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中国需要包容性增长

2013年01月07日 16:01 财新记者 胡舒立 李增新 戈扬

世行行长金墉解读《2030年的中国》报告,城镇化是中国未来的重要战略

  主持人 张媛:

  2030年的中国是什么景象?真能如世界银行的报告所描绘的那样成为一个现代、和谐、有创造力的高收入社会吗?在达到这个目标的过程中,中国经济面临的真实挑战是什么?有没有可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中国未来的战略选择是什么?带着这些问题,我们专访了世界银行行长金墉。

  金墉,世界银行行长。1959年生于韩国首尔,5岁时移民美国,后毕业于哈佛大学,获得医学和人类学博士学位。金墉是首位担任常春藤名校校长的亚裔,还曾在世界卫生组织就职,拥有20多年的国际扶贫经验。2012年7月1日起,金墉担任世界银行第12任行长。

  世界银行创立于1945年。其最初的使命是帮助在二战中遭到破坏的国家重建,如今它帮助的对象是全球的发展中国家。世行通过向这些国家提供优惠的贷款和技术上的支持,来帮助它们消除贫困、实现可持续发展。中国自上世纪80年代重返世行以来,在资金和技术等方面获得了世行的支持,推动了经济的高速发展。

  今年3月,世界银行与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联合发布研究报告《2030年的中国》。这份里程碑式的报告,建议了中国未来发展的六大战略方向,城镇化是重中之重。

  财新记者 胡舒立:

  过去世行一直致力于帮助中国在多个领域进行机构建设和改革,展望未来,世行下一步在中国的工作重心是什么?

  世界银行行长 金墉:

  我们世行的这次中国之行,又加深了彼此之间的关系。双方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准备建立一个传播知识的中心。我们要着手的第一个主题就是城镇化,这不是简单的城市规划。城镇化当然包括传统的问题,比如首先要考虑的交通。同时,我们还会着手教育、医疗保健、社会保障等方面,这些都是未来建设大都市——包括中国政府致力打造的绿色城市需要解决的。

  财新记者 胡舒立:

  我们知道你此行会见了中国国务院副总理,会谈的时候也提到城镇化。我了解世行非常关注城镇化问题,那么你对中国新一届政府有什么期待吗?

  世界银行行长 金墉:

  同李克强的会面令人鼓舞。他非常清楚《2030年的中国》这份报告,鼓励我们撰写下一份旗舰报告。下一份报告就会聚焦城镇化问题。李克强对我们说得很清楚,他希望立刻开始。这份报告不仅会给中国提供新的视角,我们还希望通过搜集、分析中国经验,给世界各国提供有益的战略性文件。世行与中国的关系正日益深化,城镇化这个问题上,中国下一任总理自身就很关注,他呼吁我们采取一些更大胆、有抱负的行动。

  财新记者 胡舒立:

  你能否谈谈“产业政策”呢?因为中国的一些产业发展迅速,可能受到了所谓的“产业政策”的影响,而《2030年的中国》对这种产业政策的做法,在总体上并不否定。但这些模式是否也适合其他的发展中国家?

  世界银行行长 金墉:

  历史上,我们看到很多国家从强有力的产业政策转向更加注重市场导向的增长。这当中我最了解的是韩国。对于韩国经济增长有很多种解读,但是我认为最主要的一种解读是韩国确实有过产业政策,但存在的时间相对较短,很快就转变为更加偏向市场的体系。另外,即便是在韩国实施产业政策的时期,它也鼓励国内企业竞争,大的商业集团不得不相互角逐。实际上,韩国企业内部的激烈竞争,使他们在全球市场上竞争做好了准备。

  每个故事都是复杂的,我不认为任何发展中经济体会简单地说:“产业政策很重要,市场机制不重要。”每个国家的发展都伴随着产业政策和市场机制的不同组合搭配。当然,我们的观点是越早倾向于市场竞争越好,因为这有益于促进产业发展,增强竞争力。

  财新记者 胡舒立:

  能否谈谈中国背景下的包容性增长?

  世界银行行长 金墉:

  让我印象深刻的事情是,每次会谈,中国政府的高级别官员都会清楚地对我说:“你知道,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的利益并没有惠及到每个人,这是我们未来主要的任务。”毫不夸张地说,我遇见的每个中国政府官员都会指出这一点。所以我认为第一步是承认问题的存在——中国经济增长成果没有惠及到每个人,这就需要承诺使更多人分享经济繁荣的果实。我们谈到的一些问题,比如最贫穷的人是否能借到钱,在中国确实是个问题。我们还非常具体地论及双方如何共同努力,给最贫穷的人增加获得资金的机会。我得再次强调,最让我鼓舞的是:在指出他们认为需要改进的领域上,中国官员非常直接、十分坦诚。所以,我们正同他们一道,寻找解决这些问题的具体方法。我们如何保证每个中国人有机会融资?又如何保证更多的人分享中国经济增长的成果?

  金墉自上任以来就积极致力于世界银行的转型。他在今年10月IMF和世行的年会上表示,成立已经68年的世界银行在不同的阶段承担着不同的任务,从“重建型银行”、“借贷型银行”到“知识型银行”。金墉认为如今全球面临一系列新的问题,所有经济体都在探索解决发展问题的新途径,世行也要积极转型成为“解决方案银行”,为发展和减少贫困探索新的思路。

  财新记者 胡舒立:

  就我的观察,你自从上任世行行长以来,正在把世行从“知识银行”转变为“解决方案银行”是吗?这一目标怎样实现,中国能起什么样的作用?

  世界银行行长 金墉:

  我所说的世行从“知识银行”转变为“解决方案银行”是说存在这样一种误解,人们误以为世行要做的就是生产数据或进行研究,继而生产知识。然后世行把报告交给各国,那么各国就知道怎么去做。但我们知道的是,数据的生产和信息的提供只是开始,关键在于帮助各国理解特定数据、研究的内涵,然后让这些知识在特定国家的国情之下发挥作用。好消息是世行有很多这方面的人才,他们大部分的职业生涯都在做这些工作。他们不仅生产知识或从事研究,还把已有的知识带去各国,帮助各国产生实践成果。

  财新记者 胡舒立:

  你的背景跟过去的世行行长相比很特别,你是第一个来自医学界的行长,你将如何在世行利用自身独特的经验?

  世界银行行长 金墉:

  我要讲一下我背景的两个方面。首先,我是第一个领导世行的发展问题专家;我还是第一个致力于研究发展问题,并走进全球最重要的发展机构的行长。我一直在这个领域工作,且我有把知识转化为成果的经验,这些都对我有很大帮助。这也帮助我理解世行的专家,可能更重要的是,它帮助员工理解我。他们知道我的背景。

  主持人 张媛:

  医学专家金墉给世行开出了新药方,药效如何尚不得而知,但是改变必将到来。对于中国来说也是如此,与世行合作的三十年,中国获得了长足的发展,从昔日最大的借款国到如今为世行提供资金支持,从最初接受援助到如今向世界分享中国的成功经验。与此同时,更应该看到过去高速发展留下很多的问题亟待解决,如何在经济高速增长的红利尚未完全消退前,解决掉多年积累的各种结构性矛盾和财政金融问题,让2030年的中国真正进入高收入国家的行列,确实是时不我待了。  

责任编辑:周勇 龙周园 | 版面编辑:李禹谖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去杠杆 澳大利亚选举 东部战区 股灾 交易商协会 洛克菲勒中心 杨鲁豫 e租宝 高澜股份 强奸罪 奥朗德视察航母 prl 秦晖 陈一新 廉政准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