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经济十问,黄益平
十问

黄益平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
  • Q怎么看目前的金融风险?

    A好杠杆在减少,坏杠杆在增加,增长前景堪忧。

  • Q民营企业融资难问题如何解决?

    A要鼓励商业银行给中小企业贷款,除行政鼓励外,最重要的是真正做到风险定价。

  • Q中国经济未来的风险和机遇在哪里?

    A如果发生下一轮全球经济衰退,不太可能从中国开始的。我们需要尽快修复宏观和微观资产负债表,即到2020年,我们可以开始新一轮的经济扩张。

十问

樊纲

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
  • Q去杠杆成效如何?

    A现在杠杆率基本稳定住了,几个层次的债务率基本稳定住了。一个最大的教训是对民营企业去杠杆去的狠了点。

  • Q房价要面临拐点了吗?

    A(房地产税)我个人是建议老房老办法,新房新办法,把现在有房子的利益先撇开,先保住。

  • Q贸易摩擦还会带来哪些深远影响?

    A好的方面,它促进我们改革,促进我们进一步的改革开放,很多过去说要做的事情现在加紧做了。

十问

姚洋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
  • Q“税改”改的是什么?

    A以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这种办法,不是一个好办法,而是应该按年征收、按家庭征收。

  • Q人民币汇率能稳住吗?

    A如果我们的经济可以复苏的话,那我估计明年年底的时候,顶点就到达了,人民币开始升值,美元开始贬值。

  • Q如何判断2019年中国经济走势?

    A我估计半年之后,我们的政策效果就要显示出来了,所以中国经济我觉得很快要复苏。

十问

李扬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
  • Q金融风险还在聚集吗?

    A市场就是资金配置的一个市场,不要有太多的政府功能,应该回归提高资源配置效率的本真。

  • Q民营企业何去何从?

    A不要遇到了问题就给它(市场某一方)吃偏饭,能中性即可。大家总是吃偏饭,我们什么时候才有法制?什么时候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才能建立完善?

  • Q国家出手能否解决民企融资难问题?

    A这个事当然是个好事,比起过去不受重视,被歧视,当然是个好事情,但是我们恐怕更需要追求一种制度的平等,一个制度的稳定。

十问

王小鲁

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
  • Q民企融资难问题如何解决?

    A让金融市场的竞争性更好,把门槛适度降低,把防范金融风险从事先的高门槛转向事后的监管,把门开的更大,让民间金融机构能够发展起来。

  • Q老龄化难题如何解?

    A劳动年龄人口也许会减少,但随着技术发展,未来机器人可以替代劳动力,从这个角度看,人口老龄化反而有可能帮助缓解失业问题的压力。

  • Q“消费降级”还是“消费升级”?

    A中国现有消费水平还太低,对于支撑经济增长来说有点力不从心。消费不是刺激起来的,是合理的收入分配,必然带来合理的消费。

十问

陈志武

香港大学经济学讲席教授
  • Q去杠杆成效如何?

    A去杠杆变成了实际运作上面的国进民退,长期对中国经济结构的调整非常的不利。

  • Q金融风险仍在聚集吗?

    A不管任何市场化的标准和要求,一味的就是给大家扔钱。结果到最后有一天中国经济会面对更大的挑战。

  • Q中美贸易摩擦未来走势?

    A我知道有很多人觉得,如果特朗普2019年被赶下台了,那中美贸易还有其他的问题就可以缓和,不要这样去想。很多的情况之下,他有可能要对中国更加强硬。

编导:范俏佳 主编:仇一 摄像:龚高 王曦 剪辑:宋文康 周敬 动画:宋文康设计:刘醒

运营支持:许雯瑶 李婧雅 赵翌辰 技术支持:王玉洁 杨丽霞 王学武 监制:杨律 总经理:乔莹总监制:张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