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异地高考缘何推不动?

2011年04月21日 08:43 财新记者 张岚

北大宪法学教授张千帆认为,方案已经成熟,而改革动力必须来自民间

北大宪法学教授张千帆认为,方案已经成熟,而改革动力必须来自民间

  采访时间:2011年4月7日

  采访地点:北京大学法学院

  背景描述:

  2011年两会之后,几名家长代表带着万人签名书,再次前往教育部。这些家长都是外地户籍在京工作人员。而他们的诉求并不新鲜,就是希望子女可以获得在北京参加高考和中考的权利。几天之后,教育部官员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已经将此事提上日程。此前,长期研究、关注高考改革问题的北京大学教授张千帆,曾与法律界人士一起提出《大学招生考试制度改革建议书》。建议书包含一套详细的高考改革方案,呼吁教育公平。

  张岚:建议书递到国务院、教育部等部门有一年多时间了。你觉得这段时间这份建议书有什么影响吗?

  北大宪法学教授 张千帆:

  我觉得目前还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这个领域我们后来发现阻力还是很大的,它涉及一些比较重要的利益。比如说如果异地高考这个问题,没有北京那么多家长签名上书,他们是不会有所触动。这是我做了这方面研究的一个体会。

  张岚:所以你期待公民社会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

  北大宪法学教授 张千帆:

  一方面我觉得目前的声音还是比较弱一些,我们的研究和公民对自己利益的诉求是两个渠道。一方面公民要有诉求,那怎么改我们可以提供建议。但我们提供的建议本身,未必能成为改革的推动力。

  张岚:这些阻力具体来自哪些方面?

  北大宪法学教授 张千帆:

  这个东西相关部门都非常清楚,关于招生考试,这个可以说是常年的、根深蒂固的地方保护主义。首先,我想涉及的是官员自己的利益。因为我们最重要的官员一般都集中在北京。首先他们的子女都要进大学。目前还没有达到所有的高官子女都能出国的情况下,他们的子女在北京都要上学的情况下,希望集中在北京的高等教育资源可以更多的分配给他们。然后一般的北京市民,包括一般的官员和非决策性的官员,也是一个很模糊的既得利益群体,他们事实上是搭了这些决策者的便车。

  张岚:但教育部也不是没有作为。他们在山东、湖南等地做了一些试点,想把流动人口子女包括到高考体系当中来。

  北大宪法学教授 张千帆:

  这个恐怕是一种非常边缘化的措施。不会解决任何体制上的问题。教育部确实近几年来规定过一些限制,比如说地方高校,尤其是一个国立大学,招收的本地考生不能超过50%。后来这个比例在前两年降到30%。但是没有做到,我看很多高校还停留在40%多。

  张岚:就是说即使是硬性规定,到实施层面还是有很多限制。

  北大宪法学教授 张千帆:

  教育部只能是建议。地方也有地方的原因吧。他们也可以说,既然北京的高校在搞地方保护主义,当然北京的比例可能是比较低,百分之十几,不超过20%这个幅度。但问题是北京高校多,好学校都在北京。这样加起来的话,北京考生的压力,或者进入好的大学的机会,还是要比地方的多得多。你不能抱怨山东大学把名额给了山东的考生,因为他们那里有那么多的考生,只有一所山大,是所谓985高校。所以地方的这种保护主义,也就变得情有可原。

  张岚:那教育公平要怎么办?是修修补补,还是推倒重来?

  北大宪法学教授 张千帆:

  我想最终还是要一个很根本的重建。我觉得我们教育改革的路,没有越走越好,很多地方确实是退步了。为什么退步呢?因为目标不明确。因为既得利益在那里决策。所以说他在决策的时候,不会考虑全国各地的利益。所以这就需要全国考生和他们的家长,可能更多的能够参与进来。当然你说的这种修修补补,他必然会产生很多的矛盾和张力。这个张力,这一次就通过异地高考这个问题体现出来。

  张岚:就是说通过一些修补会把问题变得更糟。

  北大宪法学教授 张千帆:

  是,可能会越糟糕。

  张岚:可能这个问题会牵扯出等多的问题。

  北大宪法学教授 张千帆:

  对。比如你现在要允许,为什么不让他们异地高考。也许现在加入异地高考的考生数量不是那么庞大,但如果说这变成一个非常确定的政策。那么全国各地的考生都会想法设法考到北京来。吸引大量的高考移民。他们的家庭也跟着过来,我们的教育、交通,社会福利各个方面。都会受到高考移民的影响。

  张岚:但我觉得这个有点拧,确实这些情况都会发生。但是你跳出来看,这些问题不应该从根本上影响我去实现教育公平。

  北大宪法学教授 张千帆:

  但问题是,我们做了研究的体会也是,你光是强调公平。我早先也给一些媒体讲,教育公平这个问题,他不会出非常极端的悲剧,它死不了人。所以说,我们目前遇到其他领域各种各样的问题,维稳的压力,所以政府也不会把它主要精力放在这里。教育公平的问题也难以吸引全社会的眼球。所以就导致了这种改革动力不足。

  张岚:那你觉得比较好的解决方法是什么?

  北大宪法学教授 张千帆:

  我觉得最终是要回到一套合理的方案上来。但合理的方案可能是一个比较长线的东西。它不一定马上有这个勇气和动力去做。目前它所面临的主要问题是,随迁子女家长的抱怨、请愿,看看政府部门能不能先解决他们的问题。

  张岚:那如果现在我是随迁子女的家长的话,我有什么可以做的呢?就是政策也没有出来,呼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回应,那我应该怎么办?

  北大宪法学教授 张千帆:

  那我想只有做好两手准备了。一方面是加大压力。我想在北京,随迁子女的人数应该是比较大的,上次刚刚收集了万人的签名。但在北京工作的显然不止这万人。万人签名没有回应。但如果你达到100万签名了,它就要回应一下。它本来推不动的事情,现在就推动了。所以这是有希望的。你不去推动永远没有希望,那你孩子就只能回老家。(剪切)

  16.23但我相信,无论教育部也好,北京上海,可能移民比较多的省份,应该是迟早会有一个政策出来。如果我们能保持社会上的压力,这个会有回应。当然这有时间问题,然后政策会是什么样子,这条线划在什么地方,一开始可能不会说所有外来子女都在我这里参加高考。但三年还是五年还是怎样,目前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责任编辑:周勇 | 版面编辑:运维组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去杠杆 澳大利亚选举 东部战区 股灾 交易商协会 洛克菲勒中心 杨鲁豫 e租宝 高澜股份 强奸罪 奥朗德视察航母 prl 秦晖 陈一新 廉政准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