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铁矿石还能重回长协价吗

2012年08月01日 11:57

市场供需发生逆转,金融资本力阻长期定价

  再来看看钢铁行业,我们前不久关注了国内钢铁行业陷入全面亏损的消息。受到原材料和需求两边不利条件的夹击,钢企的日子着实不好过,像武汉钢铁今年都开始建设养猪场了。不过毕竟主业要紧,需求的改善没法解决,钢厂们把更多心思放在了原材料铁矿石上。

  近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张长富公开表示,正在就重新回到长期协议定价模式与国际矿商展开谈判。

  铁矿石价格的长期协议机制始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由全球重要的钢铁企业和铁矿石生产商每年进行一次广泛谈判,确定下一年的基准协议价格。然而,这个体系在2008年下半年开始分崩离析。由于当年铁矿石最低现货价格仅为长协价的一半,面对价格的严重倒挂,中国钢铁企业选择拖延进口长协矿而购买现货。

  这一波大范围违约让国际三大矿山淡水河谷、力拓和必和必拓对长协机制失去了信心。从2010年4月起,三大矿山强硬地用季度定价取代了年度长协价。

  主持人:

  今年以来,中国钢铁业出现全行业亏损,企业经营压力不断加大,重新回到长协价机制成了国内钢企和行业协会的讨论议题。那么这个想法有没有实现的可能呢?今天来到演播室和我们一起探讨是“我的钢铁网”资讯总监徐向春先生。你好,徐先生。

  目前,我们国家的钢铁业处于全行业亏损的状态,同时,国内的钢企也在寻求重新回到长期协议价格机制的道路,您觉得这样的情况反映出了什么问题?

  “我的钢铁网”资讯总监 徐向春:

  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处于一种缓慢的复苏,中国经济目前也是处于调整过程中,钢铁的需求明显减弱,现在,不仅仅是中国的钢厂,包括全球其他的钢铁巨头,目前都面临着需求疲弱而成本居高不下,这个成本居高不下主要是体现在铁矿石,因为铁矿石占钢材生产成本超过40%以上。那么,我们现在就看,产品的价格卖不上去,而居高不下的成本又无法向下游转嫁,导致钢厂出现亏损的局面。

  主持人:

  所以就是说现在钢铁企业的日子是比较难过的,全球范围来说都是这样一个情况。我们知道,三大矿商现在采取的是季度定价的方式,甚至力拓还推行了铁矿石按照市场需求进行月度定价的方式,但是,很多钢铁企业提出,希望回到长期协议价格这样的机制中,比如说像韩国的浦项制铁在内的一系列企业。您认为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我的钢铁网”资讯总监 徐向春:

  首先,钢铁行业目前处于一种微利或者亏损的局面,如果要改变这种状况,从成本来讲就希望成本能够稳定,或者成本能够下降,来降低成本的压力。最近十年以来,矿石的供应在一直是供不应求,到目前为止,开始出现一定程度缓和的局面。钢厂一方面迫于自身经营的压力,另一方面又感觉到市场开始出现一些转机,这时候就提出能不能把以前的长协定价的机制重新回归,如果回归的话,对钢厂来说它的成本相对就能够稳定下来,对于它的生产经营决策和它的盈利状况都会有一定的帮助。

  主持人:

  那这样的话,我们就要看看过去发生过的事情,比如说2009年,金融危机之后,中国钢企出现了对长协合同大规模违约的现象,因此在一定程度上挫伤了三大矿商的信心,现在就有一个问题了,既然在今天希望恢复长协定价机制,那么为什么当初会对长协进行拖延的态度呢?

  “我的钢铁网”资讯总监 徐向春:

  从长期定价转向季度定价或者月度定价,这确确实实是最近几年里发生的一个巨大变化,尤其在2009年是个转折点。由于金融危机刚刚过去,大宗商品价格纷纷暴跌,使得现货价格和长期协议的价格出现了倒挂,钢厂可能是出于减轻短期经营压力的考虑,当时首先要活下来,然后再考虑将来如何活,在这个时候一部分钢厂就放弃了长协的定价而转向了短期,这对于三大矿商来说应该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因为最近几年,他们一直希望把长期定价的机制转向短期的定价,甚至是现货价。

  主持人:

  这是三大矿商一直希望看到的一个局面。但是在当时可能短期定价的价格是偏低一些的,对于钢铁企业更合算一些。那么到了这个时候,您刚才也提到了,三大矿商他们是希望看到这个短期定价的局面的。那么,在您看来,三大矿商不愿意回到长协定价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我的钢铁网”资讯总监 徐向春:

  应该来说还是追求利润的最大化,它之所以要抛弃长期协议是因为从2003年以来,可以大致看出,现货价格和长期年度价格相比都有一个比较大的升水,也就是现货价格大大高于长协价格。那么,作为卖方的三大矿商来讲,它可能感到这个价格卖得低了,利润受到影响,对股东没法交代,所以,他们就有这么一个动机把长期协议价缩短,甚至是抛弃。

  主持人:

  现在,中国钢企希望引入更多的独立矿商,来降低三大矿商在中国钢铁市场上比较高的份额,您认为这样的做法对中国钢企争取长期协议价格的愿望能起多大的作用?

  “我的钢铁网”资讯总监 徐向春:

  供应渠道的多元化有利于打破三大矿商的垄断地位,但是,能不能加强谈判地位、回到长期协议,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市场的变化和各方的博弈。金融资本是不愿意看到长期协议的,它会采取各种手段使铁矿石现货化和金融化,因为从其他商品市场的发展来看,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进行博弈的话,往往金融资本会获胜。

  主持人:

  所以您的意思是金融资本在这当中起到的作用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要更大。

  “我的钢铁网”资讯总监 徐向春:

  要更大,要大得多。而且现在铁矿石的金融化已经是初见端倪。我们看在境外有掉期的铁矿石的品种,金融资本已经参与其中,而且国内的一些钢厂和一些贸易商也在从观望向逐步尝试参与其中。

  主持人:

  那在这样一个多方博弈的情况之下,你认为重回长协有没有可能,如果有的话,可能性有多大?

  “我的钢铁网”资讯总监 徐向春:

  如果有的话,我想它也不会完全回到以前的长期协议机制,它可能会变一种方式,或者说拿出一定比重的矿石做长期协议,将来的市场可能会发展成既有一定量的长期协议,又有现货矿,又有金融定价等等。

  主持人:

  那么,如果无法回到长协价机制,主要的原因是出在哪里?

  “我的钢铁网”资讯总监 徐向春:

  我想是出于矿商和金融资本,同时还有一部分的贸易商。最大的支持者是钢厂,但是钢厂只是市场参与者之一,尽管它是最终的用户,但是中间环节上它的影响力是有限的。

  主持人:看来,虽然铁矿石的市场环境已经不同于昔日,但三大国际矿商也有足够的资本让他们拒绝让步。重回长协的这场博弈将会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也希望各方在博弈的过程中都能变得更加理性和成熟。

  

版面编辑:李禹谖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私募债 做市商 丰城电厂事故 中科招商 诚通集团 中债登 sdr 内蒙古银行 邮储银行行长 张进 朝鲜核试验 tpp协议 阿根廷总统 中信保 存贷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