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澳大利亚结束工党时代

2013年09月09日 10:13 记者 李增新

资源繁荣期过后,澳大利亚或将启动新一轮结构改革

  【财新网】(记者 李增新)【主持人】提起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可能很多观众都会比较熟悉,因为这位澳大利亚人有着极其熟练的汉语水平。早在2007年悉尼举行的APEC峰会上,陆克文就用熟练的汉语演讲技惊四座。这位与中国关系密切的总理在2007年至2010年的任期内使两国经贸关系有了长足的发展,但过分依赖资源出口的澳大利亚经济,在新兴市场增长放缓的背景下也遇到了一些难题。今年6月26日,他取代了吉拉德(Julia Gillard)再度成为工党领袖,并代表工党参加了昨天的大选,与保守党派联盟候选人阿博特(Tony Abbott)展开了激烈的角逐。

  【解说】当地时间9月7日,2013年澳大利亚联邦大选,也就是第44届澳大利亚国会选举拉开帷幕。按照法律,在澳大利亚议会下院,即众议院150个席位中,多数党派或党派联盟将会组阁,党派或联盟首领将成为总理。

  【解说】在2007年大选中,澳大利亚工党击败时任总理约翰?霍华德(John Howard)所领导的执政长达11年9个月的自由党-国家党联盟,时任工党领袖陆克文成为新一任联邦总理。在其后三年间,陆克文曾被认为是最受欢迎的总理,并使澳大利亚成为少数在金融危机中成功避免衰退的发达国家。但在2010年6月的大选前夕,征收资源税等争议话题使陆克文的支持率显著下滑,随即在6月24日,副总理吉拉德公开在党内发起挑战,陆克文在得知失去党团议员多数支持后,被迫退出党魁选举,辞任总理。吉拉德成为澳大利亚首位女总理,陆克文则开始担任外交部长。

  到了今年,戏剧性的一幕再度发生。在杰拉德任职3年纪念日后两天,也就是6月26日,在党内持续斗争下,吉拉德被迫召开特别党团会议,陆克文以57比45票的优势重新成为工党领袖及总理。与工党内斗不断相对的,恰恰是保守派阵营的空前团结。澳大利亚自由党党首阿博特曾是《澳大利亚人》报的记者。2009年12月1日,在自由党内部的领袖权投票中,阿博特成功击败另两位候选人,腾博(Malcolm Turnbull)和影子财政部长乔?霍基(Joe Hockey)成为自由党联邦领袖。在此前的电视辩论中,陆克文和阿博特就碳排放交易税、澳大利亚的经济前景等问题进行了交锋。

  【时任澳大利亚总理 陆克文】我们相信澳大利亚的发展方向是建立新的未来产业,在中国对资源的需求回落之后。第二,为我们的孩子提供最好的条件,通过实现更好的教育计划,此外,还要继续对我们的健康和医疗系统进行投资,而不是削减投资。

  【解说】陆克文的选举计划中包括了对澳大利亚深陷泥潭的汽车工业的救助计划,以及对振兴服务业和帮助父母等方面。陆克文甚至发表了中文微博寻求支持,并表示将会重振澳大利亚经济。

  【时任澳大利亚自由党领袖 阿博特】如果自由国家联盟党能够赢得大选,我们会建立更强壮的经济,让所有人都能前进。我们会废纸碳排放税,会让赤字在预算中小时,我们会继续建设21世纪的道路,并且停止船运。

  【解说】在新兴市场国家需求放缓后,澳大利亚过去长时间依赖的资源出口经济模式也受到了限制。8月底,澳大利亚央行公布的会议纪要显示,目前该国的商业信心疲软,非矿业投资前景低迷,家庭支出萧条,就业形势也开始恶化。今后澳大利亚领导人的首要难题是如何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

  【主持人】数据显示,截止2012年底,澳大利亚GDP已经连续21年正增长,这在整个发达国家世界都是凤毛麟角。累计来看的话,过去六年当中,澳大利亚GDP规模扩大了13%,今天5.5%的失业率,夸张一点说,算得上是从2008年开始的全球经济衰退中走出来“毫发无损”的经济体。但这种少有的良好态势能不能得到保持?澳大利亚经济政策将来的看点有哪些?今天我们请到了财新传媒国际财经评论员李增新。

  【主持人】增新,我们知道澳大利亚的联邦议会是每三年选举一次,因此政府一届也是三年。吉拉德、陆克文都曾经把对方赶下台,过去这六年就是他们俩人的一场大戏。那么经过昨天的选举,我们应该怎样看待工党执政的这六年?

  【财新传媒国际财经评论员 李增新】吉拉德和陆克文之间执政的观点和一些理念确实是有一些区别的,但总体来看,陆克文的前三年和吉拉德的后三年,他们实际上还是遵循一个工党的大的思路,而且他们的政策其实还是有连续性的。最主要还是他们赶上了一个比较好的时候。那么资源的繁荣期确实是到来了,外部需求是非常强的,也使澳大利亚经济上了一个比较大的台阶。那么到了今天为止,澳大利亚是比较依赖于资源矿业的产业的。那么如果我们具体来看的话,工党的6年有哪些新的政策是比较有争议的话,最主要的就像刚才片子里面说的一个是资源税和碳税的问题,另外一个就是如何处理海外的难民的问题。关于资源税和碳税,澳大利亚过去很多年就都在讨论,最终定下来,在立法当中通过,是陆克文的时期,实行是吉拉德的时候。其实这个税去征收就是在澳大利亚经济比较好的时候,为了用来支持财政的状况,用以支持转移支付及其他一些基础项目。那么从经济角度讲,碳税和资源税实际上是可行而且是必须的。这两块变成了反对党阿博特主要的一个卖点。他当时的口号就是停止税收,停止难民船。但是如果新政府上台的话,可能面临的问题,要比这两个问题大的多。

  【主持人】我们看到更大的问题可能是澳大利亚的外部环境的恶化,也就是外需的放缓。尤其是中国对澳大利亚一系列资源行业的需求,现在可能出现了下降。那么6月底的时候,必和必拓的财报也显示它的利润下降了30%之多。现在无论是市场机构还是官方,都对未来下行的预期是比较明显的。那你觉得这个问题是不是也暴露的比较明显了?

  【财新传媒国际财经评论员 李增新】首先过分依赖资源行业是事实。这对所有的非资源能源行业造成了一种挤压,一种打击,包括对制造业,包括旅游业,包括高新技术产业。我们看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头,澳元升值已经到了一年多以来的新高。在这时候有些人就做了一些计算,实际上在升值的大背景下,在澳大利亚生产或者装配,比10年前的成本已经高了60%。我们看到通用在澳大利亚的分公司霍顿,丰田,三菱、铃木,这些企业,最近都在纷纷的减员和收缩规模。另外普华永道最近发布报告,认为网络公司和高科技公司对GDP的贡献是0.1%,这在所有的发达国家当中都应当是垫底的。

  第二点其实对于矿业和资源本身也是当大宗商品价格非常高,需求比较旺盛的时候,你用比较高的成本来开采和生产都是没问题的。但当这个价格下来以后,就能暴露出来很多低效率、高成本的问题。在澳大利亚发现的碳层以及页岩层,开采石油天然气的项目,最近就发现他们可能实在商业上是不可行的。

  第三点就是在经济好的时候,澳大利亚并没有足够地补充政府财政。本来是计划今年能够出现财政盈余的,但最终还是190亿澳元的缺口,而且到未来3到5年当中,这一块也无法转正。

  【主持人】的确过去几年可能澳大利亚来钱来的太容易了。随着新兴市场的需求增大,澳大利亚依赖这种资源产品,就能非常容易的赚到很多钱,但现在可能这种好日子已经不在了。但之前应该解决的一些问题,比如资源税和碳税这块,都没有解决。那我们应该对澳大利亚有信心吗?

  【财新传媒国际财经评论员 李增新】我们看最近OECD就发了一个报告,就建议澳大利亚要进行结构调整,要使它的劳动力市场变得更灵活,以及加强他的教育体系等等。我们看澳大利亚政府其实自己也看到了,在最近公布了一个300多页的白皮书,叫做《亚洲世纪的澳大利亚》。最主要就在突出强调,就说亚洲在2020年左右不仅是第一大的生产地和供应地,而且它是巨大的需求来源地,尤其是亚洲这些新兴市场会带来显著的变化,澳大利亚究竟怎么做才能够适应这个潮流。澳大利亚政府层面其实已经是比较重视了。

  当我们说一个经济需要转型或者改革的时候我们都可以回顾历史看过去历史上有什么成功的经验。澳大利亚这一块其实比较突出的就是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当时澳大利亚也是在走下坡路,它自己的财政部长还在提醒说,“我们不能变成下一个香蕉共和国。”结果它就实施了一系列的经济改革,首先就是贸易自由化,关税的降低,以及一些国有企业的私有化,包括像航空业的去管制化。那么最终实际上是成功的。我们看澳大利亚它毕竟是一个发达国家,是一个典型的藏富于民的国家,人均GDP在全球排到第五,人均个人财富在全世界排名第二,仅次于瑞士。这个时候如果你真的能够调动私有部门的积极性的话,其实还是比较有希望的。关键的还是澳大利亚人自己愿不愿意这样改,有没有这样的决心。

责任编辑:李增新 | 版面编辑:王璐瑶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齐泽克 alphago 薄熙来二审维持原判 查获千余吨洋垃圾 罗姆尼 南华早报 中央巡视组 张进 熔断 中央政治局 px项目 负利率 政法委书记 德国商务签证 内蒙古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