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真正的碳交易还有多远

2012年09月25日 16:03

试点指向全国统一市场,合理价格仍待发现

  今天的最后一个话题,我们来关注碳交易。继北京、上海之后,今年9月11日, 广东省正式启动了碳排放权交易试点。接下来,湖北、重庆、深圳等省市也将纷纷加入到碳交易的行列当中。

  通俗的来讲,碳交易就是买卖二氧化碳的排放权。随着气候问题成为全球焦点,碳交易作为一个年轻的交易品种正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碳交易市场的主体是排放二氧化碳的企业。如果有两家火电厂的碳排放水平不同,排放较少的电厂就可以通过交易市场,把自己多出来的排放额度出售给排放多的电厂。这可以激励企业降低排放水平,保证总体上节能减排的效果。

  2009年中国政府承诺,到202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的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到45%。推进碳交易无疑是实现这个目标的重要推动手段,按照国家发改委的部署,今明两年,北京、上海、广东等7个省市会启动碳交易试点,并最终指向一个统一的全国市场。

  主持人:作为节能减排的重要一环,碳交易市场在中国已经有了多年的规划和筹备。已经出台的试点方案和细则,能够真正地激活这个市场呢?今天我们请到演播室的是这方面的一位专家,洲际交易所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黄杰夫。黄先生,你好!

  黄杰夫:你好,主持人。

  主持人:那么,这七个试点的地方他们各自有哪些比较大的亮点或者说有何特点,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

  黄杰夫:因为我没有参与到这七个地方的这个试点的这个设计,但我从公开的这个报纸和电视,公开的媒体报道当中的话可以看到的话呢,这几个地方主要的方案的设计都是围绕当地排放大户,当地排放大户那肯定是重工业,包括制造业、包括电力行业、水泥行业,这些大型的排放企业、机构,这是一点。那我觉得话呢,对他们这些企业的排放的话呢有一个量上的一个计划、规划、限制,这个就是说碳交易很重要一个前提,要有一个总量的指标。那接下来的话呢,可能各地的话呢,都有一些配合交易都会产生一些环境能源交易所,能通过这个交易所的这种社会化的这么一个平台来希望能够产生一个比较合理的价格发现机制。

  主持人:您刚才说了这么多,可能在普通人听来,我要建立这么多东西,然后我还要给我自己的企业设一个限制,好像是给自己戴上了一个发展的“紧箍咒”,那么现在我们却看到了很多省份表示愿意积极地参与到这样的一个碳交易的环节当中来,那么这些省份他们是出于一个什么样的考量呢?

  黄杰夫:现在的企业和三四年以前的企业(不一样)。随着国家“十二五”的这个规划的推出,特别是对于能耗和这个二氧化碳排放强度,就是单位GDP的二氧化碳排放这个指标的规定的出台,随着“十二五”。比如说“十二五”,按照国家的规划,整体的二氧化碳排放强度在这5年,强度要下降17%,这个指标已经出台了。那这个指标出台,对于比如说我是湖北的电厂,或者对于我是广东的水泥企业,对我来讲最大的一个需要考量的风险那就是说刚才我讲到,以前我排二氧化碳,在生产工艺当中要排二氧化碳,排了白排,不排白不排,现在有一个限制了,那我这个限制说到底那就是说,到了“十二五”末或者在“十二五”的每年的年终,或者“十二五”最后一年,2015年12月31号国家要跟我算账。

  主持人:也就是说与其我们等着它到来不如我们去迎合它,先给我自己具备了这样一种条件,然后我自己来适应这样一个环境。我们看到我们的第一步已经迈出来了,9月11日广东是已经开始了碳排放权的交易试点,当天是4家的水泥行业的企业购买到了配额,交易的价格是每吨60元,那么这里面就是两个问题了,第一个问题就是水泥行业的配额认购和新增产能的上马这个绑定在一起,您怎么看待?

  黄杰夫:您刚才在问题当中提到60块钱人民币,具体的这个过程我不是太清楚,但是我可以举一个我们加州这个例子。加州有些电厂、有些水泥行业、化工行业重型排放企业,它到明年12月31日都要算账,经过第三方审计的碳交易的义务,合规的业务。虽然是2013年1月1日开始,但是我们洲际交易所从2011年8月29号开始做了第一单加州强制碳市场的远期交割的远期的这么一个合约,那也就是从2011年到现在,一年多,13个月吧。在这13个月当中的话呢,虽然碳交易本身并没有上线,但是这个金融市场、交易主体,包括一些所谓的流动性提供商已经在这个市场运作碳交易指标,配额指标的二级市场。如果说价格信号的产生是在流动性很差的基础上,甚至没有流动性基础上产生的价格,这样的碳价格一定是不真实的碳价格。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是这样的,我们看到远景目标是先建立一个统一的全国的市场,然后再和国际市场来进行接轨,那么您觉得这个远景目标离我们有多远?

  黄杰夫:我觉得如果说让我算卦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个数据了,但是的话呢,我觉得可能算卦一般人都算得不准,我觉的其实我也讲过一个观点,我觉得有三个因素可以观察,我认为比较重要的三点因素,作为碳市场未来一个探索:

  第一,所谓从上到下和从下到上的汇合,现在我们七个试点地区,基本上从下到上。那从上到下呢,我觉得这个意思就是说,虽然现在有七个地方的试点,但是我听过一些专家也告诉我,可能有一些专家在提出就是说未来这七个试点之间怎么联动。

  第二,可能就是说,从交易本身,可能是从现货市场一级市场到二级市场,到整个流动性的逐步的培养,在加州可能用了一年的时间,那我们这个七个省,七个碳交易试点地区这个流动性怎么培养,那需要金融企业和我们现有的气候变化行业、能源行业对接。这是第二个汇合。

  第三个汇合的话呢,那可能就是说,刚才我讲了,我们虽然在国内交易,未来可能有,刚才您也提到,可能是有航空的问题,航空碳交易的问题,怎么样在中国的本土市场上来把这个航空企业怎么参与碳交易,以及通过中国的实验怎么将来和中国以外其他的地区来进行对接,包括我刚才讲的碳的第三方抵扣指标这些标准,国外有很多标准,国内也有很多标准,有的是CDM体系之内的,有的是CDM体系之外的,那么这些标准是不是能够有一个境内境外的一个融合。

  通过市场手段来发掘价格,增加流通,建立一个高效的碳交易市场的方法,可以说和其它的商品市场别无二致。想要知道中国的碳交易怎么样来最大化程度地发挥作用,我们得在接下来密切地关注各地的试点情况。  

版面编辑:李禹谖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澳大利亚选举 深化改革 资本充足率 秦晓 东部战区 银河证券 引力波 sdr 张进 政法委书记 阿根廷总统 银监局 上海人口 农地改革试点总结 高澜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