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播放记录

【财新峰会】金融中心四人谈(上)

2010年11月25日 07:46

黄奇帆、屠光绍、李小加、史美伦谈重庆、上海、香港各自优势

黄奇帆、屠光绍、李小加、史美伦谈重庆、上海、香港各自优势

  黄奇帆:

  我想,金融中心也是分类型的,第一,比如在中国,北京是我们的金融中心,应该是各种金融机构总部集中的一个地区,因为它是首都。上海是中国重要的资本市场、要素市场为主体的金融中心,市场类的金融中心。我们看新加坡,它的资本市场在世界上不起眼,行政总部也不怎么多,但新加坡是一个金融中心,离岸贸易堆积了它巨额的离岸金融的中心,各种金融结算的中心。香港,我自己的判断,它既是一个离岸金融结算的中心,也是资本市场的中心,也是亚太地区各种企业总部的集中地,所以它是三合一的,纽约是世界级的三合一。我们重庆要成为长江上游的金融中心,工作大体上围绕着银行、证券、保险,我国主流的金融业务。这块要做大做强,为重庆,也要为西部服务。

  第二,非银行的金融机构,包括小额贷款、信托公司,各类租赁公司或者是财务公司、各种各样的私募股权基金、风险投资基金等等。这些非银行的金融机构如果搞得好,一年产生几千亿的融通力量也是很重要的。

  第三,一般意义上的区域性的要素市场,这是跟上海市场级别完全不同的补充性的、区域性的国家许可的要素市场。像重庆现在有6个交易所都是国家批准的。除了这些以外,我们很努力地想要学习新加坡,把加工贸易、离岸金融结算搞到重庆来。目前,我们已经有1000亿美元的加工贸易的离岸金融贸易结算在重庆运转,给重庆带来了一年几十亿的税收。在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的离岸加工贸易过去已经形成了1100亿美元的金融贸易,但这些都是在海外,在中国几乎是没有。现在我们已经拿回了1000亿,我们也有目标三年变成2000亿,以后会更多。把这些业务做上去,能够推动重庆成为一个内陆的金融中心。

  屠光绍:我很赞成黄市长的观点,不在于你要不要搞金融中心,而是在于你搞怎样的金融中心。这个问题如果回答好了,多个金融中心的存在当然会有一些良性竞争,但一定会找到很多的合作和共赢的机会。

  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谈谈上海的国际金融中心的定位,从去年国务院19号文对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定位上有这样的表述,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要以金融市场体系为核心,这个实质上就是对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一个定位。

  上海国际金融中心这样一个定位首先对整个中国的金融体系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因为金融体系,我们大家知道有三个方面组成,一是金融的宏观调控和监管体系,二是金融的机构体系,三是金融的市场体系。金融市场体系在这整个的金融体系中对其他两个体系起着非常重要的承上启下的作用,或者说处在一个非常重要的中间环节。如果市场体系建设好了,金融的宏观调控和监管就有了市场基础。金融的市场体系建设好了,各地发展金融机构和各类金融业务必须要找到有金融市场体系、金融市场的平台进行资产的管理,资产组合的搭配,风险的管理,包括其他各个方面的管理,那么它就有了市场的平台。这样的定位,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定位于金融市场体系,所以它是一个国家发展金融体系的一个重要战略任务。有了这样的定位,它就有了错位。

  什么是错位呢?首先我们今天在北京开这样的一个论坛,如果上海搞金融市场体系,首先它和北京不是竞争的,它是互补的。因为大家知道北京主要是金融的宏观调控和金融的监管体系,当然也包括大的金融机构。如果上海的金融市场体系健全、发展好了,我想会极大地支撑中国的宏观金融调控和金融监管体系的完善。也就是说,有了市场了,有了一个有效的市场了,我们的金融宏观调控和金融的监管就可以更多利用市场化的手段。

  第二,今天还有黄市长以及全国其他地方都要发展金融业务,建立金融机构,完善金融服务,我想有了上海金融体系的建设和不断完善,又和全国各地发展金融机构、发展金融业务又错位了。因为有了强大的、有效的金融市场体系对于各类金融机构所进行的各类金融的业务,它就有了资产管理的平台,资源组合的平台,风险管理的平台,各类平台就就有了。这样和全国各地错位了。

  第三,因为上海搞金融市场体系,尤其是在人民币,我们定位于是做人民币的国际全球资产的交易、定价、清算中心,这一定会和香港的金融市场,今天史美伦主席和李小加也来了,如果以人民币为主的上海国际金融体系和香港的金融市场又能够很好地错位。因为香港的金融市场和上海的金融市场体系处在不同的发展阶段,它所面临的发展目标和任务在当前都有不同,都有侧重点。如果香港和上海的金融市场体系能够相互配合,尤其是着眼于面向全球、面向未来和面向我们的优势互补,我想一定会能够与香港形成互动,同时也能够共同发展。

  我想有了定位就能够有了错位,有了错位之后,上海第三个位就是到位,既然上海定位于金融市场体系的建设,我们知道去年以来到现在,对于完善上海的金融市场体系,加快上海金融市场体系建设已经出台若干个政策措施,我想各种政策还要进一步的到位,有了定位,能够很好地错位,各种政策能够进一步到位,对于把国家把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战略任务,即到2020年把上海建设成为与中国的经济实力和人民币国际地位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有了三位一体这一定能够实现。

  李小加:

  香港有得天独厚的地方,也有非常不足的地方。得天独厚,到底一个金融市场、一个金融中心是什么决定是作为金融中心,是制度决定中心、人才决定中心、地域决定中心?香港最初发展是靠长期的时间演变到今天沉淀下来了。我们这个金融中心基本上以制度为本,是靠相对来说非常开放的自由竞争市场,一个完全国际化的法制社会的环境,非常低的税收、非常便利的商家运作的整体文化基础,形成了这种中心。但我们最大的优势就是香港靠改进自身来适应别人,因为我们自己只是一个700万人、1000多平方公里的小地方,自己的GDP也就是两万亿。

  所以对香港来说,这本身不可能有很大的自身政策的能力,香港是一个小政府、大市场的环境。所以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把自己做好,很少能够主动做到我们拿什么政策,改变一个什么政策、实施一个什么政策。但我们又背靠着祖国过去发展的繁荣的三十年,由于我们已经是在国际社会之中,但在中国改革开放的过程中,开放的第一站又是通过香港,所以在这样非常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也造就了香港本身。

  我们既有自己本身特有的、自身的核心竞争优势,但同时又是背靠着祖国的发展,但最终我们永远是要问自己一个问题,我们自己能够有什么样的价值,因为不可能成为一个政策的施予者,我们必须能够做到什么,给国家的发展、给全球的投资者,我们能够成为全球投资者想实现它中国梦的第一站,也是我们中国投资者想实现世界梦的第一站,我们做好这些之后,我们和上海、重庆的关系会非常有战略的合作关系。

  以前老是说竞争,特别是香港十五六年以来,由于上市,这些国家来发展得非常成功,可能突然一下子上海发展起来,有一个不适应,我们觉得竞争是一个大的主题。其实我根本不认为竞争是一个大主题,前一段时间谈竞争很多,后来又谈合作,合作是一个大主题,我觉得合作有很多,不是天天都要合作,10%是竞争,可能20%要合作,剩下的70%、80%是要把自己的事做好。从这个角度来说,都是屠市长、黄市长,要向他们学习,这是真正在大的舞台上。在香港我们要把国际市场和中国市场的互通做好。这是我们的定位。

  史美伦:三个地区的作用。香港是有一定的历史优势,优势在过去因为中国大陆没有开放之前,香港有地理方面、体制方面的优势,为中国服务、为中国大陆服务的金融中心的地位。反过来讲,香港也是因为中国大陆经济的发展才有今天,接下去重庆、北京、上海都会继续发展。但我感觉香港的地位,就像小加讲的,香港有香港特殊的地方,因为我们已经在国际上有一定的历史,体制上有一定的成熟,我们的发展阶段和上海、重庆还不一样。

  过去十来年,大家对金融市场的发展只看单方面,就是上市资源的方面。但大家知道在资本市场里,上市只是其中一部分。当然过去我们非常强调这个,因为国企要出去,在国际市场上要融资,香港扮演了这个角色。以后的发展,重庆、上海都会对内地的企业需要融资,他们会担当相当的一个角色。香港的角色有其他方面,衍生产品方面香港有一点优势,在内地衍生产品市场还没有那么发达、成熟以前,香港可以扮演这个角色。还有就是个人财富的管理,香港积累了很多这方面的经验。这些都是金融市场不同的范围,以后香港要从这个方面。但上海和北京有他们自己的优势,我感觉它们的发展是可以平衡的。

  

版面编辑:运维组

收藏 分享

相关推荐

    热词推荐
    深化改革 二胎政策 版税率 雷曼兄弟破产 去杠杆 薄熙来二审维持原判 政法委书记 三个有利于 政治局委员 非法集资 农地改革试点总结 德国商务签证 内蒙古银行 吴晓灵 地方债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