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探访北京神秘“定向房”

2011年06月20日 07:22 财新记者 蓝方 张艳玲 龙周园

有地有钱的机关事业单位,往往能另辟蹊径为其员工谋得“定向分配房”

有地有钱的机关事业单位,往往能另辟蹊径为其员工谋得“定向分配房”

  入夏的太阳烤着一片刚刚围起来的工地。这片占地面积20多公顷的大工地,就是传说中清华大学专门给教师修建的福利房。从清华大学南门出发到达这里,只需不到半小时车程。

  这片原属于北京海淀区东升乡八家村的地块,早在2003年就以无偿划拨的形式,特批给素有“中国教育首府”之称的清华大学。作为教育附属用地,这块地用于解决教职工的住房问题,房屋性质属于“经济适用房”。但由于资金和拆迁问题,迟迟没有动工。

  财新《新世纪》周刊记者蓝方:事实上是清华教师们的一种集资建房。就是说,拿到政府给他们的划拨用地,然后按成本价把房子修好后,定向分配给清华自己的老师。而这种分配的模式,其实据我们了解,也是和计划经济年代的福利分房很像。老师们要排队,要评分,通过一系列的,按照等级、工作教龄和年限等各方面的因素来综合考虑,来决定把房子分给谁。

  清华的“定向分房”并非新闻。在2011年3月清华校庆前,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就曾表态,要给教师职工分配6000套住房。除了学清园的1000套住房外,在八家村还有近5000套建房计划。清华教师将以市场价的三分之一至二分之一,购买这些住房。

  为何在1998年福利分房政策终止后,清华还有定向分配的“经济适用房”?其玄机在于,2003年清华获批土地时,国务院政策还未转向,机关事业单位仍被允许集资建房。

  财新《新世纪》周刊记者蓝方:但是它在2003年的时候,它的拿地是符合当时的政策框架的。2003年其实是一个比较重要的节点。在2003年以前,这些事业单位的集资建房是受到政策鼓励和支持的,但从2003年之后,集资建房的政策就一步步地收紧。一直到2007年,就明确说,只有独立的、比较偏远的工矿企业,有住房困难职工比较多的企业可以集资建房,然后党政机关是一律不得集资建房,任何单位都不能新购买地,或新征地来集资建房。

  虽然2007年后集资建房政策逐渐收紧,但各机关事业单位总能各显神通,拿地建房。在北京二三环之间的一片黄金地段,有这样一栋灰白色板楼,地址标牌为“和平街14区10号”。2010年初,有网友和媒体曝出这是商务部建给职工的福利房,以“经适房”的名义分配,价格仅为市场价的六分之一。铁栅栏围着的这栋6层板楼,不仅配有电梯,还留有一片宽敞的停车空地。在十几幢老旧的红色砖混居民楼之中,显得尤为扎眼。遭到曝光后,楼房至今空置。在北京,像这样不公开摇号发售的“定向房”层出不穷。

  财新《新世纪》周刊记者蓝方:一直到了2007年,现在有地的单位越来越少,有一些强势的单位还会有一些其他的方法。例如一些单位地很多,它可以更改土地的属性。把自己的一块科研用地拆掉,更改成住宅用地,就又可以给自己的员工提供一批这样的房子。公务员系统,像在京的公务员,他们仍然可以由“两局”(注:“两局”是指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中共中央直属机关事务管理局)来继续为他们建设一种叫“国家公务员住宅”的系统,也是一个“定向”的“经济适用房”,可以向他们分配。

  在保障房分配的过程中,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真正被推向市场的都是普通的职工,而有地有钱的单位,往往有各种渠道为自己的职工牟取定向分配房。

  财新《新世纪》周刊记者蓝方:不可否认的是,很多公务员和事业单位的人员的工资很低,其实也应该是保障房应该保障的(对象)。但问题是他们需要保障,其他的公众、普通的劳动者也是需要保障的。也就是,在职业当中不应该有这样的特权,因为他们是事业单位的人员,是公职人员,他们就要优先得到保障。他们应该是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去竞争,去排号,然后来决定谁能得到保障房。

  

责任编辑:周勇 | 版面编辑:运维组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粤传媒 美国大选第二场辩论 银河证券 穆斯林的无知 东部战区 作家陈映真去世 tpp协议 薄熙来案二审宣判 廉政准则 去杠杆 贸易战 国家统计局数据库 社会抚养费 熔断 辅仁药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