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巴西经济逆水行舟

2013年08月05日 12:18

促进私有部门投资与外资流入,巴西需要深化市场化改革

  【财新网】【主持人】每年的2月中下旬,巴西都会迎来全球最盛大的狂欢节,巴西民众会打扮成小丑、明星、影视和动画人物,载歌载舞走上街头进行狂欢游行。而在今年6月,巴西民众又走上街头,但这一次不是狂欢,而是为了自身的利益和政治经济诉求,走上街头表达不满。巴西这个足球和桑巴舞的王国,正在遭遇着经济困境和社会动荡。

  【解说】游行活动的导火索,是巴西政府6月宣布将把全国11个首府的公交车票价统一上涨0.2雷亚尔(0.55元人民币),此举很快遭到民众的抗议。6月6日,巴西的民众开始走上街头表达不满,随后抗议示威扩展到反对政府在世界杯工程上的巨额开支,乃至贫富差距过大,腐败横行,通货膨胀肆虐,民生保障和公共服务缺失等现状。示威游行活动也不断扩大,迅速蔓延到全国,警察用催泪瓦斯和高压水枪驱赶民众,并造成了伤亡。

  【巴西抗议民众】这次斗争是工人们发起的,是有组织的人们。警察没有必要使用催泪瓦斯,我老婆和我都被催泪瓦斯和辣椒喷剂袭击了,我们没有做任何不对的事情,我们在参与一场和平的游行。

  【解说】巴西政府在此前获得了2014年世界杯和2016年奥运会的举办权,并进行了大规模的政府支出来进行体育场馆建设,在联合会杯其间,由于巴西民众对足球开始产生的厌恶情绪,与足球有关的商品的销售额比预期减少了40%,而诸如面具、国旗、帽子等跟游行有关的商品却出现30%左右的增长。

  【巴西抗议民众】这件小丑的衣服代表着混乱的开始,但这些混乱都是政府造成的,那些腐败的政客是制造混乱的罪魁祸首。我们在这里对巴西的政局混乱进行抗议示威。

  【解说】巴西被认为是世界上赋税最重的国家之一,即使是普通员工,也需要用接近30%的收入来纳税和缴纳各种社会保险。始终居高不下的通货膨胀,也成为了巴西民众不满情绪的重要原因。在巴西主要城市的物价和欧美发达国家相比丝毫不逊色,甚至还要更贵一些。而巴西的人均收入却低得可怜,有10%的人月收入还不到80欧元。今年6月,巴西的通胀率达到了6.7%,创出2011年10月以来最快速的增长,并超出央行预期2.5%至6.5%的目标。

  由于美联储开始考虑退出量化宽松政策,大批美元资金开始从新兴市场撤离,巴西货币遭遇抛售压力,在过去3个月间,雷亚尔兑美元已经大跌了13%,跌到了4年以来兑美元的低位。从2011年开始巴西的经济增长骤然减速,从2010年7%以上的高位滑落到最近两年的3%左右,从4月到6月,巴西央行已经把基准利率从6%的水平上调到了8.5%。鉴于强大的压力,巴西总统罗赛夫(Dilma Rousseff)在6月24日发表了讲话,提出了一项包含五项内容的“国家契约”:即巴西中央政府承诺约合23亿美元改善城市交通,进行政治改革,将把腐败列入重罪,改善教育和医疗条件,财政可持续等多项措施。

  【主持人】过去几年巴西的发展成绩斐然,但现在看来,仍然远不能满足巴西城市居民的需求。抗议人群的诉求之一,就是巴西政府能像修建世界杯与奥运场馆一样,对待学校和医院项目。然而,差距其实不仅在硬件,更在管理。在刚刚过去的联合会杯的一场比赛当中,球迷们发现,政府斥巨资兴建新场馆没有WIFI网络,多条道路封锁后没有充足的交通工具运送观众,场内的饮料销售服务也是乱成一团。无怪乎,在6月6日的那场球赛结束后,许多观众直接就加入到新的一轮抗议人潮中去了。就巴西经济困境的问题,今天我们请到了财新传媒国际财经评论员李增新。

  【主持人】增新,我们最近说的这几个在危机中表现抢眼的国家,印度、俄罗斯、南非,现在又到了巴西,那么为什么巴西突然一下子从经济过热,就到了滞涨的过程当中了呢?

  【财新传媒国际财经评论员 李增新】那么我们看过去这些国家在发展过程中遇到了一个比较好的发展时期,但是现在这个潮流或者风向已经出现了一个转变。看过去几年巴西贸易是顺差,经常账户是逆差,这就会使巴西比较依赖外国直接投资(FDI)。那么当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发生转变以后,外资流出的时候,实际上对巴西国际收支账户和本币的币值就会有比较大的影响。这也是最近巴西把从2009年开始的资本流入的征税取消了。

  我们从过去看,全球经济发展都比较好,尤其是新兴市场国家,包括中国,增长的都非常快,对于巴西这样一个资源丰富的国家,尤其是铁矿石需求会非常大。但是现在看,由于中国经济增长已经放缓了,资源能源需求其实已经下降了。

  那么在2011年以后,我们就看到巴西的经济增长显著的放缓,到了去年的时候经济增长还不到1%,同时通胀又已经很快的起来了。这个时候他陷入滞涨的风险就比较大了。这个时候我们看巴西的货币政策实际上是很难办的,那么我们就要看巴西的财政政策上还能不能有空间。到今天为止巴西的公共债务余额占到GDP大概是60、70%左右,那从这个角度上看理论上还应当是有空间的。当然就像我们片子里面说的,因为他是一个比较民主的社会,大家在过去看到政府投资这些项目当中,有很多腐败和低效的现象的话,可能就通不过选民这一关,财政刺激的可能就是比较小的。从长期的经济发展来看,其实巴西的经济结构是有问题的。投资占GDP的比重只有18%,是比较低的。那么究竟如何吸引私有部门来进行投资呢,是一个大的话题。

  【主持人】增新你刚才说吸引投资,包括这个结构性的改革,那么从2003年卢拉上台以后,到现在的罗塞夫,为什么过去巴西表现很好,现在表现反而不行了呢?

  【财新传媒国际财经评论员 李增新】2003年卢拉上台以后,确实巴西经济增长非常快,实际上给巴西创造这种良好条件的要早于卢拉。其实是1993年新任的财政部部长卡多索(Fernando Henrique Silva Cardoso),当时提出的一个所谓的“雷亚尔计划”,为巴西这20年的经济奠定了一个根基和基础。那么主要内容可能有几个:第一,相对独立的中央银行,主要的目标就是对抗通胀;另外就是比较负责任的政府财政,主要目标就是削减公共债务支出。第三是对私有部门和外资企业比较开放、推动市场化。

  那我们知道过去卢拉和罗塞夫是有工会背景的,更多的倾向于大政府,尤其在危机爆发以后,我们看卢拉的第二个任期以及罗塞夫的这些年,实际上就对这三大原则进行了触动。首先说在危机以后央行肯定受到政府政治的影响就变得更多了,把他的最主要的目标就放在了保增长上;财政刺激肯定是加重了政府债务的;第三就更是,我们看巴西他的最低工资的水平是越南和印度尼西亚这样的国家的三倍,为了抗击通胀,国家对这种能源进行补贴。而且在巴西最新发现的这些油气田当中,巴西政府规定,要在建设这些项目的时候,使用巴西本国的机械设备,不能少于65%,再加上非常高的税赋以及国有企业垄断等等问题。面对长期发展的经济发展潜力的话,这种所谓的“国家资本主义”,就会束缚生产力。如果说巴西不能推进市场化改革,不能把蛋糕做的更大,那么将来减贫的一些任务,以及消除不平等的任务可能也就无从谈起了。

  【主持人】说到贫富分化的问题,我们知道自2008年以来,巴西已经使3000万人脱贫了,但就像小片里说到的还有十分之一的人是处在1.25美元线以下的,还有就是城市贫民窟的问题,像里约热内卢在600万人中竟然还有200万人是生活在贫民窟里的,这是不是也给了我们一个比较大的警示作用呢?

  【财新传媒国际财经评论员 李增新】从过去我接触过的两个观点当中,我觉得有两个是比较对的,其中一个就是彼得森经济研究所的尼古拉斯?拉迪,他就说城市化应该是一个结果而不应该是一个原因, 不是驱动力。另外一种观点就认为,城镇化有两种方式,其中一种是因为农村的发展和生存的机会没有了,使这些农村人口被迫的流向城市,另外一种就是城市有很多发展的机会,吸引了大量农村劳动力人口进入城市。城市是不是有足够的吸引力,它的环境是怎样的,小企业有没有得到支持,他的服务业够不够发达。那么归根结底还是市场化进程的表现。

版面编辑:阎晓琳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历届中央政治常委 雷洋案尸检 阿根廷总统 李雅 熔断 祁斌 prl 德国商务签证 李克 朝鲜核试验 张进 奥朗德视察航母 东部战区 曹建海 内蒙古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