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葡萄牙求援

2011年05月12日 07:43 财新特派记者 倪伟峰 记者 林倩娅

欧债危机总是按下葫芦浮起了瓢,欧洲病人能否起死回生?

欧债危机总是按下葫芦浮起了瓢,欧洲病人能否起死回生?

  主持人:

  各位好,欢迎收看《海外特派员》。今天的节目,让我们将目光聚焦于动荡不安的欧洲。5月5日,欧盟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正式宣布对葡萄牙提供总额为780亿欧元的紧急救助。继希腊、爱尔兰之后,欧债危机已经蔓延至葡萄牙。

  更令人担忧的是,5月9日,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将希腊长期和短期债务评级分别下调,这是2010年4月以来标普第四次对希腊降级。评级下调意味着融资成本必然上升,本已不堪重负的希腊,很可能需要新一轮的救助。欧元区救助方案争取来的时间,究竟能否使危在旦夕的病人起死回生?

  让我们先来看看葡萄牙。

  解说词:

  5月5日,葡萄牙财政部长桑托斯在里斯本宣布,未来三年葡萄牙将获得780亿欧元援助金。IMF提供其中260亿欧元,贷款利率为3.25%;欧盟提供另外520亿欧元,目前尚未确定贷款利率,预计将高于IMF的贷款利率水平。

  为此,葡萄牙需要进一步采取开源节流和紧缩经济的措施,包括:在2013年将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减至3%;增加税收、冻结养老金、实施国有企业私有化、精简公职人员和暂停实施部分大型公共工程项目等。

  5月7日,总理苏格拉底称,这一为期三年的借债对于葡萄牙来说是一个不错的协议,为葡萄牙完成预算削减目标争取了更多时间,新的2011年赤字目标为占GDP比重为5.9%,之前为4.6%,到2012年和2013年这一数字将分别为3%和2%。

  特派伦敦记者倪伟峰:

  葡萄牙最终向外求助,似乎早在情理之中,也不在意料之外。因为早在去年,希腊和爱尔兰相继被救助后,投资者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当时还有人预测,同样是债台高筑的西班牙最终也无法幸免。这也就是所谓“金猪四国”--葡萄牙、爱尔兰、希腊和西班牙。

  但是,葡萄牙的这份方案最终是否能够通过,现在来看还有比较大的阻力。比方说在国内方面,苏格拉底现在还需要通过国内反对派的支持。而就在一个半月前,国内反对派曾否决过苏格拉底提出的一份相似的提案。那么在欧盟方面,现在也有人说芬兰可能会投上反对的一票。因为芬兰上个月刚举行完全国大选,新政府最快也要在5月18号才能够产生。但是5月16号在布鲁塞尔就要举行财长会议。这也就意味着新当选的首相泰宁要征得国内议会的同意。但困难在于,今次的芬兰议会,反对葡萄牙被救助的党派占了大多数。

  主持人:

  根据特派记者倪伟峰的报道,葡萄牙需要的这笔救助款项必须在6月15日之前到达,因为葡萄牙当天就要偿还将近50亿欧元的债务。欧洲议会在今年3月批准了永久性的欧洲稳定机制(ESM),继承现在的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新老机制最大的不同在于,侧重点从事后救助,转向事前预防。但关键问题是,希腊、爱尔兰、葡萄牙,能不能挺过大量债务到期的今明两年。

  解说词:

  早在2010年12月,葡萄牙就出现了严重债务危机。然而,葡萄牙政府并未立刻采取行动,多次表示“不需要外部援助”。葡萄牙政府今年三月本打算通过一些紧缩政策方案来解决债务问题,但都没有获得葡萄牙议会通过。这也直接导致了时任葡国总理的苏格拉底的辞职。

  但是,纸终究包不住火。今年四月,葡萄牙要求欧盟提高救助贷款,IMF、欧盟委员会以及欧洲央行的官员抵达里斯本准备救助一揽子计划。不过即便这样,都没有阻止葡萄牙政府债券收益率升至欧元区有史以来的最高点。

  主持人:

  葡萄牙主要反对党派领导人目前表示会支持葡萄牙的救助方案,但也强调,需要等最终完整的方案出台后再做决定。

  其实,葡萄牙只是“欧猪四国”一个最不起眼的案例。同样是面临严重问题的希腊和爱尔兰,也一至在寻求“脱困”方案。在我们的特派记者在欧洲采访后,他总结出了三种可能的方案和面临的现实问题,我们来听一下:

  特派伦敦记者倪伟峰:

  第一种方案就是切实地来履行救助计划。这实际上是一个必要条件。因为在救助计划中已经是非常明确地规定,为了达到这样的目标,这个国家需要做哪些。但现实问题是,税收加重、收入减少必定在这些欧洲国家引发强烈的社会动荡。比如葡萄牙,议案还没有正式地被通过,该国的公务员就已经开始举行罢工、游行,抗议政府对IMF和欧盟妥协。

  其次,造就今天这个困局很大程度上都应该归咎于当局者的施政不当和决策者的决策不当。不可否认的是,这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结果。

  解说词:

  事实上,就在葡萄牙人被这份救援方案搞得“怒火焚身”的同时,经济学家却把更多的问号打在了希腊的身上。

  希腊曾于2010年获得欧盟1100亿欧元的救助。当时,欧盟和IMF以为希腊能在今年年底前就在市场上融到资金。但随着时间日益临近,欧盟也在逐渐对希腊失去信心。

  上周末,欧元区财长公开承认,希腊可能需要欧盟以及其他国际机构向其提供额外资助。

  特派伦敦记者倪伟峰:

  第二种方案就是债务重组,也就是免去一部分债务,以缓解燃眉之急。这种方案在政治上受到很多的阻力,比如德国和法国就会首先站出来强烈反对。但是伦敦的一位欧洲经济学家近日对财新记者说,这种情况最终还是有可能发生的,而且最早发生这种可能的国家是希腊,其次向各个国家蔓延。

  最后一种,也是现在最不可能发生的状况,就是这些国家纷纷退出欧元区。这种方案实际上从危机一开始就一直被人们讨论至今。但也有人担心这些国家如果退出欧元区,市场的反应会比较大。比如上周末的时候,市场就传言说希腊可能要退出欧元区,一下子导致了欧元的一泻千里,最终不得不使希腊的政府官员出来澄清这个谣言,使市场稍微平静了一些。

  解说词:

  目前为止,希腊已经接受了530亿欧元的救助资金,差不多是欧盟许诺金额1100亿欧元的一半,并将在下月获得总额150亿欧元的第5次贷款援助。

  鉴于这是一个系统性的欧元区问题,一旦更多的国家也加入到求援的队伍,欧盟区区数千亿欧元的基金将面临沉重的压力。据悉,一旦占欧元区一成经济的西班牙需救援,数目更可能高达3180亿欧元。

  主持人:

  我们已经看到了所列举的一系列方案,其实,无论是债务重组,或者是欧盟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救助,欧元区国家问题的核心,还在于统一货币政策下缺乏统一的财政政策。在个国家劳动生产率“天差地别”的情境中,统一的货币政策意味着低生产效率的国家,只能通过巨额转移支付才能实现与发达经济体“同工同酬”的高福利。这也是为何欧元区在设计欧洲稳定机制的同时,强调“竞争力条约”的达成和执行。

  这就意味着,解决欧债危机的途径,不仅需要依靠经济治理,更需要政治决心与执行力。过去两年,欧元区各国已经显示出前所未有地团结一致,共度难关的决心。现在看来,欧元区还要做出更大的努力,更深切的刮骨疗伤。欧洲病人能否起死回生,让我们拭目以待?

  感谢收看本期节目,我是李增新,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责任编辑:李增新 | 版面编辑:运维组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熔断 转移支付 长江流域 永远在路上 中央政治局 昆明火车站暴恐案 农地改革试点总结 社会抚养费 中远集团 朝鲜核试验 作家陈映真去世 炎黄春秋网 雷洋案尸检 奥朗德视察航母 张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