家来创造的,他们不仅完成了财富向文明提升的转型,而且让自己的家族得以传承多代。

  【解说】

  美孚石油公司(标准石油)创办人的洛克菲勒是美国历史上最富有的人,也是世界公认的“石油大王”。洛克菲勒是现代商业史上最富争议的人物之一。一方面,他创建的标准石油公司,在巅峰时期曾垄断全美80%的炼油工业和90%的油管生意。另一方面,洛克菲勒笃信基督教,以他名字命名的基金会,秉承“在全世界造福人类”的宗旨,捐款总额高达5亿美元。如此"空前绝后"的财富,经历几代人,不但没有引发任何争产风波,更打破"富不过三代"的魔咒。豪门究竟该如何维系家族财富?慈善、家族传承又有着怎样的联系?

  【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 王振耀】

  在这样一个时代到来的时候,我们应该思考财富传承,应该思考生活方式,但是我们找没找到将财富的提升、文明的提升和家族的传承结合起来?这个时代需不需要新的大学?需不需要100多年前那样的医院?需不需要图书馆?

  我觉得,不是简单的类比,其实是一种需要。当慈善和进步运动发展的如火如荼的时候,一次世界大战起来了,当然由美国慈善家和政治的推动提出了建立国联,大家知道那是联合国的前身,他们想到了很多大的设计。而到了二战结束以后,洛克菲勒家族推动了联合国安身在纽约。

  我现在要问的是,中国慈善家,当我们的财富量充分涌现的时候,拥有的时候,我们有没有更高的志向?将我们的家族传承,将中国文明的提升与转型,将现在中国诸多社会问题的结合起来,能不能学习洛克菲勒家族的精神,创造类联合国的项目?如果说联合国是United Nations,我们能不能想一想,将来我们也可以创造一个帝国,他们在纽约,我们是不是在北京、上海,或者在西安,或者在各种各样的慈善家有想象力的城市,我觉得这个时代需要慈善家的回答,历史在期待我们。

  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涼音 | 版面编辑:王学武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龚正 北医三院 田纪云 敲诈勒索罪 中央军委 东北特钢 票据法 十八届五中全会 请问 法国国旗 债券基金 英镑兑美元 高澜股份 转移支付 新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