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放记录

【微纪录】伤·痕

微纪录 / Story Journal 2016年08月15日 13:47 记者 陈亮

7月19日一夜暴雨,太行山山洪如龙,河北省井陉县台头村商业街遭遇灭顶之灾;一天后洪水退去,留下深达1米的淤泥,占据着山民残碎的家园;7月24日至7月31日,财新记者记录了这条商业街上洪水过去的痕迹

文/财新记者陈亮

7月19日暴雨之夜,太行山的洪水袭来,从井陉县城到台头村,30多公里的绕山公路,被洪水斩断至少五截,位于河道的台头村商业街也遭遇灭顶之灾。洪水过后行走在孤寂无人的商业街,曾经的喧哗和繁荣在破败房子里早已无影无踪。偶尔脚会深陷泥潭,在惊恐中,越陷越深,若是抽脚出来,就要脱掉雨靴,赤脚在淤泥中跋涉,有时还会踩在动物腐烂的尸体上,又或是脚底被碎玻璃割破,疼痛难耐。

烈日下,老人打着赤膊,按当地神棍的指引,寻找失踪亲人;母亲把孩子放下又背起,踩过不知深浅的淤泥;沿街门店,店主在泥中寻找残存货物;整条街道,恶臭冲天,废墟中弥漫着一种难以名状的冷寂。

眼前所见,跟先前经历的水灾现场不同,台头村所在地区常年干旱,并没有长期的地面径流,洪水已退到山下。整条街道看过去,更像是经历了一场泥石流。村民们所讲述洪水早已不可见,但循着这些讲述看去,洪水留下的伤痕却真实可触。

泥沙、碎石、树木、家具、砖墙、牲口、汽车在洪水中翻滚,以无法想象的力度撞击和撕裂着洪水经过的一切,刻下刀削斧凿般的痕迹;躺在洪道上的树木,被打磨得不剩一块树皮;淤泥在墙上形成各种诡异的景象;天花板上留下泥浆破窗而入的路径;吊扇被巨大而快速的力量撞击变形;窗棂上堆积的杂物被淤泥包裹着;二楼的墙壁上呈现出被淹没的水位线;有的屋子失去房顶,墙壁整面倒下,没入及膝的淤泥。

洪水灌顶,刘明元综合商店里,浮起的货箱被顶至天花板,在淤泥之间留下空白。有些无路可逃的人,下落至今未明。村民许国新家经营着一家小卖部,父亲许丙章和母亲董占鱼住在店里。7月20日,许国新赶到家里时,乡亲们在南屋的泥浆中挖出他的母亲。有村民告诉许国新,洪水来时,许丙章努力地用手抓住窗户,结果还是被大水带走。他至今仍未找到父亲。傍晚,两位老人的卧室里,墙壁上摩擦的痕迹触目惊心。我准备用闪光灯拍摄,担心惊扰到这间屋子。低声念到:“要闪光了,很刺眼,要闪光了,很刺眼。”拍了两张之后,心里有股强烈的力量,催促我赶紧离开,不要再打扰这里。

位于商业街东头的大戏台建于1980年的,几经扩建,最后成了电影院的模样。每年阴历三月二十三庙会,至少有六天的大戏和歌舞。铁皮房顶被烈日炙烤着,小草在淤泥中发芽,枯枝和门板悬在座椅上方。戏台上落下的红布,满是污垢,如低垂的旗帜,为这条街的逝去的繁华默哀。

 

 

相关报道:【图集】洪水遗痕


责任编辑:夏伟聪 | 版面编辑:郭宪忠

收藏 分享
热词推荐
财经 数字 火线 中国货币网 立法法 pmi 第一集团军 刘芳 何立峰 陈一新 中央军事委员会 e租宝登记平台 反腐 政法委书记 南海争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