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峰会】沈联涛:亚洲金融六大难题

2010年11月16日 08:20 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面对泡沫、热钱和全球价格扭曲;金融体制比较简单;金融创新不活跃;城市化带来基础设施融资难题;老龄化带来储蓄保值难题;风险管理挑战巨大

面对泡沫、热钱和全球价格扭曲;金融体制比较简单;金融创新不活跃;城市化带来基础设施融资难题;老龄化带来储蓄保值难题;风险管理挑战巨大

  我最近参加了一个我自认为非常有意思的研究,未来亚洲2050年的金融情况。如果用实体经济的话来说,一般的预测认为,在2050年亚洲的GDP可能占到全球的55%-60%,因为亚洲人口是占到全球的55%。

  但是我个人觉得,这不是必然的,实际上亚洲崛起不崛起风险跟挑战是很大的,从金融的角度为什么我这么考虑呢?先说一下大家所知道的这次危机的大趋势。

  第一,发达国家是在去杠杆率;第二,他们经济发展缓慢;第三,他们金融监管,正如美国财政部助理部长拉戈所说,监管会更严肃。这种情况下亚洲面对的第一个大问题,在金融界角度就是面对泡沫、热钱跟全球价格扭曲的问题。这个问题是我们已经没有很准确的路,我们从来没有走过这条路,不但亚洲没有走过这条路,全球也没有走过这条路。

  第二个大问题,亚洲还是比较简单的金融体制,基本是银行为主的金融体制,资本市场是不太活跃的。这也可能是亚洲自己不均衡的发展,这方面如果我们未来40年风险会更大,靠一个比较稳健的银行去对冲这个风险可以吗?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所以西方国家他们金融体制会从复杂到简化,但是我们比较简单的金融体制会更复杂。

  第三个大问题是金融创新的问题,如果亚洲再金融创新问题不活跃,我们怎样面对未来的实体经济的需求,我们的工业更发达,我们的服务业更发达,我们的金融一定要创新,怎样创新呢?因为我们的创新也有一个很大的条件,就是我们的监管一直比较谨慎,谨慎监管不是错,但是如果你过度监管也会出现堵住金融创新的问题,监管太松就是这次危机的后果,会出现危机,怎样找到中庸之道是非常关键的。我个人认为,亚洲的金融创新不会用杠杆率去创新,把产品复杂化,应该是用服务质量的创新,平台创新,产品创新跟制度创新,这方面我们还有很大的潜力。

  第四个大问题是城市化,亚洲城市化的大趋势是堵不住的,城市化大趋势意味着消费者、投资者更成熟,需要更不同的产品,尤其是金融服务。最基本的城市化大挑战就是我们的基础设施的融资问题,这不但是中国的问题,如果去东南亚、印度尼西亚、印度、孟加拉、越南,他们的基础设施是很缺的,亚洲不缺钱,但是没有一个很好的金融渠道去长期投资这些可以说有点风险的基础设施。

  第五个大问题是老龄化问题,我们现在已经从基本小康社会走向开始富有的情况,我们的储蓄越来越多,怎样保持储蓄的价值是很值得关注的。在这方面,你可以看到日本惨痛的教训,如果我们在未来五年、十年之中如果在泡沫、热钱的情况下不把握好可能旋进日本20年衰退的情况,不但是衰退,日本是全球最高储蓄率的存款者、投资者,但他们的回报率在20年之内是很惨痛的。

  第六个大问题是风险管理的问题。陈主席讲了很多,我认为亚洲未来这三四十年的风险是非常大的,我们实体经济在转型,工业在转型,制度在转型,我们也面对一个从出口转向内需,还有环保和大气候转暖以及天灾的大问题,这些风险不是一个普通的金融体系可以抵住的,如果还是像现在这样走高杠杆式的金融体系承担这种大风险可以成功吗?我个人认为不一定会很成功。所以实际上我们如果要走得比较成功,大趋势是什么?

  我认为亚洲金融一体化的时机到了,如果我们不继续跟全球做伙伴,不跟亚洲的邻居做伙伴,我们走向更复杂、更成熟的金融体制是不容易的。但是要走这条路,就要面对一个怎样自我约束的情况,怎样自由化,怎样开放化,怎样把握我们面对的这种风险,这又回到了市场跟政府的博弈。究竟在未来这20年、30年之内,政府、监管在市场的角色究竟是多大?是完全开放吗?不对,完全监管吗?不对,怎样走这条非常艰巨的“中庸之道”,我自己觉得是一门艺术,但是这条路我们已经走上去了,没法儿退,面对的风浪也会非常大,我自己充满信心,但是也要务实,这个问题是比较难处理的。谢谢大家。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节目表
  • 周一
  • 周二
  • 周三
  • 周四
  • 周五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外企 中国经济 三星s7 对话雷军是哪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