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中国经济“体检报告”

2012年08月20日 12:15

经常账户顺差走势上,IMF认为中国消除外部不平衡的内部基础不足

  主持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组织章程第四条款明确了IMF对各成员国进行双边监督的职能。据此,IMF通常与成员国每年举行一次磋商,称为第四条款磋商。今年,IMF工作组在中国完成调研后,发布了最新的对中国经济的年度“体检报告”。

  7月底,IMF公布了2012年度对中国第四条款磋商(Article IV)的结果。IMF认为,尽管全球不利影响在增加,但中国经济正在实现软着陆。2012年中国经济增长将放缓到8%左右,通胀将下降到3.5%。

  IMF特派中国团长 马克斯 罗德洛尔(Markus Rodlauer)中国经济增长正在放缓,但政策已经转向了保增长。这很重要,因为中国也受到了欧债危机的影响,欧债危机影响了所有人,中国也概莫能外。但总的来说我们还是对中国很有信心,中国经济正在软着陆。从中期来看,中国经济的潜力是巨大的,但为了实现这些潜力,政策需要有所转变。依赖出口和投资的政策,在过去曾经很成功,但现在需要向内需型经济转变。

  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 朱海斌:

  目前中国经济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企业的利润率现在在下降,利润率从官方数据来看,四五月份相对于去年同期的利润率一直是下降,而且下降幅度一直是越来越大,造成的一个直接问题是由于利润率下降以后,企业缺乏投资的意愿。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 林毅夫:

  我再次强调,我认为中国再维持20年每年8%的潜力是存在的,如果把这个潜力发展好,日本在51年的时候,它的人均收入是美国的21%,到71年的时候就达到1万美元,达到了美国的60%,我相信如果把这个潜力利用好,那么中国到2030年,人均收入也应该有可能达到美国的一半,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

  IMF特派中国团长 马克斯 罗德洛尔(Markus Rodlauer):

  从基本面上看,过去10年中国房市有过3个周期。现在必须减少这种房市从繁荣到崩盘的周期,所以金融改革就很重要,因为人们可以将储蓄投资到其他领域,这样投入房市的钱就少多了。

  对外界颇为关注的人民币汇率问题,IMF表示人民币低估程度已减轻,目前属于中度低估,这反映了对经常账户的重新评估、国际储备积累的减缓以及过去实际有效汇率的升值。

  IMF特派中国团长(Mission Chief in China) 马克斯 罗德洛尔(Markus Rodlauer):

  另外我要强调,你用你的工资能买到的商品总量,也会因为通胀而减少,这就是为什么政府需要制定政策,对过去几年形成的通胀进行降温。

  主持人:

  相比于去年的第四条款磋商报告,最显著的一点是IMF不再认为人民币汇率“严重低估”而是“中度”或者“有限”低估。虽然对中度低估,中国政府还是有保留意见的,但双方的分歧明显减小了。但还有一点一直没有太大的一致,就是对中国中长期内经常账户顺差占GDP的比例,中国认为会维持在3%以下,而IMF认为还会再抬头,升到4%以上。对于这个问题我们今天特别请到了财新传媒国际评论员李增新。

  主持人:增新,你觉得为什么对经常账户顺差占GDP的比率的分歧一直会存在呢?

  李增新:对,其实两边是从不同的角度出发, 也遵循了不同的逻辑来考虑这个问题。我们中国政府或者说央行一直认为,因为你看,2007年的时候我们的经常账户顺差占GDP的比重还有10%,就是两位数以上。那么到了2011年就是去年的时候已经降到了2.8%,到了今年上半年已经是2.3%。也就是说我们的再平衡过程是一直在继续的。那么即便将来有一天外需起来了,世界经济变得更好了以后,有可能会抬头,但是中国还是认为会维持在国际外部平衡标准4%的线以下。

  但是从IMF的角度,他实际上是从一个更长的周期的角度来看。因为他实际上是看出来了,你中国的外部不平衡在缩减,但是你的内部不平衡实际上是加剧了。经过这个四万亿的投资,这个刺激计划以后,那我们看投资实际上在GDP所占的比例占得更多了,国有企业的优势、国有企业的垄断实际上是更加强了。那么在国民经济收入分配的当中呢,个人、政府和企业的比例失衡也在加剧。而且在危机之前就爆发出来的过剩产能也并没有因此消除。那么也就是说,你并没有具备一个真正实现平衡的基础。当世界经济变得更好,外需走强的情况下,因为你中国的产能还在那里,到那个时候很有可能别的国家是接受没有这么大的能力的,只有中国会去生产更多的东西,那么很有可能中国的外贸顺差和经常账户顺差有可能再扩大,这是他的观点。

  主持人:还有一个问题,就现在中国有资本外流或者说“外逃”这样的问题。我们知道,央行公布的数据是上半年的金融资本的外流就达到了200亿美元。现在坊间又有说法说很多企业所谓的“走出去”其实并没有实体的投资,他只不过是把人民币换成美元了,现在你看整个金融资本外逃的情况有多严重,这种风险要怎么来防范呢应该?

  李增新:首先其实,资本外流并不是说这些外汇流出中国国境,而是说他反映在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上外汇在下降。那么这当中其实有一个趋势就是藏汇于民正在加大。我们看,今年上半年的时候我们收付外汇顺差大概是700多亿美元,结汇的顺差大概是200多亿美元,这当中就相差了500亿美元。另外,上半年居民和企业在金融机构的外汇存款增加了1300亿美元,也就是说,居民和企业,大家更多地愿意持有美元而不是人民币。

  当然,这之后也反映出了一个现象就是说总体上大家还是看涨美元看贬人民币的。那么,说到金融风险的防范呢,实际上我们从亚洲金融危机上就能学到很多经验。首先一点就是,尽早地去实现浮动汇率。因为我们知道,虽然说没有外汇储备可以说一个减震剂或者说像一个保险似的东西,但是如果你通过外汇储备的减少来稳定或者说控制你的汇率,那么实际上你就更加地促成了这种资本外流。因为大家都会想我先去换成外汇那么我实际上是占便宜了。那么这一块有些人的计算是,我们有可能后面出现每个月外汇储备净减少1000亿美元的这种局面。那么我们知道我们现在的外汇储备大概是3万亿美元,如果按照这样的速度的话,那实际上是非常快就会把这个外汇储备清空的。

  主持人:在过去的两三年里,差不多是对中国经济,国际上一片的唱多的声音。那现在可能唱多和唱空的声音各占一半。那现在是不是国际上对中国经济的这种信心,也到了一个说分水岭或者说拐点的时候了?

  李增新:像IMF这种比较乐观的机构,其实他有这么一个观点,就是说中国经济的下滑实际上跟政府主动调控有很大的关系。或者说,政府自己主动地踩了一脚急刹车,但是对于这个观点实际上我们是有分歧的,有人是同意的有人不同意。如果你不支持这样的观点,实际上你就是在说我们的私有部门、我们的民营经济,没有能力起到推动整个经济向前增长的这么一个态势。而如果你同意这样的观点,下一个核心的问题也就是由政府来推动的经济到底能维持到什么时候。政府有没有一天他会没油了没有这样的力气了?

  那么,不管你同不同意这种观点,都反映出一个问题,也就是说,政府来拉动这种经济,政府对经济的干预时间越长力度越大,那么实际上你越是扼杀这种私有部门经济的活力的。这也就是为什么IMF他认为,中国经济最大风险实际上还在于,经济结构调整的失败。

  我们说现在外资流入的压力在减小,那么通胀的压力也在减小,这实际上是为我们的政策打开了调整的这么一个空间。那我们刚才说的,央行的货币政策和汇率政策,实际上从去年开始改革就在不断地推进,就在藏汇于民。那么从财政政策这一块看,我们至少到今年为止,比较好的一点是,到现在还没有再推出像2008年那样大规模的财政计划。但是,我们想他能不能更进一步,财政政策这一块能不能实现藏富于民?也就是说,对企业和个人减税,真正激发他们的投资和消费的意愿,让他们真正来推动我们的经济增长,而不是靠总是政府来踩油门,政府来驾驶这个。

版面编辑:李禹谖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资本充足率 华润银行 穆斯林的无知 px项目 sdr 转移支付 朝鲜美女 薄熙来二审维持原判 tpp协议 私募债 熔断 做市商 非法集资 二胎政策 朝鲜核试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