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通胀2010 从预言到现实

2010年12月14日 08:29 财新实习记者 王申璐

CPI节节攀升,上半年管理预期力度不够,下半年价格管制效果不佳

CPI节节攀升,上半年管理预期力度不够,下半年价格管制效果不佳

  从今年6月份开始,公众就开始感受CPI的节节攀升,临近年末,CPI涨势不减,各大金融机构也纷纷调高了明年对CPI的预计,有些甚至高达6%。这一切都在显示,通胀来了。然而回顾这一年的物价飙升,既有长期性问题,也不难发现,应对失措之处。

  今年以来,宛若一场被安排好的戏,各种农产品排队轮番上场表演涨价。老百姓感叹:“蒜你狠”、“豆你玩”还未平息,就来“姜”你的军,10月更是迎来了全面的涨价高潮,“油你涨”、“糖高宗”、“辣翻天”,这些百姓餐桌上的普通食材都涨到了几倍于往年的价格。

  消费者:原来那独头蒜才三块多一斤,涨多了,现在都翻倍的涨。姜那时候多贵的时候才5块钱,现在太贵了。

  菜场摊主:蒜降了,姜没有降。我们去批发的时候,这个姜还是那个价,一点也没降,所以姜还是那么贵。批发价是7块5,我卖8块。

  前半个月涨得最厉害。整体在11月份涨得最厉害。

  土豆上个月没这么贵,上个月1块5、6。

  从去年年底,这轮涨价的多米诺骨牌就开始被推倒了。当时粮、油、蔬菜尤其是黄瓜西红柿涨幅都在20%以上。去年11月,CPI10个月来首次转正,一个月后,就迅速窜到了同比增长1.9%,《新世纪》周刊今年第一期杂志封面文章的标题就是《通胀如虎》。文章在“涨价之忧”与“温和的CPI”之余分析了今年可能存在的通胀形势,并提出了在管理通胀预期之余,应该做更多的事。

  面对去年年底农产品涨价,我们听到的解释多是,,经济回升需求反弹带动价格攀升,恶劣气候影响部分农产品产量减少,紧接着今年1月出现了CPI回落,更是让大家松了一口气。然而,这都是表面因素

  《新世纪》周刊宏观新闻部主任朱长征:如果注意到一些基础性的因素,或者影响到中国价格一些长期的因素,可能会有一些不一样的视角。

  朱长征,《新世纪》周刊宏观新闻部主任,代表作有“新国策”。

  《新世纪》周刊宏观新闻部主任朱长征:在金融危机中,一揽子经济刺激计划等刺激大量的投资项目就带来了天量的货币信贷投放,这个效应必然会在一段时间显现出来。年初1、2月份,CPI快速反弹了以后,实际上从2月份就开始进入了负利率时代,这是在文章之后一段时间,这个要引起警觉,因为负利率不可长期出现,如果持续多个月的话,会改变很多生产和企业投资的预期。

  进入二季度,涨价果然没有随着季节天气的变化而消退,反而是继续飙升。大蒜从去年的2、3元涨到6元、8元一斤,绿豆从3、4元一斤涨到8元、10元一斤。到5、6月,蒜和绿豆涨价还未平稳,花椒、玉米、棉花也开始了涨价风潮。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CPI数据来看,4月的CPI达到了18个月以来最高涨幅,5月CPI已经破了之前官方预计2010年CPI会在 3%以下的标准。但6月CPI反而回落至2.9%,与现实的物价飞涨情况形成反差,引起不少人开始质疑CPI构成不能真实反映通胀形势。

  虽然这一阶段,CPI只在3%左右波动,并未显示出强劲的涨势。但物价攀升,通胀压力开始突显了。国内流动性过剩这些影响涨价的基础因素已经引起了不少经济学家的重视,有些甚至提出应该加息。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财新传媒首席经济学家黄益平:我们做的一个研究,一般来说决定通胀最重要的是两个因素,第一是过剩流动性,第二是过剩生产能力。

  黄益平,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财新传媒首席经济学家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财新传媒首席经济学家黄益平:去年的问题是过剩流动性非常严重,但是CPI没有上来,为什么?因为过剩生产能力特别严重,我们出口由原来30%出口的增长变为现在20%的下跌。今年这个问题不一样,今年出口已经开始反弹,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的话,我想流动性对通胀的推动马上就会反映出来。

  但决策部门在这一阶段依然倾向于管理通胀预期。比如农业部关注点在于监测是否是生产方面产生了问题,统计部门也是下半年才注意到流动性的问题,第二季度基本未提。央行虽然对此早有警觉,在年初提到了货币信贷大量投放可能会带来通胀压力,于是在1月18日、2月25日、5月10日三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但仍倾向于这类数量型工具,未启用加息这类价格型工具。

  《新世纪》周刊宏观新闻部主任朱长征:一些经济学家提出应该加息,只不过又出现了意外的因素,比如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当时的行政主管部门,就是宏观经济管理部门,经济恢复不确定性比较大,在这种担忧下,往往把政策倾向于“增长”。只要不出现比较快速的反弹回升,觉得是可以一直处在管理通胀预期的这个阶段的。而且温和的通胀,多数国家都是愿意的。但是总体来讲,决策部门还是低估了后来通胀回升的趋势。

  如果说上半年CPI没有快速反弹,还不足以引起充分的关注,那7月以来,CPI挡也挡不住的节节高升,这时候决策部门不得不改变“保增长”和“应对经济危机”的思路,放弃仅仅管理预期的做法。7月CPI涨幅达到了23个月以来最大,9、10月份更是进入一波快速涨价期,以棉花、糖最为典型,并且涨幅高,周期长。

  此时,一个新的影响因素出现了。从8月份开始,市场预期美国要启动第二轮的量化宽松政策,美元持续贬值。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许小年:我觉得美联储货币政策对中国的通胀是有影响的。

  许小年,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与金融学教授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许小年:美联储超发这么多货币,推高了全球大宗市场的商品价格,大宗商品价格的上升对于依赖海外市场资源的国家,像中国通货膨胀肯定是有影响的。不能讲美联储一点责任都没有,我同意国内的通货膨胀主要是自己货币政策的失误,具体体现在过去的两年中,超发了大量的货币,现在需要紧缩,尽快地把它回收回去,在没有造成严重的资产泡沫之前,赶快把它回收过去不要再犹豫。

  这时候,决策部门开始较密集的采取各种举措。从7月开始,针对蒜、绿豆这类农产品涨价的现象,七部委联合发文, 要管理遏制住囤积和投机炒作,保证生产。10月20日,央行突然宣布加息,11月16日、11月29日两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12月初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也调整要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并将“保增长”的提法改成了“稳增长”。11月20日,“国十六条”出台,但其通过行政性手段控制价格上涨引发了一些争议。

  《新世纪》周刊宏观新闻部主任朱长征:国家发改委的通知里面讲目前的情况下的不会轻易使用临时价格管制,但是有些行动有些做法在一些省市性质上已经是价格干预,就是政府管制价格,比如昆明、福建有些地方实际上就是价格管制。我们看价格管制,一定要注意到它是一个临时性的、急救性的措施

  瑞银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还是要辅之于货币的手段,比如说货币的管理,价格改革要理顺。

  汪涛 瑞银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

  瑞银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中国的农产品价格长期来说其实是管制太多,尤其是粮食方面,用最低收购价格管制,如果农民没有种粮或者种棉的积极性,就不种了,第二年价格报复性上涨会更快,所以我觉得不应该因为短期内怕价格上涨,就放弃价格长期改革开放的趋势。电价、天然气价格、煤价都是这样的趋势,其实中国过去有这个经验,八十年代、九十年代放开农产品价格,价格上涨了,马上物品也丰富了,价格就下来了,我们有这样的经验,就不要再回到原来的老路。

  明年是十二五的开局之年,意义关键。12月初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基本定调,政府可能会在“稳增长”与“防通胀”之间寻求一个平衡。明年我们会迎来怎样的通胀形势?决策部门又应该如何作为呢?

  《新世纪》周刊宏观新闻部主任朱长征:我们在一些前提条件下,可以预期到明年后半期物价可能有所回落。这个前提条件就是刚刚说到的货币信贷适度控制,价格数量工具的同时使用,另外一个经济增长速度可能的适度放宽,加上原来措施里面有一些促使效果的,比如说增长生产,保障供给,减少这种中间环节,这个措施发挥作用的话,我觉得在明年后半期物价的涨幅会有所回落。

责任编辑:周勇 | 版面编辑:运维组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德国商务签证 网贷天使 中信保 卢旺达 强奸罪 辅仁药业 二胎政策 信用卡提现 杨鲁豫 查获千余吨洋垃圾 陈小鲁 平安众筹网 邮储银行行长 熔断 朝鲜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