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130年后的道歉

2012年06月29日 16:01

美国《排华法案》的兴废历程

  今年6月18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全票通过法案,为19世纪末、20世纪初通过的《排华法案》等歧视华人的法律表达歉意。这是130年来,美国众议院首次就1882年通过的《排华法案》道歉。对美籍华人而言,这是“历史性”的一天,让在美华人感到宽慰。

  1850年左右第一批华人赴美潮开始以来,华人、华工对美国社会做出了难以磨灭的贡献。在建设对美国有重要意义的太平洋铁路期间,有超过5000名华工参与,他们承担了大量的艰苦劳动。

  然而,美国第47届国会不顾华人为美国做出的贡献,在1882年通过《排华法案》,从各个方面限制在美华人,由时任美国总统切斯特·艾伦·阿瑟签署成为法律。

  这一法案将华裔定居者的移民和入籍程序冻结10年。美国国会此后数次扩大这一法案的适用人群,将所有华裔包括在内,每次都对华裔作出愈加严格的限制,其中包括禁止华裔的配偶和子女移民美国等。此外,法案还禁止华人在美拥有房产、与白人通婚、在政府就职、同白人在法院对簿公堂等。

  江权活,美洲同源会会长,第三代移民美国的华人,他对当年《排华法案》对华人的影响,可谓“感同身受”,因为他的母亲就曾因此被遣返回国。

  当时,由于《排华法案》的出台,有一种现象称为“纸儿子”,即通过伪造出生证明、以美籍华人子女的身份进入美国。他的母亲就曾尝试过这种方法。

  美洲同源会会长 江权活:

  她使用的是“LoLa·江”的身份。LoLa·江是我的姑姑,在美国出生。她年轻时回到了中国,当然这是另外一个故事了。她在中国去世但留下了一些书面材料。如果有人想用别人的材料去美国,我们就称之为“纸儿子”或“纸女儿”。我的母亲就是这样来到美国的。

  江权活说,母亲第一次赴美时,只有16岁。为了顺利过关,她像所有人一样,拿着坊间流传的“辅导手册”精心准备,以便回答好移民官提出的问题。

  美洲同源会会长 江权活:

   一个中国人来到美国需要进行哪些手续呢?当时并没有DNA,也没有指纹验证。所以移民官会做的就是提问题,做面试。像“你爸爸是谁”、“爷爷是谁”、“叔叔是谁”、“你家住哪”、“村子里有多少房屋、多少街道”、甚至“街上有多少只鸡”等等。做这些其实就是为了把你的资料、陈述与其他人的陈述做对比。如果发现其中有矛盾的地方,那么就证明你不是出生证明上的这个人。

  江权活的母亲并没有如愿以偿,在旧金山天使岛移民站滞留10个月后,美方发现,她所提供的资料有假,将其遣返回国。

  1943年,美国为了加强与中国的“二战联盟”,废除了《排华法案》,但始终未就此法案对华人道歉。

  得益于父亲在美军服役所享受到的优惠政策,江权活的母亲才最终于1947年,即排华法案废除三年后进入美国。但江权活说,很多人并没有这么幸运,要想进入美国,伪造出生证明几乎是他们惟一的方法。

  美洲同源会会长 江权活:

  如果一个家庭想团聚,他们惟一的方法就是,要么假扮成美国公民、要么就是以这种方式假扮成其他人。

  “纸儿子”现象对在美华人、尤其是第三代、第四代移民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创伤,因为父辈伪造身份进入美国的事实使他们甚至不敢在公开场合父子相认。

  自2010年起,美国华人全国委员会等一众华裔社团开始推动国会为《排华法案》道歉,此后展开递交请愿书、游说、起草道歉议案等一系列工作。2011年5月,赵美心等议员递交议案后,道歉案正式进入国会立法程序。同年10月,美国参议员率先以全票通过道歉案。至今年6月18日,这一法案又在众议院以口头表决形式通过。

  提出法案的华裔众议员赵美心说,她很荣幸能见证这样历史性的一天。而她的爷爷,当年也曾是《排华法案》的受害者之一。

  美国华裔众议员 赵美心:

  由于两党共同的努力,我们今天得以创造历史。今天是130年来,众议院第一次就为1822年签署的《排华法案》道歉进行投票。这一法案是美国历史上种族歧视最为严重的法案之一。

  美国华裔众议员 赵美心:

  今天是历史性的一天,对于在美华人是非常重要的一天。它展示出,种族歧视无法在美国社会立足,人人平等的许诺对每一个人都适用。

  法案通过后,众议院领袖纷纷表示欢迎。民主党领袖南希·佩洛西说,这一法案显示,不论种族,所有人都应得到公平待遇;国会亚太裔党团会议名誉主席迈克·本田则说,这一法案代表了一个机会,让美国社会能从过去汲取教训,有益民权和自由进步。

  一直在幕后支持、推动这一法案的华人社团也欢欣鼓舞。

  中国历史学会南加州南部主席 苏珊·迪克森

  有些人很高兴能有这种机会给对此事有反对意见的人受到教育的机会。人们知道这事会发生,因为有像我这样的人在唐人街工作。然而,很多人都没有听说过排华,但在这段时间里给很多人带来了深远的影响。”

  南加州中国历史学会的成员 芬顿·范:

  它是一个道歉,但是依然没有完整地、充分地履行。

  美洲同源会会长 江权活:

  国会能够回顾历史,承认它做错了,说我们可以以某种方式铭记、认可、甚至赞赏当时人们的做法。国会能够在正视历史的同时,赞赏那些曾经伪装身份的父母们,这一点是非常非常有意义的。

  美洲同源会会长 江权活:

  这次法案的重要性在于,它确认了,华人应该为他们为建设美国所付出的努力得到赞许与答谢。

  目前,全美华人已突破400万人,是亚裔移民中的最大族群。从1882年美国国会通过“排华法案”,到今天由美国国会正式对此作出道歉,期间已经相隔了整整130年!有多少因这个不公平法案而受到伤害的华人已经听不到这声道歉了。但这次的道歉表明,美国国会正式承认了针对华人的这一段丑陋的历史,承认该法案侵犯了华人的人权,因此,这一声迟来的道歉依然显得弥足珍贵。

  感谢收看,我是许菁,再见。  

责任编辑:周勇 | 版面编辑:李禹谖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银监局 交易商协会 黄坤明 中宝投资 埃博拉病毒 炎黄春秋网 罗姆尼 股灾 极右翼 阿根廷总统 曾荫权 内蒙古银行 政法委书记 资本充足率 李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