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土地改革是城镇化突破口

2013年04月03日 08:29 财新记者 林栋

吴敬琏、郑永年畅谈,如何避免新型城镇化成为造城运动

  【主持人】节目的一开始,让我们来关注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大问题。近来,经济学家们普遍承认,中国经济的增速已经开始放缓,中速增长可能成为今后十年的主要特征。经济增速放慢了,长期积累的问题就有可能逐渐暴露出来。当改革成为必然方向时,如何抓住问题的关键就显得尤为重要。

  【解说】当增速放缓的现实被中央政府所接受后,社会各界也形成了重启改革的预期。在3月最后一周落幕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不少经济学家就提出,城镇化有望成为中国未来的发展动力,但土地产权制度应成为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 郑永年】农民土地的数量是固定的,而集体是不固定的,有人出生了,有人死掉了,不固定的,土地产生的利益一直被分配,重新分配,利益分配会产生很多冲突,所以很多地方官员说中国集体土地所有制是所有问题的根源。

  【解说】在郑永年看来,当前的土地制度使中国形成了由城镇居民、农民工和农村居民构成的三元社会,如果处理不好农民土地的问题,城镇化就会变成赤裸裸的掠夺,对社会稳定造成冲击。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 郑永年】土地的使用权可以私有化。如果自主创新的话,同样一个改革两步走,第一步土地国有化,在土地国有化的同时,宣布土地使的私有化,家庭化也可以,80年代承包制就是这么做的,如果没有这样一步走,城镇化也好,城市化也罢,会成为新一波掠夺农民土地的运动,这是非常危险的。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吴敬琏】我很同意郑永年先生的意见,但是我要补充说,第一,所谓农民的土地私有化,这个主张讲的就是使用权的私有化,因为在中国市场经济发达地区,从来都是把所有权跟使用权分开的。

  【解说】作为全程参与了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提醒在谈论土地产权制度改革时,必须清楚意识到新型城镇化与旧城镇化之间的区别。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吴敬琏】城市土地是国有的,这是我们1982年宪法加上去的一条规定,以前没有这个规定,为什么城镇化会变成造城运动?就是利用土地差价。城市土地是国有的,所以当一个土地要变成工商业用地或者住宅用地、城市用地的时候,政府要征购,而这个征购价格和土地批租价格中间有很大的差距。这些年来,大概从这个差价得到的收入有不同的估计,最低的估计30万亿,这是个很大的问题。

  【解说】随着改革的深入,土地制度已不是坚冰一块。去年底,《土地管理法(修正案草案)》首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一审;走在改革前沿的深圳也于今年1月公布了首批土改细化实施方案的“1+6”文件,首次允许深圳市区集体建设用地当中的工业用地上市流转。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吴敬琏】他们现在正在做一些实验,譬如做一些产权安排,做出一种共赢的公司来开发城中村,把它建设成为能够给工商业,能够给城市里面的中产阶级所用的住宅区,这种实验我们希望能够得到实现。

  【主持人】中国梦,很大一方面就是孟子所说的“居者有其屋”。要实现城镇化,不能简单粗暴的把农民赶上楼。也许,土地制度的改革能成为解开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神秘开关。

责任编辑:林栋 | 版面编辑:冯仁可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商誉 负面清单 会议 中远集团 永远在路上 中央巡视组 三年自然灾害 全国人大常委会 银河证券 存贷比 廉政准则 中央军事委员会 邮储银行行长 王晓东 张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