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阿拉伯之春”已成冬?

微纪录 / Story Journal 2013年03月01日 09:41 实习记者 张彦冰

两年过去,埃及、突尼斯、利比亚尽管政局仍不平静,但达成民主共识和通往宪政的道路已不可逆转

  主持人:

  欢迎收看《影音纪事》。自2010年底开始,一场追求民主自由的“阿拉伯之春”运动以摧枯拉朽之势席卷西亚和北非。短短两年时间里,突尼斯总统本·阿里、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这些曾经主宰阿拉伯世界几十年的强人相继倒台。然而,阿拉伯世界的政局并未就此平静下来。

  2013年春天即将来临,阿拉伯世界的政治气候依然冰冷。1月下旬开始,一桩球迷骚乱案的判决再次引爆埃及的社会矛盾。埃及人走上街头抗议对骚乱球迷的死刑判决。但很快,街头抗议的矛头直接指向了埃及总统穆尔西。街头骚乱造成近百名平民伤亡,埃及警察和安全人员亦有死伤。总统穆尔西不得不宣布对埃及境内主要城市实施宵禁。

  埃及总统 穆尔西:

  为制止流血,维护社会秩序不受暴乱分子和触犯法律者的破坏,保护居民,我宣布,根据宪法的规定,在塞得港、苏伊士和伊斯梅里亚实施30天的宵禁,从今日午夜开始。

  然而,宵禁措施作用有限。2月11日,埃及街头运动的主要场所,开罗解放广场上再次爆发示威活动。两年前的这一天,埃及人将执政30年的总统穆巴拉克赶下台。两年后,他们在此地抗议新当选的领导人穆尔西。埃及社会事务部长娜古瓦?哈利勒直言不讳,贫困、吸毒、失业、流浪儿童、价格上涨、低收入这些社会问题正在威胁埃及。埃及总统穆尔西出访德国期间,国际观察组织对此也给出了警告。

  “大赦国际”发言人 Henning Franzmeier:

  我们想指出,德国政府应该让穆尔西总统认识到,未来埃及稳定非常重要的基石就是人权得以保障。

  不管发端于何种原因,严重的社会动荡正在重创埃及经济。2011年,埃及的经济增速从上一年的5.1%下滑至1.8%。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2012年这一数据仅能维持在1.5%左右。作为埃及经济主要支柱的旅游业在2012年收入下滑超过30%。在观察家看来,埃及的噩梦仍将持续。

  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所研究员 殷罡:

  我想有些人,怀念穆巴拉克时期的这种安定,有保障,包括安全上的、生活上的保障,这是一个普遍的现象.任何革命,地覆天翻的革命,都会带来这种现象。(剪切)(时码:0239-0304)埃及这种动荡的局面会持续很多年。因为埃及人口很多,失业率很高,年轻一代的失业率在四分之一左右,再加上一些过早退休的、没有工作的上了年纪的人,有机会到广场上参加革命参加示威是一种欢乐,节日一样。

  跳出埃及放眼四周,“阿拉伯之春”的发源地突尼斯也在经历痛苦。阿联酋出版的《民族报》曾引述过一名突尼斯年轻人的话,他说:“我们示威是因为有政治和经济苦衷,普通人连牛奶都买不起,随意逮捕的现象依然层出不穷,现在同本?阿里时代没有任何区别。”

  而埃及的邻国利比亚,则在卡扎菲下台后直接陷入武装割据的境地。

  利比亚国家过渡委员会前成员 法蒂·阿尔巴加:

  我们要么就实现法制,建立全民的民主现代国家政权,要么就被卷入动荡,从而引发内战。

  早在突尼斯革命爆发之际,知名政治学者弗朗西斯·福山就曾告诫阿拉伯各国,从街头运动到民主转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如今,事态的发展正被其言中。

  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所研究员 殷罡:

  国家社会政治生活透明化,比较公平,有秩序,一种体制权威,生活水平逐渐提高,国家的国际地位提高,这个大家的追求都是一样的,不管哪个派别,但是在实现的道路上采取的策略上有所不同。穆斯林兄弟会有他的办法,自由派广场派有他们的办法,他们之间严格来说追求的目标差不了多少,但是他们之间的利益差别太大。

  2011年11月,“阿拉伯之春”运动半年多后,埃及举行了国会选举。2012年6月总统大选如期举行。同年12月,埃及宪法草案获得通过。两年间,埃及跌跌撞撞地走完了民主宪政的道路。今年4月,埃及将迎来国会大选,而各党派间早已剑拔弩张。2月底,埃及反对党派领导人艾曼·努尔的办公室遭劫,重要文件、录影带和电脑被偷。新一轮党派之争再度刷新底线。

  反对党明日党高级官员 Ahmed Abdelgawad:

  我们反对暴力,我们谴责任何形式的暴力。我们不会起诉个人,但这种袭击是由呼吁暴力的人策划的,是由那些为暴力对待异见分子提供政治和媒体支持的人实施的。

  谁能掌握这个国家?这个问题的答案在穆斯林兄弟会、广场先锋派和自由派中有不同的答案。他们或者是宗教势力的代表,或者是街头革命的主导者,或者是有海外背景的知识精英,甚至是来自至今为止较为克制的军方。但一再下降的参选率已经揭示出,埃及人急需回答这个问题。

  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所研究员 殷罡:

  穆斯林兄弟会在过去几十年特别是过去十年变化很快,幅度很大,他们已经不是最初的原教旨主义的宗教团体,他们很好的非常迅速明显的,就是符合我们所能理解的一个政治词汇就是“与时俱进”。他们已经演变成一个服从和利用现代政治舞台,服从和利用宪政舞台,选举舞台来实现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这个地步。同时他们也明白,你利用这个舞台去上台蹦蹦跳跳四年不难,但是下个四年呢。你的对手也在与时俱进,如果你不做实质性的调整,做出一些实质性的努力,给老百姓一些实质性的好处,那么你也就这四年。

  主持人:

  两年前,埃及人在开罗解放广场高呼“面包、自由和社会正义”的口号。两年后,这样的场面再次出现。但历史并没有停滞。在达成民主共识的道路上,埃及人已经有了平台。当这些平台无法成为突破障碍的台阶时,那么通往广场的路必将再次打开。感谢收看本期节目,我是郭浩彬。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责任编辑:张岚 | 版面编辑:邱祺璞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埃博拉 tpp 胡新娜 交易商协会 国家统计局数据库 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 辅仁药业 布雷顿森林体系 钓鱼台七号院 十三届三中全会 好大一棵树 有其屋 邹承鲁 债券基金 粤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