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康菲中国补漏记

2011年09月13日 14:42 财新记者 王小聪 宫靖 张岚

一家成熟的外国石油公司为何在中国进退失据,表现异常

  1994年,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和中海油签署合同,获得了渤海湾某一块区域的勘探权。在历时五年多的勘探后,康菲中国发现了今天被称作“蓬莱19-3”的海上油田,也就是目前中国最大的海上油田。此后的十年间,这片蕴藏着丰富石油资源的海洋,不仅给康菲中国和它的合作伙伴中海油,带来了可观的财富,也在一场溢油事件后,默默地把真相呈现出来。

  2011年6月21日,一条微博引发了众多网友的关注。“渤海油田有两个油井发生漏油事故已经两天了,希望能控制,不要污染”。虽然这则短短的消息,很快就被删除,但是长期以来,海洋污染无法获得赔偿的事实已经让普通人的神经分外敏感。在媒体的追问和网友的爆料下,一桩海洋溢油事件浮出水面。

  财新《新世纪》周刊记者王小聪:具体是说它有B平台和C平台的漏油事故,B平台漏油事故是6月4号发生的,C平台漏油事故是6月17号发生的。

  王小聪,财新《新世纪》周刊记者,报道领域:能源、产业。代表作有《渤海无人负责》、《中石油苏丹考验》、《华能新能源背水上市》。

  财新《新世纪》周刊记者王小聪:最先康菲是认为,这是一个天然的比较不可抗力,其实不是它人为的失误,但是后来这个调查组认为,是因为它这个作业是有问题的,没有进行分层注水,而这是B平台的原因。然后C平台的原因是因为康菲在它打了一口我们专业的叫岩屑回注井。它在打这个井的时候打不下去了,它就把这个井擅自往上提高,没有按照原来的计划继续往下打,所以它在把那个岩屑回注的过程中,造成了地底油藏压力过高。同时在旁边打了一口叫C20井,就是出事的那口井。

  海上油田溢油、漏油,甚至像英国石油公司那样更为严重的海底输油管道爆裂,对石油公司来说并不新鲜。在目前技术尚不能完全避免海洋石油污染的情况下,石油公司理应有一套成熟的处理机制。处于外围的监管、法律部门也应当具备相应的反应能力。然而,事情的发展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2011年7月1日,沉默许久的康菲中国和中海油先后开腔,声称已经控制了渗漏点,油膜回收基本完成。但事实上,7、8两个月份后续又有原油溢出。不仅如此,康菲中国和中海油在漏油面积、溢油总量这两个问题上,提供的事实和中国国家海洋局提供的数据相去甚远。在信息披露的问题上如此拖沓、反复,康菲中国的行径和它的母公司、全球第五大能源企业的品牌形象大相径庭。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王科峰:我想这个事情跟康菲中国有限公司的社会影响有关系,跟中国的立法和行政执法状况有关。

  王科峰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王科峰:首先国家行政机关没有让它强制披露信息,作为海洋主管部门,因为现在技术手段特别先进,飞机、卫星每天巡游,都可以发布。包括目前信息披露,国家海洋局又认为是康菲公司首当其冲,但是在我看来,中海油公司也是责任方,为什么这样说呢?首先法律依据国务院有关防止海洋共同建设项目污染损害、海洋管理条例规定,再一个可以参照矿产资源法。

  在1994年康菲中国和中海油的合同中,双方权益归属规定为,康菲中国享有49%的权益,中海油享有51%的权益。就是这49比51的权益划分,让“蓬莱19-3”油田发生溢油之后,两家公司一时间都有理由拒绝走向前台,成为众矢之的。

  在6月4日第一次溢油事件发生后,康菲中国通知了中海油,通知了国家海洋局,但没有通知资本市场,也没有通知渤海海域的渔民。按照康菲中国的说法,它们这么做是遵循了国际惯例,通知渔民是当地政府的责任。而在此后两次仅有的发布会上,康菲中国对事故原因和污染影响都讳莫如深。

  财新《新世纪》周刊记者王小聪:很多问题,它可能觉得中海油在处理政府关系、在处理媒体关系上是更有手段,所以它可能认为中海油应该去做这个事情。但是,中海油的高层在8月底在香港开中报的时候,香港媒体也反复问它们这个事情怎么样,中海油说,今天上午康菲开了发布会,你们去听它那个发布会,中海油在这个事情上也不太愿意出头,所以两边都寄予对方能不能出头,但它们都不出头,所以这个事情导致大家都会觉得拖得很久。

  按照中国的法律,溢油事件的法律责任由作业方承担。这就是说,这次渤海溢油事故的法律责任应该由康菲中国来承担。随着溢油事件逐步发酵,国家海洋局扛起了追查油污污染损失的大旗。甚至在9月7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彻查渤海溢油事件也被提上议程。康菲中国的处境似乎变得不妙起来。

  美国休斯顿时间9月6日,康菲中国的母公司美国康菲石油公司宣布,就“蓬莱19-3”油田的溢油事件设立基金,用来承担相应的责任和提高渤海湾的整理环境。其实,作为一个老道的国际石油公司,康菲中国已经购买了很多保险。一旦赔偿发生,这些保险公司理应也会加入到赔偿中来。而对于康菲中国来说,真正重要的,还是来自石油的财富。

  财新《新世纪》周刊记者王小聪:这个“蓬莱19-3”是99年发现的,然后02年一期就开始投产了。大概这个合同在2012年,就是明年的时候,康菲可能会不会再作为作业者进行作业,它继续享有权益,但是它不会再作为作业者,所以业界的人认为,康菲可能是想2012年之前多采油。我们说那个C平台,它打一口注水井,其实也是为了提高采收率,去打那口井。康菲的态度其实想从这个油田里采越多的油越好,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有一些心切吧,我认为这个事故可能有一些人为的因素。

  作为中国最大和产量最高的海上油田,“蓬莱19-3”油田的产量,只占康菲石油全球产量的3%,而对于康菲中国和它的大股东中海油来说,蓬莱“19-3”是不可缺失的重要部分。今后,不管是溢油事故的赔偿还是就目前的产量再加大产能,都直接关系到这两家公司的切身利益。因此在海洋污染防范治理的问题上,仅仅靠两家公司的自律,恐怕是不够的。

责任编辑:吴鹏 | 版面编辑:冯仁可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三年自然灾害 雷洋案尸检 中央政治局 粤传媒 12306网站 贯彻新发展理念 郭瑞民 周浩 prl 收官 负面清单 五大战区 社会抚养费 非法集资 商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