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通行证:
沈明高:如何发展资本市场
2011年11月16日 07:23
要给投资者以信心、重视理财需求、改造股市、发展债券市场

  花旗银行中国研究主管、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 沈明高:

  我到新加坡,有些客户就跟我讲,我们投资中国可能看的是十年的时间,但是我们现在的能见度是多少呢?我不知道,可能是三个月,在这样的能见度下,你让投资者投资中国是比较难的。现在我们看到经常有些投资者抱怨说我们经常看好中国,我们一直是中国的长期投资者,但是我们发现现在越来越困难说服我们的客户投资中国,因为我们的客户如果说中国要硬着陆,客户的客户本身就很难再投资中国。经济也是同样的道理,外部投资者担心比较多的是硬着陆,因为他们看到很多问题,觉得这些问题看不到答案,所以感觉有硬着陆。

  企业这块,要不要分红,企业的体制到底是什么样,它的目的就是为了圈钱,还是为了投资的回报等等,这些方面是个信心的问题。如果这个信心的问题不解决,我们的政策框架还是一个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方式,等着问题出现以后才处理的方式,对于股市投资来讲,对于其他投资来讲是不利的。我担心出现一个可能性,劣币驱除良币,投机者留下来了,很多投资者离开了。

  第二,刚才大家都谈到金融市场的功能,有融资功能、资源配置效率功能,我想强调还有一个重要的功能,就是理财的功能。这个功能在中国一直被忽视了,我们现在的政策是基于30年前的设计,我们的老百姓都比较穷,没什么钱,理财的需求从来不是一个重要的问题。中国到目前为止,银行总的存款12万亿美元,美国整个银行总的存款只有8万亿美元,是我们比美国更富吗?不是,因为我们没有别的投资机会。据估计,全球的理财产品,资产规模大概是56万亿美金,中国理财资产规模大概是1.5万亿美金。可以想象到,我们现在的市场不能提供日益增长的理财需求。

  当中等收入也好,当老百姓收入增加一点之后,他把钱存在银行,我们是负利率,买房子不让买,买股票不敢买,在我看来,中国就一直缺少投资回报在5-15%的投资产品。我去温州问温州的老板,我说你们预期的投资回报是多少?他们说30%,这是最极端的,从过去一二十年来确实有一个高回报的预期。但是对于更多老百姓来讲,我觉得有个5-15%的回报,如果有这样的金融产品提供,这就是金融市场发展的一个目标。

  第三,多层次资本市场,一是股市,我现在比较担心的是,目前股市的行业结构就把中国结构调整之前扭曲的结构给固化了,我们的股市里银行占的比重特别大,本来是说要增加直接融资,但是我们让银行上了市,所以银行的间接融资占的比重进一步扩大,像H股,银行股占整个股市的比重50%左右。所以说只要银行股不涨,整个市场根本涨不上去。我们未来如果真要想发展一个直接融资或者间接融资平衡发展的规模,首先需要改造的就是股市结构,我不知道怎么改造,我们有更多的专家。要不然把银行的比重降下来,要不然把其它比重提高上去。这样的市场才是有前瞻性的,才能可以代表未来方向调整的股市结构。否则我们这个股市确实只能在低位徘徊。

  最后,债券市场,债券市场的发展说了至少十年以上,甚至更长时间,到目前为止没有取得长足的进展。我们的银行改革基本上告一个段落,银行改革本来在危机之前改得非常成功,后来遇到地方融资平台的问题,又需要进一步改革,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但是当银行体系改革基本结束的时候,我觉得债券市场驱动正是时候。债券市场的发展跟人民币的国际化,跟增加老百姓的融资渠道,跟提高整个资本市场的资源配置效率都是密切相关的。所以我们觉得债券市场的发展应该成为未来十年中国多层次资本市场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核心内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