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资本项目开放风险几何

2013年07月05日 07:14 记者:郭浩彬

QE退出或致资本大进大出;开放将是相机抉择的过程

  【财新网】(记者:郭浩彬)【主持人】欢迎回来。接下来我们来关注一下资本项目开放的消息。在刚刚结束的2013年陆家嘴金融论坛上,有多位国内外的金融界人士认为,目前中国的国际收支状况趋于平衡,人民币升值的预期仍然存在,正是开放资本项目账户的好时机。而今年以来,包括放宽QFII的投资范围,推进个人对外直接投资试点等开放措施也在陆续展开,资本项目开放已经成为新一轮金融改革的重点之一。

  【解说】6月1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确定了“推进个人对外直接投资试点工作”的政策措施。而在深圳前海、温州、上海等地的区域性改革方案中,也已经包含了试点资本项目可兑换的部分子项目。

  【主持人】资本项目开放的条件是否已经成熟?在开放过程中又会出现哪些风险?今天给我们做出点评的是财新评论员霍侃。资本项目开放这个话题最近为什么会受到热议呢?

  【财新评论员 霍侃】今年5月引起讨论主要是因为5月6号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在提出2013年经济体制改革的重点工作的时候,其中一项是要提出资本账户可兑换的可操作的方案,就是这个可操作的方案的提法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而且5月下旬的时候,金融四十人论坛出了一个以开放促改革的大课题,其中一个也提到资本项目开放,而且他们提出了一个从现在到2015年再到2020年的一个大概的时间表。这种种信号都给大家一种资本项目开放要加速推进的感觉,所以在这个时候就再次引发了大家的热议。

  【主持人】看来目前还是存在争议的,那么争论的焦点在哪儿?

  【财新评论员 霍侃】争论的焦点大概有两个方面,一个是目前是不是应该加快,随着中国市场化改革的推进,大方向资本项目是应该走向开放的。现在引起争议的就是应不应该加速,它是应该按照既定的程序渐进地推进,还是应该加快开放呢。第二个争议是目前这个时机是不是合适。反对目前是合适时机的理由主要是有,一个是认为现在美国的QE已经明确了要逐步退出的信号,在这种情况下,可能国际资本流动会逐步从新兴市场流出,包括中国在内,都可能会面临资金流出的趋势。这样对于中国来讲,可能会面临资金大进大出的情况。另外一个时机是,从国内来讲,因为我们经过了2008年、2009年的四万亿的经济刺激,整个经济的杠杆率是提高了。所以接下来整体经济的各个部门,不管是企业还是政府部门都面临一个去杠杆的过程,这样在这个过程中,本身可能国内的经济对资本的吸引力就会逐步下降,这个时候如果开放资本账户的话可能会带来一定的风险。这个是目前引起争议的两个原因。

  【主持人】当然很多专家担心资本项目开放会带来一些政策风险。那么伴随着资本项目的开放,会有哪些政策风险呢?

  【财新评论员 霍侃】其实风险一个是我们提到的资本大进大出的风险,其次一个风险,就是面临比较多的,比如我们开放金融衍生品交易的话,可能对金融衍生品的交易带来一些风险。另外一个其实也很重要的,但是谈论没有特别多的,就是中国面临外债规模比较大,而且币种错配的这种风险。虽然中国的外汇储备是有3.4万亿美元,但是中国的外债也是有两万多亿美元的,其实它的净的资产并不是像外汇储备体现的那么多,而且外债的功能比较大,而且币种错配这种就容易受到其他币种的被动影响。

  【主持人】那资本项目开放未来可能的政策走向会是怎样的呢?

  【财新评论员 霍侃】目前来看,从我们多方面采访了解到的信息。他应该是遵循一个成熟一项、推出一项的措施。目前来看可能是近期有可能,涉及到对外直接投资方面,资本流出的一些项目。其实未来根据国内和国际经济走势的变化,以及资本流动的趋势性变化,资本账户开放的项目,可能会有一些调整。比如说目前中国主要是面临资本流入,那他可能会多推一些有助于资本流出的这种项目;但是一旦这个资本流动趋势发生逆转,如果中国开始出现趋势性的资本流出的话,那他可能会推出一些更多的做一些资本流入的项目,所以就说他基本上是一个相机抉择的一个过程。

  【主持人】现在看来,改革的思路应该是以更积极的态度加快推进资本账户开放,但步伐不能太激进。正如金融四十人论坛的课题报告提出的,资本项目可兑换并不意味着跨境资本流动完全自由,而是一个有弹性和调整空间的制度安排。并且要根据国内外经济金融形势的变化,来灵活调整各项具体措施的开放节奏。

(记者霍侃对此文已有贡献)

责任编辑:林栋 | 版面编辑:王学武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吴晓灵 第一集团军 二胎政策 负面清单 穆斯林的无知 px项目 炎黄春秋网 中远集团 三个有利于 埃博拉病毒 朝鲜美女 tpp协议 两弹一星 美国大选第二场辩论 国家统计局数据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