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龙永图:制造业如何升级
财新记者 黄蒂2012年11月16日 12:27
需要金融体系得力支持,完善社保应量力而为

博鳌亚洲论坛国际咨询委员会委员、外经贸部原首席谈判代表、副部长龙永图:

  大家知道这次金融危机美国提出重振制造业的问题,提出了出口倍增的计划。大家记得2009年11月份奥巴马总统提出7800亿美元金融复苏计划的时候说过一段话,总的意思就是要大力发展制造业,包括中低端的制造业,要增加美国的出口,要减少美国的金融业。从而使美国大厦建立在岩石上,而不是在建立在沙滩上。

  后来我在英国《每日电讯报》上也看到一篇文章,当时的英国首相布莱尔问德国的总理默克尔,到底什么是德国经济发展的秘密?默克尔随便讲了一句话,他说布莱尔先生,我们德国至少还在搞制造业。所以这使我想起了中国在金融危机发生前后相当一段时间里面,大家对中国成为世界工厂感觉很无奈,感觉中国处在非常被动的国际分工当中。实际上从中国现阶段的这样一个发展水平来讲,中国主要还是要搞制造业,还是主要搞实体经济。主要搞实体经济,我认为是中国从这次金融危机中得到的非常重要的教训。中国应该为自己成为世界工厂而感到自豪,而不是觉得中国经济出现了什么大的问题。

  问题的另一方面是中国实体经济必须升级,中国制造业必须升级。而中国制造业必须升级的非常重要的一环,就是得到像金融这些所谓高端服务业虚拟经济的支持,所以这是很纠结的问题,我们既要集中中国最大的力量发展制造业,因为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关系,就像中国一句成语里面讲的皮和毛的关系,中国的制造业就是那个皮,中国的服务业应该是附着在制造业这样一个皮上。所以中国要解决这样一个问题,把主要经历发展制造业,但是制造业必须提升必须升级。升级的核心问题,就是中国有没有强大的金融体系来支持。所以这是我们需要解决两难的问题,实际上也不难,就是找准我们的定位,然后以庞大的金融业来支持中国制造业的提升,而庞大的制造业,包括我们国外的金融业来给中国制造业和实体经济提供现代的服务,提供最好的服务。所以这个问题,这是我们从金融危机当中学到第一点。

  第二点从最近的欧债危机当中学到一点,欧债危机主要不是货币的危机,它是一场社会保障的危机。就是南欧的国家他们借了太多的钱来维持一个太昂贵的社会保障体系或者这样一个福利的社会,所以当南欧国家借钱借不到的时候,就出现了欧债危机出现了货币危机。这一点对中国来讲也是很重要的启示,我们中国正面临建一个比较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老百姓对收入要求以及各种民生的要求越来越多,这样的需求是我们政府面临重大的挑战,我们必须勇敢面对这个挑战。但问题是,我觉得建立一个完善体系也好,建立更多注重民生的社会也好,我们一定要考虑到我们中国现阶段的发展水平,一定要考虑到我们政府财政的能力,这样的话,我们才可能在建立这样一套满足老百姓民生体系的进程当中,使它和我们的财力匹配起来,与我们的发展阶段匹配起来,而不是超越我们的发展阶段,超越我们的财政能力。如果我们超越了这样的阶段,超越了我们公共财政的能力,那么我们有可能使老百姓看到我们不能够履行我们的承诺,不能够给老百姓带来真正的实惠,那可能使老百姓更多的失望。我们从欧债危机当中得到的第二个重要的启示,就是我们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我们人均收入才5000美元这样一个发展阶段的水平,怎么样从现在公共财政还需要满足各方面要求的情况下,建立一个适合我们国力,适合我们经济发展阶段的社会保障制度也好,工资制度也好,或是各种福利待遇也好,这是我们从这次欧债危机当中得到的重要教训。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更多峰会实录
更多嘉宾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