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保尔森:中国推行改革的大方向是正确的

短视频 2016年02月26日 20:22

美国前财长亨利•保尔森(Henry Paulson)在上海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现场向CNBC评论称,中国在短期、中期、长期都面临严峻的挑战,短期难题包括汇率、产能过剩、重建市场信心;中期内要解决债务和杠杆高企问题;长期则要找到新的、可持续的经济增长点。“中国应加倍努力、加快推进改革进程”

  亨利·保尔森在上海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上的主旨发言:

  首先,请允许我向今年二十国集团主席国——中国表示祝贺,并感谢中国在应对当前全球几大最紧迫问题的过程中所展现的意愿。在全球增长放缓、金融市场震荡、前景不明的情况下,二十国集团能够协调行动,处理种种问题,这一点至关重要。

  2008 年,在我担任美国财长期间,二十国集团召开了首届领导人峰会,旨在建立一套更好的合作机制,来应对当时的金融危机。但全球经济和金融形势瞬息万变,二十国集团若要继续发挥影响力,就要及时顺应这些变化。宏观经济政策的协调是很重要的,但除此之外,二十国集团也要制定议程,以反映全球经济现状和需要关注的问题。今年,也就是巴黎气候峰会之后,绿色金融的潜力成为议程关注的要点之一。正是这种顺应变化、及时调整的议程,让二十国集团充满活力,并为全球经济治理的成功助力。

  中国经济

  作为轮值主席国,中国将吸引更多关注的目光,并受到更严格的审视。而眼下,中国正在努力应对市场震荡和市场人士对中国经济未来走势的诸多疑虑。

  在我看来:

  任何地方出现波动,市场都会有反应。坦率地讲,中国经济体量之大、面对问题范围之广,意味着中国的任何变化都会在市场上被放大。所以,市场对中国的情况极为敏感,我们对此并不应该感到意外。

  实际上,无论是长期、中期还是短期,中国都面临着真切而严峻的挑战。短期难题包括汇率、产能过剩,以及如何迅速恢复市场信心。中期内,中国必须解决充斥整个经济体系的债务和杠杆高企的难题。长期而言,中国需要找到新的、更可持续的经济增长点。事实上,这些结构性调整正是习近平主席改革议程的核心。

  但从好的一面来看,我认为,中国要解决这些难题,无论是长期、中期还是短期的难题,其应对之策,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相似的。眼下,市场对人民币汇率的担忧反映了更大范围内对中国经济的担忧。所以,切实推进改革进程将取得一箭双雕的效果:一方面可以推动中国经济向新的增长模式转型,另一方面也可以向市场表明,中国正在严肃认真地应对当前各项挑战。简而言之,中国必须加倍努力,加快推进改革。

  在我看来,中国可以从三方面着手,向外界展示改革目标的严肃性和当局对市场关注点的敏锐体察;并促使经济在深化结构性改革的道路上继续前进。

  首先,面对经营不善、效率低下的国有企业,中国可以明确采取重大措施,来表明处理问题的严肃态度。做法之一是大幅削减钢铁等行业的过剩产能。中国应该让部分钢铁企业和部分亏损国企真正破产。这样就可以表明,这一次并不是通过行业整合,而是允许用破产的方式,来切实推进国有企业改革。

  其次是需求侧的财税体制改革,眼下这么做的意义尤其重大。这方面的措施应该包括,旨在鼓励民营企业和创新的营业税下调,以及进一步促进居民消费的举措。中国还可以审慎地利用供给侧的财政工具,为效率低下的传统行业向新的增长行业转型提供支持。中国要“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那么,通过财税体制改革促进结构调整以鼓励民营企业发展的做法,就会成为指向改革目标的重要信号。这也有助于实现中国经济再平衡的战略目标。

  眼下的人民币汇率问题,不但是一项重大挑战,也是一个沟通难题。从根本上说,我相信中国的目标仍然是向市场化、灵活的汇率形成机制转型。但在做空压力、市场看跌,以及外界对中国的信心和了解都不充分的情况下,稳定是目前最重要的任务。

  市场人士在更进一步了解中国经济现状和中国的应对考量之前,不应对人民币问题指手画脚,这样做既不明智,也不谨慎。和外界一样,中国深知汇率贬值的风险和利弊。中国人一直在学习和适应。

  重要的是,我认为,市场要以更全面的眼光,来看待当前中国和全球市场的波动。中国经济增速仍然高于 6%,如果供给侧和需求侧的财政政策组合正确并得以推行,同时加快经济改革的话,那么,眼下的中国乃至全世界,就可以推迟并避免最大的风险。中国有办法也有能力做到这一点,现在需要的就是政治决心。

  绿色金融

  巴黎气候峰会闭幕之后,中国已经把绿色金融列为二十国集团的新重点。这有望在中国以及全球打开一个全新的、规模庞大的环境商品及服务市场。

  要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取得真正进展,我们需要探索新的融资模式,来吸引大批社会资本,为清洁技术创新提供必要的资金。政府并没有足够资金来做到这一点,所以就要创造条件来吸引社会资本。

  发展中国家尤其会遇到资金匮乏的问题,因为它们既要治理环境污染,促进清洁技术发展,又要保持经济持续增长。但绿色金融也会带来效益,创造新的、更加可持续的繁荣。而且,和许多依靠前期投资来推动进展的领域一样,资金也是发展绿色金融的关键因素。

  绿色金融不应是富裕国家援助贫困国家的另一种形式,也不应是政府支持的项目融资的另一种形式,而应该是遵循市场原则的做法,吸引社会资本,鼓励资金从污染行业转移,并推动清洁技术的商业化。

  金融系统的改革绝非易事,需要二十国集团的成员国发挥强大的领导作用。中国在绿色金融领域占据领导地位,从这一点来说,中国作为今年的主席国再合适不过了。中国已经提出进行金融系统改革、促进低碳增长的目标;呼吁成立新的贷款机构并设定具体环境目标,以降低绿色项目的融资成本。中国还制定了金融系统改革的重要举措,包括推出绿色债券、编制绿色指数、制定信息披露的各项要求等;还准备在 2017 年成立全国性的碳排放交易市场,为碳排放定价。

  但在这些积极举措之外,二十国集团还有更多发挥作用的领域,鼓励资本进行适当、有效的配置,为可持续的经济转型提供支持。

  问题并不在于资金不足,而是大量资金需要有正确的政策和市场激励,才会投资到蕴含新的经济增长潜力并有望创造就业机会的低碳行业。这种情况非常适合开展政府与社会资本的合作。

  社会资本投资这些领域有着大量机遇。例如,在中国,建筑物能源消费占全国能源消费总量的比例接近 40%。如果能为节能建筑提供建设资金,就能够显著减少碳排放。保尔森基金会正与中国政府机构以及中美两国企业合作,在这方面进行尝试。

  作为金融界的领袖,你们有人才、技术专长和能力开发创新金融产品,帮助政府实现降低温室气体排放和促进绿色增长的目标。

  今后几十年,全球人口将增加 20-30 亿,其中绝大部分将涌入城市。许多发展中国家都会出现城市人口增长的现象,但这些城市的金融系统往往不够完善,很难为城市的发展提供资金支持。所以,公共部门在这方面也有很多可为之处。

  公共开支要能够带动社会资本,这样才能发挥最大的力量。政府政策也可以加快投融资实践的转变。

  不同的国家会选择不同的绿色金融政策。有些国家会选择对碳排放定价,比如中国;有些可能会采用税收和补贴相结合的做法。

  二十国集团的成员国都有机会,通过推行新政策,采纳新的绿色金融理念,促进资本对蕴含着新的经济增长潜力、并有望创造就业机会的低碳行业投资,由此发挥重大影响。

  我对未来感到乐观,尤其是有了周小川行长和卡尼行长的出色领导。他们两人都是我的好朋友,我相信在中国担任轮值主席国的一年里,在各位的支持下,他们能够推动绿色金融取得长足发展。

版面编辑:王臻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阿根廷总统 李雅 邹承鲁 香港经济 银监会 王儒林 网贷天使 南华早报 龚正 3万吨垃圾抛长江 中宝投资 预警级别颜色 辅仁药业 作家陈映真去世 美国大选第二场辩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