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经济再平衡需扩大民营经济投资

《比较》副主编 吴素萍 《比较》特约编辑 汪德华 2011年04月08日 08:24 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民营经济投资回报率,应为民营经济创造一个等同于国营经济的融资环境

民营经济投资回报率,应为民营经济创造一个等同于国营经济的融资环境

  主持人汪德华:社科院财贸所副研究员,《比较》特约编辑

  嘉宾宋铮:1997年毕业于上海外贸学院,获学士学位,2000年毕业于复旦大学,获硕士学位,2000年至2002年在复旦大学攻读博士学位,之后转入伦敦大学学院和斯德哥尔摩大学,2005年毕业于斯德哥尔摩大学,获博士学位,现在复旦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学任教。主要研究领域包括宏观经济学、政治经济学、公共财政和中国经济。

  主持人:我觉得你的文章,涉及到中国现在,我们社会媒体包括媒体关心的许多热点问题,经济理论的热点问题,也有很强的政策含义。我想能不能按照你的理论框架,能够简单地说一下这方面问题。政策上的建议,以及包括中国未来经济增长,就是按照你的理论框架的理解,我们未来的趋势是什么?

  宋铮:当然谈一个政策的含义总是非常困难。因为我们做的是理论的研究,政策上的考虑有些时候并不是学者能够完全掌握的。

  就我们掌握的信息和理解的角度来看,我们是这样来看待中国经济目前出现的问题。我们感觉,制约中国经济发展,造成中国经济出现一些失衡问题,比如说收入分配增长扩大,贸易失衡,甚至目前还出现通货膨胀压力等等,似乎跟金融市场发育不完善有关。

  事实上,换句话说,金融市场的发展目前还暂时落后于整个经济的发展。那么如果说假设说,我们能够把更多的资源配置到运作效率更高的私营部门,而不是国营部门的话,那么按照我们的理论,中国的经济应该能够成长得更快,也能够更有效地平衡贸易的盈余。

  换句话说,对于当前政策的一个质疑,是目前比较流行的观点,如果要平衡贸易失衡,最好采取的是刺激消费的政策。那么当然从会计恒等的角度来看的话,刺激消费一定会降低贸易的失衡。但是从经济学角度讲的话,这样做是不是最有效率的?

  根据我们的理论,造成贸易失衡的最重要因素,不是因为所谓的消费不足,而是事实上我们应该有更高的投资。因为我们的投资回报率非常高,特别是民营经济。民营经济的投资回报率,在全世界范围来看都是数一数二的,我们中国的民营经济的投资回报率。那在这种情况下,事实上我们应该更加鼓励,把资源向民营经济倾斜,能够允许民营经济能够更快的增长。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能为民营经济,创造一个等同于国营经济的融资环境,我相信中国贸易顺差的问题不会如此的严重。我们应该有一个更平衡,更快速的发展。

  主持人:所以按照你的理论框架,目前来说中国扩大投资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宋铮:这要看扩大投资是扩大给国营经济还是民营经济。

  目前我们为了纠正贸易失衡,也为了扩大内需,我们采取的政策是,增加政府的投资。但是似乎以我的感觉来讲,似乎绝大多数的政府投资都去了国有部门,或者跟政府有关的部门。问题是这些部门的效率是否跟私营部门一样高。

  如果是为了应付短期的眼前的问题,把资源分配给效率比较低的部门,在长远来看可能会造成更大的…..所以这是我们需要思考的一个问题。

  主持人:其实我觉得,把你的理论框架运用到中国现实的话,非常重要的一点的是,民营部门需要保持非常高的投资回报率。我想从现实来看,中国民营部门为什么能保持这么高的投资回报率?

  宋铮: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

  首先来讲,从企业的角度来讲,我觉得这是世界各国研究的一个共识。就是民营经济一般要比国营经济要有效率。这个不光是中国的例子。比如说在欧洲做的研究,比如说法国对法国国有企业的研究,瑞士对瑞士国有企业的研究,英国对英国国有企业的研究,都普遍表明,私营企业会高于国营企业。这是第一个。

  那第二个,这是个核心问题。为什么中国的民营经济会长时间的比国营企业来的高,高很多,而且差距是长时间稳定的存在。这是我们这篇文章很重要一个任务,就是回答这样的问题。

  那么我们理解的是,这个跟我们中国经济转轨有非常紧密的联系。在转轨之前,我们有大量的劳动力,其实是优质的劳动力分配在了国营部门。随着经济的转轨,随着私营经济成长,这部分优质劳动力得到了空间去释放他的才能。他们可以慢慢的转移到私营部门,随着资本在私营部门成长,再加上劳动力从国有部门向私有部门转移,这两股力量合在一起,出现了我们经济增长理论上叫AK性质,就是资本的边际回报率其实不会下降。

  这个不会下降,主要是来自劳动力从国有部门向私有部门转移,这是保证私营部门回报率比较高的这样的理由。那么一个问题就是说,未来这样的情况是否能维续下去,这个取决于在未来是不是还会继续保持有这样的势头。

  就像过去的十五二十年间,我们看到的,劳动力在国营和私营之间的再配置,这样的势头是否能够得到保持和继续。这里当然跟国家的政策有关系,跟市场的力量也有关系。现在我们看到的迹象可能会给我们带来一些担忧。比如说,我们现在讨论的很多的国进民退问题,这显然是一个让资源逆向分配的一个趋势,把资源更多倾向于低效率的部门。如果这种趋势一直持续下去,国营经济始终在整个国民经济中占有一个很重要的地位,甚至这个地位的重要性还在不断上升的话,并且它本身的效率得不到充分地改进的话,这个将来的后果可能会很严重。这个可能会在中长期可能会拖中国经济增长的后腿。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节目表
  • 周一
  • 周二
  • 周三
  • 周四
  • 周五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