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牛津大学教授评欧债危机

2011年06月03日 08:03 财新记者 倪伟峰 龙周园

欧洲正在进行“软重组”,就像做一个面部整形,最后会获得新的形象

欧洲正在进行“软重组”,就像做一个面部整形,最后会获得新的形象

  希腊债务危机陷入两难境地,是违约,还是重组?

  偿还债务要求希腊的经济增长重新焕发活力。但英国牛津大学经济学教授万恩斯认为,希腊政府并不具有改革的政治魄力。

  万恩斯:我认为目前对希腊的救助计划会失败。说白了,我认为我们现在正在缓缓地驶向一场灾难。

  难道希腊就只能继续深陷债务危机的泥沼,别无选择了吗?欧元区应该如何自救?需要进行哪些改革?

  牛津大学国际宏观经济中心主任,万恩斯(David Vines)

  财新记者:您说您不认为希腊最终能够偿还这些钱,这是否意味着最终他们将会重组甚至违约?

  万恩斯:

   希腊没法偿还债务,也不会违约,那折衷的方法是什么呢?我想要小心谨慎地处理。在欧洲现在有一个新说法,叫软重组(reprofiling)。我想按照字面意思理解,这就像做一个脸部的整形,你最后会获得新的形象。

   首先,我认为希腊银行拥有的债务不能减记或者违约,因为这会让希腊银行垮掉。但能做的是,比较直截了当的做法就是,将债务延长几年,并降低利率。所以你要做的是缓慢的“折让”(haircut)。

   但最开始,资产价值损失是不能体现在账面上,这对银行业审计来说是很关键的。这看上去像是耍花招,所以我们才要发挥想象力,另辟蹊径解决希腊银行的问题。

  第二点是,欧洲央行持有了大量的希腊债务。我想最后,可能希腊政府会从欧洲央行那里买回这些债务,而钱还是要欧洲出。为此,希腊政府需要建立一个长期的、逐步的偿还计划。

  第三,其他的欧洲国家要想办法支持希腊的贷款,其利率也会低于目前国际市场的标准,而现在国际市场非常担心希腊政府的信誉问题,这也会使德国、法国和其他欧洲国家的纳税人受损。

  财新记者:您刚才说的“软重组”,这个词有很微妙的含义。但我有一个朋友,是交易员,他有一天告诉我,说甭管欧洲央行官员说了些什么,要“试水”,看看最后市场的反映如何,你怎么看?

  万恩斯:

  你说得完全正确,欧洲的领导力怎么样才能解决这个问题,让人们相信德国和法国承诺会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在一个更大的背景下,希腊、爱尔兰和葡萄牙是小国,欧洲是有钱修补问题的。西班牙不是小国,危机扩散到西班牙,问题可能会变得更难办。

  我想把讨论推进一步。我们要问,为什么欧洲没有领导力去做这个事?为什么德国没有发挥领导作用?大概五六个月前,默克尔的立场,或者说德国的立场是,尤其是对希腊和爱尔兰来说,它们的债务是它们自己造成的,主权债务应该偿还,德国有责任确保这些债务得到兑现。

  我认为现在德国已经意识到这点,这当然是理所应当。但有时,出于多种原因,希腊借债太多有自己的原因,爱尔兰因房地产等问题借债太多。不管怎样,这些债务现在看起来没法偿还,所以有时辩论最后变成,除了理所应当的之外,是否还要考虑新的选择。

  财新记者:好。就像你所说的,这些国家最终都不离开欧元区,但我觉得这其中仍然有着巨大的风险。比如葡萄牙,苏格拉底2005年上台后,他开始意识到葡萄牙需要经济改革,并开始这么做了。2009年他虽然连任总理,但却失去了议会大多数席位。而今年3月,他第四次提出紧缩方案,却再次遭到反对党的否决。我的问题是,这是否说明欧元区的“民主制度”,最终并不会帮助它们复苏经济吗?

  万恩斯:

  我认为这是个真问题。但我不想对你刚才说的下结论,就是讨论的结果是,他们需要转变为一个威权体制。我们的目标是,不仅让欧元区团结起来,而且是要以民主的方式进行。最开始,政治教育和政治领导力是我们的一个大任务。

  我认为如果管理得好,货币联盟对这些国家是有好处的。我想我的经济学同事在欧洲问题上是有很大失误的,就是他们没有帮助人们清楚地理解,当这些国家加入欧元区时,它们所面临的选择实质是什么。尤其是德国。

   所有人都说,经济学家没有让大家了解金融危机的风险,这是有过失的。我认为欧洲的经济学家还犯了另外一个错误,就是他们没有使欧洲的政治家明白,货币联盟面临的挑战有多大,所需要的经济政策力度要有多大。

  所以我说这事关政治领导力,经济学家的头脑也应该更清醒,以帮助各国制定政策。

  财新记者:有良心和远见的经济学家与政治学家早已经开始在做这样的工作,帮助他们理解,甚至避免危机出现。但问题是,危机还是发生了,事实证明,人们还并不理解啊。

  万恩斯:

  我想总结一下,这个政治任务有多艰巨,但是我认为如果发挥领导力的话,最终它还是可能成功的。

   首先,那些曾经借钱给希腊、爱尔兰、葡萄牙的国家,需要减记自己的债务。这是要求债权人进行一次性的债务调整。第二,对于债务人而言,要求这些国家的公众,接受工资的大幅下降。债务重组对那些困境国家来说,并不是免费的午餐,而是需要它们共同承担危机的后果。从外部来说,必须接受债务的减记,内部则要接受工资的大幅下降。

   而且我也说了,除了短期内大幅的降低工资,它们还需要提高生产力,改革限制竞争的措施、养老金和津贴,以及公共服务的政策 这些都是结构层面的改变。

  

责任编辑:周勇 | 版面编辑:运维组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中科招商 人工心脏 南华早报 朝鲜核试验 社会抚养费 商誉 中远集团 杨鲁豫 埃博拉病毒 三年自然灾害 alphago 穆斯林的无知 诚通集团 洛克菲勒中心 吴晓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