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税负感重 问题出在哪儿

2013年08月15日 07:03 记者 林栋 实习记者 孟丹

许善达指出,中国税收收入用于社会保障的份额太少,国企应做贡献

  【财新网】(记者 林栋 实习记者 孟丹)【主持人】好的,欢迎回来,下面的时间让我们来聊聊税负的话题。中国人缴的税多,但享受到的社会福利却远不如那些高税负的发达国家,于是“中国万税”就成了网民常挂在嘴边的一种调侃的说法。财政部日前通报了上半年的税收情况,全国税收总收入约5.9万亿元,同比增长7.9%;而由于中国经济放缓、进口回落等因素影响,税收总收入的增速却比去年同期回落了1.9个百分点。财政部此前的解释称,类似免征部分鲜活肉蛋产品增值税这样的结构性减税政策,也是税收收入增速回落的一个原因。那么,中国的减税政策做到位了吗?民众税负感重的原因又是什么呢?财新记者日前专访了原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许善达,一起来听听他如何解读“中国万税”。

  【人物小片】许善达1970年毕业于清华大学自动控制系。1985年他进入税务系统工作,那年恰逢《中华人民共和国集体企业所得税暂行条例》开始施行。从英国巴斯大学财政专业完成硕士进修归国后,他一直在税务系统从事政策研究和制定方面的工作,并于2000年至2006年担任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作为高级经济师,他还是中国经济50人论坛的一份子。许善达见证了中国改革开放后的一系列税收政策变革。对于近年来热议不断的房产税扩围,他多次在公开场合表达了反对意见。

  【财新记者 林栋】政府正在研究办法,比如说对于小微企业进行一些减免税负的支持。但是呢,比如说它对于两万以下这种月营业额的小微企业似乎有点微不足道。您觉得怎么样支持会好一点?这个起征点应该在多少你会觉得比较合理?

  【原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 许善达】我觉得这个事,因为这个标准是没有一个绝对数的。你说两万、两万五还是三万,没有什么绝对数。你说两万五就一定正确,三万就一定错这是不对的。没有什么对错之分。我认为这个取决于什么呢,取决于政府有多少资源拿出来,为这个小微企业提供一个更宽松的空间。那么从20多万到50万叫小规模纳税人,那么24万以下就是免税了。那么我觉得这24万的水平可以往上提。你是一次提到,比如说30万、25万、36万,或者一次性到50万,我觉得这个没有绝对对错之分,但是我觉得将来的目标应该就是应该取消小规模纳税人。要不然就是一般纳税人,要不然就是免税,我觉得要以这个作为目标。

  【财新记者 林栋】像您刚才说的话,其实呢我觉得整体上是符合我们现在结构性减税这样一个政策的。但是大家都知道结构性减税,有增有减,总体降低,但是这个过程当中如何让民众感觉到我的税负下降了?

  【原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 许善达】所谓全面减税它是一个分步骤、分地区逐渐扩大的。但是最后的结果一定是全面减税。因为你任何一个企业你不可能说我跟服务业一点关系没有,你总有跟服务业有关系的地方。那么跟服务业有关系,服务业营业税改增值税了,你就增加抵扣了,你肯定也减税了。

  【财新记者 林栋】比如说这一次交通运输业进来了,但是之前的话,就是不同的行业大家认为我当时是增税了。

  【原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 许善达】这个我觉得是有很多对营改增政策不够了解造成的。交通运输业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购买交通运输工具。上海测算的结果,1月1号到位以后有95%的企业是降低税负的,交通运输业,有5%左右是提高税负的。为什么提高税负?就是他当时没有买运输工具。我们的税负是平均算,他正好没买你抵扣的少。但是到一年下来以后,降低税负的比例已经提高到99%了,仍然税负高的只剩1%了。因为这些企业买了运输工具了。我相信只要有一段时间,都会享受到降低税负的好处。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呢,上海市政府、北京市政府,包括广东省政府,他们都做了一个财政上的安排,虽然你总的平均税负下降了,如果你这个企业今年税负上升,我政府给你补贴,把你超过那部分的税务贴给你,但是等你以后税负降下来,我也不要了。所以政府实际上还是从财政,为了把这个营改增税率推进,再拿一部分资源。

  【财新记者 林栋】我们知道您多年来担任国税总局的副局长,那对于税务部门,中国老百姓有一个调侃“中国万税”这样的说法,对于中国的征税和税务系统,民众的一些看法,你是怎么认为的?

  【原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 许善达】为什么中国人觉得我怎么这么负担重?其实主要还不在于交的,而在于政府收了钱以后用于公共财政民生支出的份额少了。比如说我们跟美国比,美国整个税收只有36%左右,但是美国用于社保的部分,占整个它收入的13%到15%,所以占了将近30%多到40%都用于社会保障。我们用于社保的部分只占6%到7%,比人家少了八九个点。我们收了那么多的钱到哪去了呢?哪个结构是最大、最不合理的呢?就是我们用于国有经营性资产投资份额太大了。国有经营性资产你去经营没问题,但是你税后的利润要拿出一定的份额,这个份额法定的,不是说你交九百亿你又拿回去,剩七十个亿,不行。这样的话国有经营性资产要给社保交钱了,那么老百姓享受的福利就多了。

  【主持人】看来,结构性减税并非政策花腔,但民众也不该寄望它一蹴而就。另一方面呢,税负感沉重也许只是结构性问题的外在表现。打破国资的存钱罐,让它真正为人民服务,老百姓身上的担子才能不那么重。

版面编辑:王璐瑶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炎黄春秋网 贯彻新发展理念 极右翼 阿根廷总统 交易商协会 引力波 负面清单 负利率 华润银行 prl 杜军 同洲电子 秦晓 薄熙来案二审宣判 香港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