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财税改革路向何方(二)

2013年11月29日 16:29 记者 丁锋

“稳定税负”新提法暗含深意;直接税为主的税制关乎深化市场经济大局

  【财新网】(记者 丁锋)【主持人】欢迎回来。在昨天的节目中我们讲到,新一轮财税体制改革已经将财政的地位提升到了“国家治理”的高度。然而,对于个人和企业来说,财税改革最直接的影响,恐怕还主要在于“今后是多交税还是少交税”这个问题。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的这份《决定》中,出现了一个新词“稳定税负”。所谓“稳定”究竟是增税还是减税呢?一起来看。

  【解说】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将“稳定税负”作为完善税收制度的改革要点,让市场颇感意外。因为自2004年起,中国就开始进行结构性减税,如全面取消农业税,“营改增”试点逐步推开,出口退税适时调整,多次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标准等,目的是减轻个人和企业的税收负担。“稳定税负”似乎意在维持现有的宏观税负不变,既不提高也不降低。

  【主持人】“稳定税负”的提法,似乎跟此前不少经济学家所呼吁的减税以刺激经济有所不同。“逐步提高直接税比重”的说法,更使人联想接下来的税负会不会更重。下面就请财新传媒宏观新闻部副主任王长勇,围绕这些问题,帮我们做出分析。

  【财新记者】《决定》里面有一个新提法叫“稳定税负”,这个从字面上来看好像就是给企业跟老百姓既不增税也不减税,这跟我们之前的“结构性减税”方向上是不是有些出入?

  【财新评论员 王长勇】对,这次提出的“稳定税负”,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表态。第一,税负不能再提高,所谓稳定,就是不能再提高税负,就宏观税负。因为94年分税制改革的时候,我们叫“提高两个比重”,其中一个比重就是要不断地提高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那么提高到什么程度呢,当时有一个目标,当时提到,小口径的,提高到20%就可以了。但是现在,我们加上各种收费、基金,实际上已经达到35%以上,那么(按)当初提的那个口径,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现在已经达到22%了,那么按当时确定的目标,在去年的时候已经超过了当年确定的目标,所以现在需要表态,不能再提高了,哪怕是改口径也不能再提高了,大口径实际上已经达到发达国家水平了,不能再提高。但为什么不降,这里面就有一个问题,就是现实的压力。在支出方面,我们的民生支出现在是要求高于整个税收收入的增长,因为现在包括医疗,还有保险、城乡一体化,这次提出了公共服务均等化,要把农村覆盖进去,把进城的农民也覆盖进去,他们的医疗、保险、教育也要跟城市人一样,享受基本公共服务,那么这样的话,就会大幅增加财政支出的压力,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降低税负,就意味着要整体的减税,那么支出压力很快就会冒出来,所以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它提出税负也不降,因为民生支出决定了税赋不可能降。另外,即便是不降,其实支出的缺口压力也是慢慢地在表露出来,首先就表现在养老支出的压力越来越大,那么这次为了弥补这样的一个缺口,我们还可以看到,提出了对国有资本的股权的划转社会保障基金,这是一个方面。另外一个方面就是对国有资本的收益要30%要划归公共财政作为保障民生和改善民生的一个支出的保障。

  【财新记者】《决定》里面还有一个提法,叫“逐步提高直接税的比重”,这个改革方向会对哪些人产生影响,哪些人会受益?

  【财新评论员 王长勇】直接税当然是发达国家一个税制的方向,为什么提出这个呢,我觉得一个重大的意义就是想促进我们的政府转型。为什么呢,间接税有个特点,它是在生产环节和流通环节,那么就导致政府喜欢办企业,因为只有办了企业它才能增加收入。所得税这个环节,实际上包括转移到零售消费环节,包括个人所得这个环节以后,我们的税收就会跟人挂钩起来,就是税收主要来自于人,而不在于企业。如果转移到所得税环节,或者是直接税,财产税,比如房地产税,个人所得税,消费环节的消费税,这样以后,那么政府参与经济活动的动力就会下降,而更愿意为人提供一个比较好的生活、居住、学习、医疗的这样一个环境,从人的环节来获得税收,这也是国际税制改革的一个进展的趋势。再一个,直接税对于公民、企业监督政府它有一个自动的民主机制在里面。间接税呢,我们这此纳税人有时感觉不到,直接税会调动纳税人,主要是个人纳税人来监督政府花钱的效率或者投向,所以这也会促进中国整个制度建设向良性,政府和居民企业利益一体化的方向发展是非常有好处的。

  【财新记者】我们知道间接税是加到商品的价格里面的,那如果降低间接税的比重之后,商品价格会不会下降呢?

  【财新评论员 王长勇】比如说电力就种自然垄断或者国企垄断的商品,比如成品油,降低税负以后它不一定,那么对竞争性商品来说,它肯定会降低它的价格,这个是毫无疑问的。价格是老百姓关心的,但我觉得这里面还有一个最关键的,间接税是顺周期的,比如现在我们的间接税,现在我们企业生产,增值税,企业的商品在库房里没有卖掉,它是要承担税收的。那么所得税有个特点,它是逆周期的,就是说只有企业盈利之后才交税,或者个人获得收入以后才交税,那么在经济环境不好的时候,税负就自然会下降,经济环境好的时候,税负才上升,这样有一个逆周期调节的作用。实际上从整个经济复苏来看,其实所得税制为主要的国家,它的自我调整能力要远远高于间接税为主的国家,中国的经济大起大落,和间接税占的比重过高,也是有非常大的关系,所以说,重要的意义在于,以后直接税比重增大以后,经济的波动性可能会下降。

  【主持人】由此看来,“稳定税负”的提法表明要防止税负进一步提高,但同时又考虑到了政府的支出压力,而“逐步提高直接税的比重”实际上代表了国际税制的发展方向。经文虽好,关键还是不被“念歪”才行。

  

责任编辑:林栋 | 版面编辑:王学武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社会抚养费 版税率 平安众筹网 中远集团 农地改革试点总结 朝鲜美女 深化改革 邮储银行行长 同洲电子 张进 收官 祁斌 新西兰8 0级地震 廉政准则 信用卡提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