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茅于轼:取消特权 发育市场

2012年04月18日 08:29 财新记者 霍侃 实习记者 林景熙

应把空间留给市场,计划只是个无法论证的愿景

  主持人 林薇:

  大家好,欢迎收看《记者采访录》,我是林薇。前不久,美国卡托研究所将2012年米尔顿·弗里德曼自由奖颁给了中国经济学家茅于轼。这家机构认为,“茅于轼是中国倡导开放和透明政策、个人权利和自由市场经济的先驱者之一,并在中国从计划经济向自由市场经济转型过程中贡献了自己的力量。”今天的节目中,财新记者霍侃对话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探讨中国市场经济面临的重要问题。

  现年83岁的茅于轼,早年受家庭熏陶,成为一名出色的铁路机械工程师。对于50岁后转攻经济学领域的决定,他曾说道:“我有一个特别强烈的愿望,就是使得我们国家富起来。后来我发现,国家更需要经济学,于是开始转向。”如今,茅于轼已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经济学家之一,著作《生活中的经济学》与《择优分配原理》获得了广泛的国际认可。

  本期节目中,茅于轼分享了对自由市场经济的理解,并认为目前中国市场自由度不够,受制于特权与计划;这正是他努力去改变的地方。

  财新记者 霍侃:

  首先祝贺您获得米尔顿·弗里德曼自由奖。我看卡托研究所的颁奖词,讲到您是致力于推动个人权利和自由市场经济,并说您在中国从计划经济向自由市场经济转型的过程中,贡献出了自己的力量。想请您详细地谈一谈您对自由市场经济的理解?

  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 茅于轼:

  是这样,经济学里面最基本的一个道理是,自由交换能够产生财富。只要是平等自愿的自由交换,它一定有财富的产生。那么怎么能够有自由交换呢?那就需要有一个平台。这个平台,人跟人的财产、生命得到保障,而且有自由选择的权利。其实这就是市场经济。市场经济是最能产生财富的一个制度。过去认为计划才好,市场不好。经过这么多年的实践,已经完全证明了,市场经济能够创造巨大的财富。

  一个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全世界最近200年财富极大地增长,比人类过去几千、上万年所创造出来的财富总量增加多少倍。200年里面发生的事。为什么发生?就是用了市场的道理。上个世纪初到上个世纪中后叶,曾经走了一个弯路,认为计划经济好,后来证明是不行。中国的发展更进一步地证明了,自由交换是能够创造财富的。

  所以对自由市场的理解,就是人权得到保障,生命、财产得到很好的保障,有选择的自由,没有特权,公平竞争,财富就创造出来了。全世界都一样,不管哪个国家。

  我当工程师的时候,特别对于最优化的问题有兴趣。最优化就是数学规划,数学规划里,研究一些事情怎么做到最好。用什么方法把这件事变成一个数学模型,然后求它的最优解。

  我举一个例子,十字路口红绿灯,红灯开多久,绿灯开多久,这都不是随便定的,要用数学规划把它解决出来。最好的一个解呢,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等待时间之和是最小的。这个就是目标。其实这也是个资源配置问题,就是东南西北通过能力怎么分配?经济学实际上就是个资源配置,效益极大化的问题。所以我从这个角度来研究经济学,通过数学规划的方法,就得出了择优分配原理。

  财新记者 霍侃:

  我看您这几年写的文章,对目前市场经济中出现的政策有一些批评,认为它违反了市场经济的规则。您觉得目前中国市场经济推进主要存在什么问题?

  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 茅于轼:

  中国市场经济从毛泽东时代到现在,有了最基本的变化,就是人有了起码的自由。比如说,毛泽东时候,农民是不许进城的,现在农民可以进城打工了。你想想,让他去种地,那个种地能产生多少价值?他到城里来打工,一个月挣好几千块钱,他在农村,一年也挣不了几千块钱。自由配置,就是我找一个最能够产生财富的路子去做。我也不一定打工,我开个小买卖、公司,我甚至于到外国打工。一自由,财富就出来了。

  所以中国取得成功的一个原因,就是走了市场的自由经济的道路。现在问题也在,我们现在自由还不够,也就是说,现在有特权。我有特权你就没有人权了,我的权利超过你的权利,我的自由超过你的自由,你的自由要为我的自由牺牲。财富创造就受限制了。

  所以经济学里的一个道理就是不允许有垄断,不允许有特权,这一点在中国经济是问题非常大。我们虽然改革了三十年,我们的人均GDP跟美国比还差得远。差那么多距离怎么改呢?还是老办法:自由经济,人权得到保护。现在我们有些企业家移民到外国去了,为什么?就是在中国得不到保护,在外国更安全一点。所以人权要得到保护。没有特权,公平竞争,财富就能创造出来。

  财新记者 霍侃:

  我看您在一篇文章中写到,担心中国随时随地都有可能重新拐回到计划经济体制中去。为什么会有这种担心?

  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 茅于轼:

  普通人的想法,都认为计划比市场好。为什么呢?市场是乱哄哄的,没有人指导,每个人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它一定有盲目性。有计划多好,大家都奔着一个目标,那一定是最理想的。这个想法也不算错。但是问题在哪呢?当然是要一个好计划了,如果大家都跟着坏的计划干,那就糟了。你怎么知道计划是好的呀?这是大问题。

  我反复反对的18亿亩耕地红线不许越过,道理也在这。你怎么知道18亿亩好呢,而17亿亩就不行吗?你能证明得了吗?证明不了的。如果你确实证明了,那我也很赞成,没法证明。只有市场自己去摸索,找出到底需要多少耕地。拿现在来讲,房价那么高,就是土地贵。土地为什么贵?土地供给不足。为什么供给不足呢?那条红线卡住了。现在粮价太低,国家要抬高粮价;房价太高,要压。土地应该拿来做开发地。不是多少亿亩,这是要资源配置。每块土地用得最好,人要用得最好。人尽其才,物尽其用;物尽其用就包括土地要尽其用。

  所以,相信计划经济的错误在哪呢?他认为,一定有一个好计划,恰好这一点是没有保证的。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判断这个计划是好还是坏,没有这个人。因此只有市场自己去试,到底需要多少耕地,市场会找出来这个数。所有的东西都这样,不光是耕地。我们要产多少煤炭,要生产多少电力,都有市场在那告诉你。东西缺了就会涨价,涨价就是不够了,你得生产。太多了落价,你要赔钱了就少生产。市场就这么解决问题的。

  刚才我们讲为什么现在房价那么高,粮价那么低,土地不对头。土地用得不对头。所以说,计划是很骗人的东西。它骗在什么地方?你总以为计划好,哪知道计划往往是不好的。我们市场有盲目性,也会造成损失,但没有太大损失。

  财新记者 霍侃:

  现在还有人认为可能计划会更好一些吗?

  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 茅于轼:

  不但现在,永远会有人相信计划,将来还会有人相信计划。因为我们说它是非常有欺骗性的一个东西。市场有很多毛病,总觉得要有个计划纠正这些毛病。我们主张要回归到市场,这个也是经济学反复证明的一点。现在世界上发达国家都不搞计划,都搞市场。

  主持人 林薇:

  这就是本期《记者采访录》的全部内容,欢迎下次跟随我们与茅于轼一起,探讨民间金融发展问题。我是林薇,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责任编辑:周勇 | 版面编辑:邱祺璞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医学生 阿根廷总统 五大战区 中债登 胡新娜 意大利公投将启动 地方债务 长江流域 薄熙来案二审宣判 银河证券 全国人大常委会 收官 中远集团 银监局 陈小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