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放记录

【微纪录】失落的南红

微纪录 / Story Journal 2017年01月13日 08:56 编导:夏伟聪

2009年,凉山地区发现南红,因其料大质高而价格水涨船高,让赤贫的凉山地区一度焕发生机;然而,繁荣定格在2015年,一颗玉石引发的涨潮褪去后,被破坏的土壤开始层层显露

文/夏伟聪 梁莹菲

11月下旬,四川凉山大雾深重,寒风凛冽,九口乡山顶上千疮百孔。彝族人的新年刚过,鞭炮声在远处低鸣。倾斜陡峭的土坡边上,13岁的女孩和小两岁的妹妹拿着从村里小卖部买来的铲子,一下下敲凿。她们瞒着父母偷偷上山,目标是挖到一袋红色小石头拿去卖钱。

姐妹俩前方是一个直径四五米的大坑,再往上是一个大土丘,上面有零星几帮大人。他们来自山脚下的九口村,挖坑敲石的目的都是玛瑙南红。

南红是玉的一个贵重品种,有收藏家认为,南红最接近佛家七宝中的“赤珠”,其质地细腻如凝脂,颜色喜庆,深得人心。2009年,凉山地区发现南红,与较早被开凿于云南保山的南红料相比,凉山的品种料大质高,在众藏家和媒体的热捧下,价格水涨船高。

九口村占地仅57平方公里,位于贫困的凉山美姑县,偏远凋敝,从县城出发得历经一个多小时的颠簸车途才可到达。但7年前发现南红后,这个坐落在半山上的小村落摇身一变,成了远近知名的“发达地区”,最旺盛时,竟开有大大小小的招待所和饭馆数十家,还有奶茶店,甚至酒吧。一家面馆老板回忆两年前开店时,屋里蹲满了全国各地的南红买家,外面还排起长队买12块一碗的面,一天下来能赚个两千七八。那时候,山顶上更密密麻麻都是人,自家村民一亩几分地,能挖四五个十几米深的山洞。发电机轰鸣不停,买家讨价还价,好不热闹。

繁华定格在2015年,在那之后,南红行情回落,矿主称,同样一块原石,相比前两年,价格下降近四分之一。同时,因无序开采多年,九口矿源逐渐枯竭,赌石风险增大,中低端买家兴趣随之降温。九口村依靠南红发展起来的经济进入停滞甚至倒退期,商铺门可罗雀,超过一半的招待所关门,饭馆从顶峰时期的25家锐减到现在不到10家。有的闲置铺位仅剩招牌,改弦易辙成了桌球馆,供村里百无聊赖的年轻人打发时间。

100公里外的西昌,曾经门庭若市的玛瑙城,人流量从两年前每日1万到现在1000人次左右。天亮之前,南红产区的矿主带着大包小包的石头来到海门渔村售卖。漆黑的大路上人们围成一个个圈,仔细打量手中的石头,试图找到万里挑一的精品。背着孩子的彝族妇女则垂头蹲在自己的石头边上,因生意不佳而显得疲惫困乏。

尽管如此,南红挖掘者的淘金梦并未停止。用7万元承包了一亩两分地的外地彝族青年小东已经无法回头,他不想回到过去的日子。凉山公共资源匮乏,扶贫工作举步维艰,小东跟很多同辈人一样,迫于经济压力,小学没读完就外出打工。工厂里一个小时12块,一天12个小时,重复机械地工作。

然而,南红改变了他,他与同伴发现的一块侧面有着酷似老鼠图案的红白料南红,卖出了300万的价格,一个人分30万。如今他已经给父母买了两幢房子,一幢三层,一幢四层。“有钱,能娶得起老婆,能生孩子,才能被看得起。”小东说。按照彝族的惯例,男子娶妻需给女方至少20万的彩礼。

第一次下井,小东很害怕。他曾听说,大多数矿井深达15米20米深,四壁没任何加固,上面的泥哗一声掉下去,人就没了。还有人下去时绳子断掉,摔个粉身碎骨。

因为事故频出,再加上村民广撒网式的开采,对植被和山体造成极大破坏,当地政府曾试图制止,截至2014年8月,自治州内护矿队烧毁帐篷4000余顶、摧毁南红矿井架2000余个,回填非法盗采南红矿5000余口。但这未能阻止村民采用游击的方式偷挖采矿。一个行家透露,在管制严厉的瓦西乡,挖矿者会安排放哨,每当看见陌生车辆上山,他们就从山的另一边逃离。

经过四五年的开采,那些能轻易到达的山坡都被凿开得差不多了,被挖空的矿洞就那么荒废着,被啤酒瓶和泡面盒填满,黄色的泥土裸露在阳光下。

彝族人向来崇拜自然,相信山神、石神。祖辈饱经贫穷煎熬后,新一代年轻彝人面对大山突然赋予的红色财富,似乎看到了改变命运的曙光,于是慌不择路蜂拥而上,希望改变人生。然而那些被精雕细琢的南红玉石,他们始终未曾拥有过。而祖祖辈辈供奉的天地山河,也已经再也恢复不了原貌。

 

 

相关报道:【图集】南红,不“红”了


责任编辑:夏伟聪 | 版面编辑:郭宪忠

收藏 分享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2人已赞赏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其他金额(元):
赞 赏
热词推荐
网贷天使 alphago 莆田系 e租宝登记平台 石磊 东江环保 电e宝 曹建海 十八届五中全会 黄岩岛 埃博拉 农地改革试点总结 宝能 洋务运动 特朗普提名马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