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余斌:剖析经改“四要点”

2013年12月12日 07:28

三中全会《决定》强调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加大国有资本的公益性投入

  【财新网】【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部长 余斌】在关于完善基本经济制度当中,我认为以下这句话是至关重要的:“国有资本加大对公益性企业的投入,在提供公共服务方面做出更大贡献,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会保障基金。”

  【字幕】国有资本要加大对公益性企业的投入,在提供公共服务方面要做出更大贡献。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部长 余斌】注意这次三中全会的《决定》当中强调了国有资本的作用,这也是我们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多年以来倡导的。国有资本跟国有企业相比,具有更加充分的流动性,当经济社会发展到这个阶段的时候,如果我们认为这个领域很重要,大量的国有资本进入的后果是这个领域的企业就变成国有企业,反过来,经济社会发展到一个更高的阶段以后我们认为原有的领域已经不再重要,新的领域更加重要。那么,国有资本从原来的领域退出,原来的国有企业就不再有国有资本,就变成普通的股份制公司,那么国有资本进入到新的领域,新的领域的企业就变成国有参股,国有控股,甚至是国有独资的企业。国有资本它是相对于国有企业来说,它是有充分的流动性。三中全会的《决定》当中说“国有资本要加大对公益性企业的投入,在提供公共服务方面要做出更大的贡献”,这里讲到的是国有资本下一步进入的重点,它不应当把普通的竞争性领域作为国有资本竞争的重点,而应当是对公益性,公共服务方面的投入要增加。

  第二点关于完善市场经济制度。关于完善市场体系,我挑的是这么一句话,“实现统一的市场准入制度,在制订负面清单的基础上,各类市场主体可以依法平等进入清单之外的领域。”负面清单制度是上海自贸区首创,我们确定哪些领域是不允许进入的,除此以外的领域都是可以进入的。那么这次三中全会的决定引用了上海自贸区的这个创造,在制订负面清单的基础之上各类市场主体可以依法平等进入清单之外的领域。三中全会的《决定》究竟对哪些领域是不能自由进入的也有明确的规定,这很显然对企业的自主权,对企业各方面的进入门槛明显降低。

  在关于转变政府职能的时候,它指出市场机制内有效调节的经济活动,一律取消审批,党的十八大报告和三中全会都同时强调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仍然是处理政府和市场的关系。那么政府应该发挥什么作用,三中全会讲的很清楚,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这是和十八大报告不一样的,十八大报告仍然讲的是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但是这次三中全会把它改为决定性的作用。

  【字幕】市场供求关系直接决定价格,政府通过调节供给和需求来引导价格发生变化。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部长 余斌】上周新华社的记者找我说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为什么把原来的基础性作用改为决定性的作用?实际上所谓市场发挥基础性的作用是,说市场供求关系所决定的价格只是价格形成的基础,你比如我们的存款利率是政府决定的,政府在决定存款利率的时候它已经考虑到市场资金供求关系所形成的价格,也就是市场供求关系所形成的价格只是政府决定价格的基础而已,那么起决定性的作用是什么呢?市场供求关系直接决定价格,那么政府发挥什么作用呢?政府通过调节供给或者需求,从而来引导市场所决定的价格按照预期的方向来变化,价格最终是由市场来决定的,但是政府可以通过调节供给和需求来引导价格发生变化,那么我们认为在转变政府职能当中,在理顺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当中,应当由市场来办的事还给市场,把应该由社会来办的事交给社会,把应该由政府来管的事管好。因为政府只有把那些它不应该管的事交给市场,交给社会,它才有可能把他该管的事管好,如果它管了很多它不应该管的事,那么在它该管的领域就很难把它管好。好,这是第三。

  第四,关于财税体制改革,我挑的是这么一句话,“逐步建立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度,加快房地产税立法并实施推进改革。”这一个讲的是个人所得税的改革,一个讲的是房地产税的改革,这当然讲起来内容就很多了。

  【字幕】允许社会资本参与城市基础设施投资和运营,政策需要保持连续性和稳定性。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部长 余斌】我们现在的个人所得税存在很大的问题,它不能有效调节居民的收入差距,它的问题在什么地方呢?比如说美国,不光是美国,所有的市场经济国家,它对个人征税的时候,首先考虑你的综合收入,考虑你的总收入,看你的总收入综合收入达到什么水平,然后再决定你应当按什么样的税率去交税。另外它在征个人所得税的时候他注重区分每个人的家庭负担。你一家养三个孩子就你一个人工作,你可能是不交税的,但是你一家夫妇两个都上班,不养孩子可能要交很高的税。

  中国呢,我们目前的个人所得税基本上是一种分类征收的方式,你比如我是公务员,每个月发我工资的时候就已经把我应交的个人所得税给扣了,那么,我每年都写很多文章,那么我在拿稿费的时候,它按照国家稿费的标准来扣我的所得税,我也偶尔到外面讲课,我要求的是税后所得,请我讲课的单位会替我交我的所得税,这是一种典型的分类征收的方式,这种分类征收的后果是什么呢?高收入群体可以通过分解他的收入,把他的收入分解为若干种来源,从而来减轻个人的纳税负担,所以我们说新型的个人所得税制度存在着很大的漏洞,不能有效调节居民的收入差距,三中全会讲我们要逐步建立起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度。

  房产税是一个更复杂的问题,时间关系我不说了。

  下面这个是关于城乡一体化建设,“允许地方政府通过发债等多种方式拓宽城市建设,融资渠道,允许社会资本通过特殊经营等方式参与城市的基础设施投资或运营。”这讲了两个重大问题,第一个重大问题是地方政府它从事大量的城市的基础设施建设,那么资金从哪来?那么现在呢,地方政府要么通过土地财政,要么通过投融资平台融资,由此导致现在地方政府债务负担沉重。现在说允许通过发债的方式,当地方政府通过投融资平台融资的时候它存在大量的暗箱操作的问题,让我们对地方政府债务的总体水平发展趋势存在的隐患,缺乏及时地跟踪,所以克强总理第一个去的是国家审计署,希望审计署再做一次地方政府债务的审计,让我们能够摸清家底从而分类处理,公开发债就不一样了,比如说你北京市政府我要发国债,我要发债券,我要挖地铁,老百姓买不买你的债券呢?那就要看一看你发了债以后,筹出的资金去挖地铁,挖了地铁以后是否有能力偿还债券的本金和利息,究竟存在多大的风险,老百姓对你有一个评估和监督的过程。

  那么这里头讲的第二个事,“允许社会资本参与通过特殊经营等方式参与城市的基础设施投资和运营”,这点我认为我们在基础设施领域里他的体制和机制上我们需要做重大的变革。你比如说我7月底我到英国,那么在伦敦一张普通的地铁票4傍,相当于40块钱人民币,那么在北京呢,两块钱一张票。当基础设施人为地确定很低的价格的时候,投资基础设施是很难获得回报的。还有我们说十一黄金周高速公路免费,但是问题是当你修高速公路的时候你没告诉我“十一”的时候是不让收费的。这说的是中国的投资环境的问题,基础设施最大的特点是投资的规模很大,回收期漫长,这要求你在漫长的回收期的过程当中你需要保持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这样才能营造好的投资环境,民营资本才有可能进入这些领域。

  (此为余斌2013年11月21日在中国船舶工业发展高峰论坛上的演讲)

  

责任编辑:林栋 | 版面编辑:王学武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医学生 阿根廷总统 五大战区 中债登 胡新娜 意大利公投将启动 地方债务 长江流域 薄熙来案二审宣判 银河证券 全国人大常委会 收官 中远集团 银监局 陈小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