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农民”柳传志

财新时间 2013年11月20日 16:46 记者 袁新 高昱

联想做农业以水果为切入口;企业家有责任“湿润”社会空气

主持人:财新传媒总编辑  胡舒立
嘉 宾:联想控股董事长  柳传志

  【财新网】(记者 袁新 高昱)【解说】如果说,电脑是柳传志曾经最耀眼的标签,那么如今,这个标签可能要变成猕猴桃了。近期,柳传志和红塔山原董事长褚时健联手“务农”,推出旗舰水果组合“褚橙柳桃”,一个种橙子,一个卖猕猴桃。“柳桃”是继今年5月联想控股佳沃集团推出蓝莓之后,又一水果产品。2012年8月9日,联想控股旗下成员企业——佳沃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主要从事现代农业领域的投资和运营。柳传志更是将农业比喻成联想的“二级火箭”。

联想做农业行不行?

  胡舒立:你现在管的投资这块,这些年你们进入农业、白酒业。

  柳传志:联想为什么要做农业呢?从必要性上讲,就是大家都觉得中国需要安全食品,这个是毫无疑义的。另外一个,不仅是从食品安全,就是从中国人的自尊心上讲,也是觉得农业,自己的人、民族,做的这个食品,要也是这么不择手段地这么去做的话,做企业家的,这个良心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

  但是你要做农业本身,你不能亏钱呀,对吧?那么我们研究了以后,认为农业实际上好好做,是有盈利空间的,一个就是当这个土地规模化以后,农业技术、科技能够用得上的话,其实这个产量、产品的质量,都会有很大程度的提高。第二个就是,当你真地要能做出一个让中国人可信的品牌的话,老百姓是会愿意为这一块付钱的。

  胡舒立:农业是一个范围,主要是水果吗?

  柳传志:从水果,就是为了打品牌开始,你卖东西你得让人家信你,你说现在联想,你说做电脑行,你说做农业行不行?你不能讲联想的农业,你得有一个子品牌。我们子品牌叫佳沃,人家没听说过,你做什么,你凭什么人家就信你?我一定要在水果上打响了,然后我再开一块、再开一块,陆续这么开,让人家知道这个品牌是可信的。

  胡舒立:除了水果,你们还准备做什么?

  柳传志:当前就是水果和它深加工的产品,包括饮料、酒,或者是跟它有关的一些药品,你像蓝莓本身,或者叫保健品等等,跟这有关的,然后再往下。

  胡舒立:有没有计划做大田的这种农业,比方说基本农作物?

  柳传志:粮食?

  胡舒立:对。

  柳传志:未来有,当前还没到时候。

联想跟地方政府打交道吗?

  胡舒立:还有你们进入农业,有没有像土地等等一些基本的问题,制度上的困难?

  柳传志:我们作为一个龙头企业,农民他能够形成公司性的农户。我们跟他们打交道,这样的话就会挺好。有点像ODM(原始设计商)形式,按照我们给你的要求,给你比如用什么样的种子、怎么样的指导,但是你可是个公司,你可是个法人,这样的交道的话,我觉得我们经常做,如果一家一户那么做,我们就做不了了。这样做的话,可能也很符合中国的现实。

  胡舒立:你们主要是在哪个地方?要不要跟地方政府打交道?

  柳传志:是,我们在中国现在大概有几个省份,山东、四川、湖北、云南,另外我们还在南美,在智利我们也买了五个农场。它是这样,水果因为有个反季节的问题,你比如像蓝莓在中国,你这是春天出,人家那边是秋天,等到人家那边是春天的时候,咱们这边没有。另外一个,全球化的资源也挺好,它的这个土地相对也比较便宜,另外,它的农业技术很多地方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当你不出去真是不知道,出去以后,像工业技术,可能很多地方我们已经接近了。农业技术上,其实还是有相当距离的,尤其是实操性的这种农业技术。

联想不急于求回报

  胡舒立:那你们现在农业这块,一共有多少钱进去?

  柳传志:现在大概不到20个亿,大概十几个亿,但是我们的好处就是,第一我们不着急,就是不急于求回报。第二,农业是我们的重点,只要机会到了,这个当我们看准了,准备安排的时候,还是可以继续不断地往里投入。我们这个对农业的回报,是想分期、分批往后靠。你比如像水果,水果也许三年、四年,它可能又要往后再靠了。

  农业是我们认真想做的,因为在中国你看食品做成这样对吧,你真得有一家真做好了,没准大家就开始往上靠。当年我们做电脑的时候,我们只占百分之二点几,其他全是外国的市场,到最后我们占了27%以后,方正、同方是第二、第三,反而都把外国人整个地全排到后边去,我们要不打那个第一,可能中国那几个公司全都上不去。

  胡舒立:所以你现在做农业是怀着当年做电脑的那种开拓精神?

  柳传志:有点儿这个劲儿。

布局时要退后一步,少插手

  【解说】柳传志是改革开放后中国第一代民营企业家,这一代企业家在开创了“中国奇迹”之后,如今都面临交班难题,像新希望的刘永好等人都选择将事业交给子女。而柳传志没有这么做,他的女儿柳青在另一个领域绽放光彩——现任高盛集团(亚洲)执行董事。

  柳传志:我们这个公司从刚成立开始起就做了规定,不许子女进公司,那不是今天定的,不许子女进公司,家里的孩子也不会有怨言,不会有什么别的。

  胡舒立:联想接班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的?

  柳传志:30岁实际上已经是一个能做很多事、应该是个很成熟的年龄阶段了。你看杨元庆就是29岁就挑很大的梁,所以要早点在这方面,成才上要有所部署。

  我比如60岁,我认为我还能工作的时候就开始布局。布局的时候,就是往后退一步,让年轻的同事担任主要职务,我在边上站着看。他们在一起合作,配合得挺好,那我退休的时候,就没有什么心中担心的事。假定配合的不好,我们比如两年、三年到期,我们可以评审一次,还可以重新再调整。但是在这时候,就是都出不了大的乱子,因为我自己还能够工作,真不行,我还可以顶上去,还可以调整一段。

“在商言商”是自我保护

  【解说】“从现在起我们要在商言商,以后的聚会我们只讲商业不谈政治……”这是今年6月,柳传志在企业家高端社交平台“正和岛”内部座谈的一席话,不想引发了热议,有人称这是“柳老的大智慧”;也有人认为,作为“企业家教父”,柳传志的言论逃避了社会责任。

  胡舒立:今年夏天,有一场关于企业家应该有什么样的政治角色和个人的使命(的讨论),然后你提到的“在商言商”,当时引起很大的争议。你一直是一个有大关怀的人,所以我就想请你谈谈,你到底怎么看这个企业家的角色?

  柳传志:我作为一个企业家,我虽然关心的是自己的企业,但同时我当然也关心国家大事,等等。但是不明白的事,我确实是不愿意乱说,也不敢乱说。不愿意乱说有两个,一个我不愿意说违心话,第二个我也不愿意说让自己受伤害的话。那么最好的做法,其实,实际上是把自己的企业做得最好,能够增加更多的就业机会,然后能够多交税收。另外一个,特别是诚信经商,在这方面你用实际行动去带动同行,我觉得这是我们的本分。

  胡舒立:现在大家都特别喜欢谈政商关系,其实就是政府和企业的关系,还有政府和企业家的关系。一个企业家在处理过程中应该怎么把握分寸?

  柳传志:这个政府制定规则,大家按照规则去做,这个时候跟政府的关系就比较好处理,我在香港那几年,就感觉不到政府的存在,实际上。跟我打交道最多,顶多是银行,感觉不到政府来检查检查你,怎么怎么帮,也没有什么,大家就都全按照规则做。

  在没有做到理想状态以前,企业家还是要跟政府、政府的工作人员打交道,你应该跟他们非常要注意尊重,也要注意在允许的范围内搞好关系。但是你要过头了,他就会出事。

  今天,因为联想做到了一定的规模以后,努力全都把这些事尽量地避免开。但是一些小企业,有的时候受到挤压,我知道也确实是有的。有的时候也有这个,怎么说吧?有点好像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这个很是痛苦的局面。

企业家有责任“湿润”社会空气

  胡舒立:最近不是宗庆后被断指的事件,民营企业家当中心理冲击很大。你觉得应该怎么看现在这个民营企业家“用脚投票”这种现象?

  柳传志:宗庆后遇到这个事,这个很不幸的事情,其实是社会空气干燥的一个表示。一个人找不到工作了,心里的烦躁,找到了宗庆后,上来就要工作,你不分青红皂白,你说了不,我就拿刀剁你,人家连大夫都剁,你企业家不还一样剁吗?企业家本身应该讲,在改革开放中,应该是属于最大的受益者之一,那么我们其实有责任让这个社会空气更湿润。

  另外一个,我也希望你要按这个市场经济的规律办事,两极分化还是会继续拉开的。就是因为在企业做好了、增添了更多的社会财富以后,整个社会的财富都会多,所有人的收入都会多,但是还是会拉开的。在这时候,可能还得需要通过政府的手段,进行二次分配中,进行一次调节,这是把富人的一部分财富,转移到弱势群体去。

  

  

责任编辑:周勇 邓丽虹 | 版面编辑:王学武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马里 美国大选第二场辩论 王传福 朝鲜核试验 埃博拉 股灾 李显龙 资本充足率 债转股 医学生 宏观调控 胡新娜 龚正 寻衅滋事罪 全国人大常委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