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新基金法难控“老鼠仓”?

2011年03月31日 16:31 财新记者 张岚 实习记者 杨凌霄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李曙光认为,打击“老鼠仓”要靠建立市场化的诉讼机制,彻查大案要案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李曙光认为,打击“老鼠仓”要靠建立市场化的诉讼机制,彻查大案要案

  背景描述:

  对《证券投资基金法(修订草案)》意见征求已经结束,目前修订起草小组正在对这部新《基金法》进行修改。之后将交由人大财经委全会审议。这份征求意见稿首次对利益输送、内部干预等行为进行了界定,同时对基金从业人员投资股票开了绿灯。基金投资会因此改变吗?

  张岚:就是很多普通投资者都在议论新基金法。修订基金法会关系到他们切身的利益,不知道新法在保护投资者利益方面有没有亮点?

  李曙光: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新《基金法》修订起草小组成员

  李曙光:因为我们证券投资基金法是2003年通过的,那么现在已经实施8年了,应该说这8年来发挥了一些作用,但是也有很多问题。市场上议论比较多的,像老鼠仓,内部利益输送等等问题。那么像王黎敏,唐建那些案件,实际上我们可以看到确实在这个行业,有很多侵害投资者利益的现象。但是我们发现这个法的文本当中关于这一块的规定是语焉不详,所以这次证券投资基金法是做了一次比较大的修改。在证券投资基金这一块特别注重保护投资者的利益,对老鼠仓,类似的利益输送、内部干预这样的一些行为都做了界定。

  张岚:对于老鼠仓这个问题,其实已经很久了,大家想管又管不了,最后都以别人的名义来购买了,此次新修基金法是否可以彻底解决这么一个问题?

  李曙光:希望一部法律去彻底解决市场交易过程当中的欺诈行为,或是把这种现象消灭掉,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任何一个法制非常完善的国家和市场都很难加以消除,只能说尽量把这种现象减少到可控的地步,同时加强预防。

  但大家反过来要问,我原本禁止都出现这种现象,那不禁止的话岂不是更厉害?我不赞成这种观点,因为我觉得无论禁止与否,它都会发生。(在其它国家也是一样的,包括美国监管这么严,也会出现老鼠仓的行为。可以看到在这次金融危机当中,他们的证券市场、基金市场出现了很多类似的欺诈行为。像这种行为怎么去做?我觉得最好的制度应该是司法制度。司法制度应该允许让基民、市场投资者、利益相关者,在他们的利益受损时可以随时诉讼。我们以前虽然有一些法律的规定,但是我们并没有对这种诉讼提供依据。

  张岚:对啊,很多时候事情出了,相关人处理了,然后损失就没有办法追回来。

  李曙光:对,一个是损失没法追回,一个是有些起诉还于法无据。民事诉讼,损害索赔,计算的标准,还有些相应的证据等等(都没有规定)。

  一方面我们当然要靠道德自律,靠各个基金里自身的防火墙、利益隔绝,要靠制度和内控规则;另一方面也要靠我们民事的一些威慑的法律条文,但更重要的在实际操作中我们要真正地抓大案要案。如果你真的能将大案要案真正抓出来,不管他后面有多大背景,不管他后面有多大的障碍,如果你真的能把他打出来的话,我想对老鼠仓、利益输送的行为还是有很大的震慑作用的。

  比如“中山公用”,涉及到中山市市长,这个就对市场的震动就非常大。

  张岚:您讲了两个方法,一个是千方百计增加做欺诈的法律成本,包括普通人可以诉讼;第二个是抓一批大案要案,起到震慑效果。

  李曙光:对,我们认为是这样。我们前一种方法实际上是把提供证据这种权利和可能性提供给每个市场的参与者,因为他们在受损的时候会有直接的感应,就像一个人在街上走被抢一样,他马上就能找到派出所去告。但你说如果纯粹靠证监会和监管部门去查,那就查不过来了。所以我们一定要建立一个随时诉讼的制度,如果有这么一个制度,这一定是对老鼠仓行为一个最大的震慑,大大提高其犯罪的成本。另一方面,从监管部门的角度,从司法部门要抓大案要案,抓那种有普遍特点的,这样能给证券市场和基金市场建立一个很好的环境。

  张岚:能不能举个例子,诉讼的成本和范围能够达到哪一种程度?

  李曙光:这个比较复杂。美国的(Class action)“集体诉讼”制度就比较完善了,一个利益输送,老鼠仓行为,它影响的往往不是一两个机构和投资者,而是一片,所以往往就有一批律师专门做这个。他们就会去找基民,找这些受损的群体,调查他们的买卖时间和出现的问题。如果一个群体都不约而同得指向这个支点,那就是最好的证词。

  张岚:就是说这个通道是畅通的。

  李曙光:对,他的市场提供这种可能性,他的律师就会去做。因为他给一个人打官司赚不了什么钱,但给千万人打,就非常赚钱了,所以他很有积极性去做。(剪切)一般个人基民没有这种能力,而且他也不愿意去做,成本太高就算了。如果集合到一两家专业的律师事务所去做,那它力量就太大了。

  张岚:这种集体诉讼在中国就没办法弄了。

  李曙光:我觉得中国也会慢慢朝这个方向去走。实际上中国现在也是出现了很多这样的委托的集团诉讼,也有一些律师事务所为民请愿,甚至有些律师是在做公益,但是我觉得这个还是要做到市场化才行,这样才是对隐秘的老鼠仓这类行为最大的打击。

  

责任编辑:周勇 | 版面编辑:运维组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 私募债 德国商务签证 东北特钢集团 去杠杆 张翔 东部战区 股灾 负利率 朝鲜核试验 会议 李雅 sdr 上海人口 穆斯林的无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