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牛光的摄影世界

财新记者 黄蒂 2011年03月18日 15:35 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一位2011“荷赛奖”获奖者的镜头感悟

一位2011“荷赛奖”获奖者的镜头感悟

  北京时间2011年2月11日,第54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荷赛”获奖作品在荷兰阿姆斯特丹揭晓。财新摄影记者牛光拍摄的《玉树地震遇难者火葬》获一般新闻单幅二等奖。

  主持人:

  欢迎收看影音纪事。一张照片可以记录一个事件,一张照片可以表达一种情绪,一张照片也可以反映一个时代,但更重要的是,照片中包含了摄影者的感悟。去年,摄影师牛光就用他自己拍摄的一组玉树地震后的照片,参加了世界声望最高的摄影奖项“荷赛奖”。其中一幅名为《玉树地震遇难者火葬》的照片获得了一般新闻单幅二等奖。这张照片是如何感动了评委,最终从众多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的呢?今天我们就来和牛光来聊一聊。

  解说:

  牛光,1963年生于北京,1987年离开中国,先后到日本、加拿大和美国学习。1997年回到北京,从事摄影记者工作。他在摄影方面感悟到:照片拍得不够好,就是因为离得太近。

  主持人:你当时是什么时候赶到玉树的?

  牛光:第二天做飞机到的兰州。因为当天好像没有飞机了。到兰州找了一租车公司,找了一司机开车上去的。开了一天多,开到夜里3点多钟才到的县城。有个同伴一块儿来的,说很多尸体都在庙里,第2天会有个仪式。第二天早上我们就坐车去了那庙,还没走到那儿就戒严了,到了另外一个地儿,我们就赶紧去到那边了。我们去到那儿,他们其实已经开始了。

  解说:

  2010年4月14日07时49分许,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玉树县发生7.1级地震,震源深度33千米。地震造成数千人死伤。4月17日,玉树县结古镇结古寺。当日上午,玉树地震中遇难者遗体火葬仪式按藏族仪式隆重举行。

  这张就是牛光获奖的照片,是他在当地喇嘛送别死难者的仪式上拍摄的。

  主持人:那你当时看到的仪式场面,也有家属在场?

  牛光:对是这样的,它分两部分。一部分就是先前,解放军或喇嘛把他们从庙里抬出来。还一部分人,他们就是用自己的车拉的,去到这地儿。然后他们把尸体给喇嘛。喇嘛给他们做天葬。藏民大概有200-300人。也有汉族人。

  主持人:那天的家属是很悲痛

  牛光:不是像咱们这样,汉族的这种悲痛。因为我在汶川拍过,汉族那种生死离别咱们看的比较多的。这就是我为什么拍。这次的事儿打动我的是去到那儿人都非常平静。因为在这之前,我也看过一个小学校死了好多小学生,然后挖出小学生,他父亲看了就。要咱们汉族看来就是没有什么表情。就是他们受的那种轮回的教育。他们并不觉得人死是特别悲哀的。当然他们也难受,但他们觉得这是人的命运中的一种安排,或者是上天呼叫你的信息。我特别琢磨不透他们这种心情,所以我只能用照片来反映。我也想和喇嘛和平民去交谈这些,但是我实在是不能说他们的语言。

  当时每个遇难者尸体都是用被子裹着的,他们都要给解开,把衣服脱了。我就问为什么要这样。他们说就是要怎么来的就怎么走。他们并不觉得这是一种残忍或者不雅观或者对死者不尊重。我觉得这个可能是他们的信仰。

  我还有张照片,就是有一个活佛要往尸体上撒一些东西,在一个小瓶里。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我问了很多人,后来人家说这就是祝福他们一路走好的感觉。 其实你要仔细看照片你就知道,他们处理这些搬运的人,就是喇嘛,他们都带着口罩呢。但是撒这个东西的时候,一定不带了。

  主持人:就是表达对死者的尊重。

  牛光:对。

  解说:

  世界新闻摄影比赛,1955年发起于荷兰,故又称荷赛奖,被认为是国际专业新闻摄影比赛中最具权威性的赛事。主办者强调并鼓励摄影记者深入现场、不畏艰险的采访作风,倡导有创造性的、形象感染力强的表现手法。

  主持人:这次获奖作品是你自己选去参赛的?

  牛光:不是,我一共选了8张。8张原来是一组照,基本是反映藏民对这个事情的看法。因为咱们民族和藏民受到的文化教育都不太一样。所以我想让咱们也看看,藏族他们对天葬,对生与死亡的那种感觉。获奖这张是他们自己选的一张,可能是他们觉得最好的一张。

  主持人:这组照片有名字吗?

  牛光:没名字。我向来不给照片起名字。一张照片如果你用文字或是名字来说的话,就是一个提示。如果一张照片拍的好,它要活,因为每个人看它都不一样,它才能永恒。如果每个人都看的是一样的照片,你这张照片就死了。

  解说:

  作为摄影记者,牛光自述已跑遍了大部分的中国。既见过地震后的惨烈,妻离子散的悲痛,也见过偏远山区的贫困。在今年牛光拍摄的照片中,就有一组奔赴宁夏拍摄的山区儿童的照片,其中一张照片也成为当期《新世纪》周刊的封面。

  在工作之余,牛光也喜欢用镜头来诠释生活中的所见所想,他依然不喜欢给照片取名字,更喜欢通过照片来唤起观者自身的感悟。

  主持人:你本身是摄影记者,除了工作外,你平时摄影喜欢拍些什么题材?

  牛光:我更喜欢拍艺术,艺术方面的。因为其实真正一张新闻照片,如果真的好,那就超出新闻的价值,它会往艺术的方向发展。我给你举个例子,比如踢足球。我特别喜欢齐达内的足球,为什么?因为齐达内足球已经超出足球是艺术足球。所以如果你真的拍一张好的新闻照片,就超出新闻内容,到达艺术。那个其实是我的追求。

  主持人:我看了你有一个系列的照片叫“胡同的悼辞”,这名字是你起的吗?

  牛光:不是我起的。

  主持人:你作为这个北京人,我觉得你肯定对胡同有很深的感情。所以你通过这组照片想要表达什么?还有你为什么要选择那些角度?因为我就是在胡同生胡同长的北京人。其实有很多人拍胡同,胡同的变迁是时代的原因。比如说,宋朝的胡同跟现在的胡同有什么区别?最大的区别在于人,所以我的重点是在胡同里的人,而不在胡同里的建筑。所以现在的胡同,跟5年前,10年前,里面住的人他们发生了什么变化,他们对这个胡同的认识。包括现在这些搬进楼房远离胡同的人,他们对胡同的回忆,对胡同的概念是什么样的。

  牛光:每个人跟每个人都不一样,生活在胡同和不生活在胡同,北京人跟外地人,中国人跟外国人,每个人都不一样。所以你要想表达一个大家都认知的胡同,都觉得是那胡同的胡同,可能是做不到的。所以我只是作为我来说,来表达胡同里的人而已。其实拍这些照片,胡同只不过是背景,真正的主角是人。

  主持人:我记得你说你拍这组照片花了很长时间。

  牛光:对,大概有一年多。真正的一组好照片,我估计得十年吧。因为这张照片拍的好与不好,不是说现在能分析出来的,得过10年、20年以后,才能看出这照片有没有意思,它有没有生命。

  主持人:

  听完牛光讲述西藏,我想评委正是被作品中的藏族精神所感动。从牛光的摄影故事里,也能看出一张照片里面确实是有生命的,也包含了许多摄影师的情怀,需要我们静下心来欣赏。感谢收看这期影音纪事,节目的最后,再来欣赏一些牛光的摄影作品。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节目表
  • 周一
  • 周二
  • 周三
  • 周四
  • 周五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