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医生多点执业破解医改难题

2013年03月18日 08:35 财新记者 戈扬

医改四年“看病难”“看病贵”依然严峻,推行医生多点执业有助破解医改难题

  主持人:

  2009年4月,新一轮医疗体制改革启动。如今四年过去,新医改的成效如何?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得到了切实解决吗?公立医院的市场化进展如何?如何破除“以药养医”?未来有没有可能实现全民免费医疗?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刘国恩。

  刘国恩,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早年曾做过赤脚医生,亲眼目睹了农村落后的医疗卫生条件,后留学美国主修卫生经济学,长期致力于健康经济学、医药卫生政策、医药经济学等领域的研究。2006年,刘国恩回国任教于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成为中国医疗体制改革的设计者和参与者。

  财新记者戈扬:

  您是怎么评价过去四年的医改,尤其在“看病难”、“看病贵”这两方面?

  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 刘国恩:

  如果从看病难、看病贵两个方面来评估的话,我觉得看病贵问题解决的要比看病难要好一些。这主要体现在全民医疗保障制度的建立,和医改前有比较大的进步。最简单的数字就是大家所熟知的有医疗保险的人群,在医改之前,我们不足50%的人群,现在有一定程度的医疗保险的人群已经高达95%。

  那么从看病难的指标来衡量的话,我们排队挂号、找大夫看病、住院等等,这些指标来看,进展的程度就相对来说比较低。

  这里是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是国内著名的大型综合性、现代化三级甲等医院,在职员工2400余人,病床数量超过1400张。但是这个规模却远远无法满足每日前来就诊的病人。2012年,年门急诊量达350万人次,年出院患者6.5万人次,年手术量达4.4万余例次。在北医三院住院的患者中,三分之一以上是来自全国各地的疑难杂症患者。

  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 刘国恩

  它的平均诊疗人次,一天达到了15000人,你说那得建立多少个北(医)三院,我们才能够容纳下这么多人,并且让他们能够有尊严的、温馨的看病就医?

  但事实上,至少有1万(人),甚至1万2千人不需要在北(医)三院看病,他们就是普通的门诊病人。从医疗的技术角度来说,他不需要在北(医)三院看病,那就告诉我们,如果我们能够通过医疗服务体系的改革,能够让资源进行再造,通过资源的重新配置,让看门诊的病人能够下沉到基层社区,那么我们北(医)三院就可能在很短、更短的时间内,让中国百姓看病就医的时候有尊严的、隐私的、温馨的场景。

  财新记者戈扬:

  老百姓之所以去北京的大医院看病,是因为那里的医生是最好的、信得过,他们不相信、不认可县级医院、社区医院,这怎么解决?

  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刘国恩:

  你说对了。这1万多百姓,为什么门诊这种常见并都会跑到那去呢?就是你说的,是因为那儿的医生好。

  如果老百姓不这么做反倒不正常了。如果你希望我们的老百姓看病就医的模式,能够从现在的非理性到合理的理性就医,那你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让我们现在医疗技术的资源配置,从过度的集中到上边,逐步的下沉到基层,特别是人,医务人员。如果我们医务人员在大医院里面,允许他能够多点执业,就变得非常有利于解决我们看病分流的问题,会使得相当一部分的病人能够从大医院分流出来到社区。

  医生多点执业,顾名思义就是医生可以在多个医疗机构行医。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医生自由行医已是司空见惯。但在中国,公立医院仍沿用计划经济时期的管理体制,医生工作调动尚且不易,多点执业更无从谈起。

  财新记者戈扬:

  为什么允许医生多点执业对社会办医有很大的推动和促进?

  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 刘国恩:

  如果我们希望社会力量办医真正能够健康、发展、壮大起来的话,它从哪儿去获得好的医生呢?我们现在全国的医生就230多万。

  好的医生基本上都有自己固定的执业地点,公立医院里面。那你想,如果我们的医生不能够多点执业的话,我们社会办医就几乎是一句空话,你不可能在短期内获得良好的医生队伍,你靠退休的或者刚毕业的,估计也很难。

  推动医生多点执业不仅有助于社会办医,还能破解公立医院“以药养医”的弊端。所谓“以药养医”,就是卖药成为医院和医生的主要收入来源,这导致医疗费用中,药品费用占比全国平均在45%左右;回扣现象普遍存在,由此导致的过度用药、滥用药现象很严重。另一方面,医生的人力价值严重低估,甚至网友戏称,一个有着几十年经验的老医生的挂号费不如去动物园看个猴子的门票贵。

  财新记者戈扬:

  如此低的离谱的医疗服务价格,为什么没有减轻老百姓看病的负担,反而导致“看病贵”呢?

  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 刘国恩:

  如果政府把医生劳务这块是通过计划的手段规定得那么死,我的劳务、专业服务、专业指导、专业诊断又不值钱,得不到认可,那我干嘛还要提供这样的服务呢?我剩下的一块当然只能是多开点处方,这个处方又能够拿到回扣,又能够得到15%的加成,那我为什么不这么做呢?试想一下,如果所有的医生在这种环境下还不能够开大处方,我觉得就很难去理解他们的行为了,那每个人都是神仙了。

  在刘国恩看来,公立医院改革收效甚微的重要原因就在于没有“解放”医生。如果医改不能很好解决医生这个人力资源的问题,其他的改革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允许医生多点执业无疑是改变医疗服务价格扭曲、破除“以药养医”的关键一步。此外,针对有人提出推行“全民免费医疗”的建议,刘国恩说,免费医疗并不免费。

  财新记者戈扬:

  过去十年财政收入增长年均超过22%,有人说政府完全有能力推行全民免费医疗来惠及老百姓,你觉得这个说法有可能吗?

  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 刘国恩:

  从理论上讲,应该说是可能的。但是我们在推行一个制度的时候,要考证这个制度的利和弊,并不是仅仅的根据我们有没有能力建立一个制度。全民的免费医疗,它的筹资是直接来自于我们的税收。事实上它也不是免费的,只是在以前拿了你的钱,你忘了而已。

  如果是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话,你不参与就没有这份保障,你参与了才有这份保障。所以不管是公立的医疗服务还是民办的医疗服务机构,还是国外的医疗服务机构,都可以提供医疗服务。这样它最大的特点就是,看病就医的地点是多元的,然后百姓有选择的机会和条件。最重要的一点,百姓会觉得,这并不是免费的午餐。

  主持人:

  在刘国恩看来,医改必须从两方面入手,首先是“引进来”,在准入层面扫除对民营医院的制度性障碍,让社会力量成为医疗行业的主力军。通过推动医生自由执业来打破计划经济下早已僵化的医疗用人体系,将医务人员的收入与医疗服务质量挂钩,调动每个人的积极性去造福社会。

    财新《新世纪》周刊相关文章:深圳给医生自由

责任编辑:周勇 龙周园 | 版面编辑:冯仁可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引力波 周浩 阿根廷总统 信用卡提现 齐泽克 高澜股份 奥朗德视察航母 非法集资 邮储银行行长 祁斌 中信保 美国大选第二场辩论 美国总统大选 秦晓 资本充足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