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用财税改革理顺经济关系
财新记者 邢昀2012年11月19日 13:24
贾康认为,资源税需要全链条设计,房产税建设势在必行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 贾康

  2012年11月17日在财新峰会上接受专访

  记者:您上午说到的,价税财改革配合整个改革,具体您能跟我们谈一下吗?

  贾康:我上午说到的价税财配套,往方案上说,价主要是解决我们现在的基础品,基础能源,从资源开发开始,它的比价关系和价格形成机制怎样和市场经济相适应的问题。我们现在现存这方面最突出的问题就是从煤到电,多年的比价关系和价格形成机制不能理顺,极大的阻碍了节能降耗和整个国民经济命脉层面的关系的健康化,带来很多的“无处不打点”的乌烟瘴气的乱象,利益输送,实际上各种公告权利的扭曲,权钱勾结,没有这些东西,整个再生产都不能够维持了。但是你说“无处不打点”这种利益输送在我们所有的明规则,从法律到文件,一字没有,现实生活里没有潜规则去打点,去做利益输送,整个再生产过程基本已经寸步难行。这就是我们建立一个公平的,有活力的市场经济的一个极大的威胁。你要想理顺这个比价关系和价格形成机制,那一定要配套改革。这个配套改革比如说,从煤到电,煤的价格形成机制,和煤的这样一个机制下形成的,传导到电,传导到中游、下游,那么电力行业里的配套改革无可避免。其实电力行业的改革十年以前已经有明确的十六字方针。现在是所谓“厂网分开,主配分离”形式上做到了,但是“竞价入网,输配分开”,这种实质性的,真正解决实际问题的,啃硬骨头的改革,寸步未动。你要把这个改革配套,那就必须进一步的冲破既得利益障碍,在电力概念下的整个领域里面,通过改革理顺这种关系,而且要推到我们现在管理电价的行政管理行政审批机制,政府职能,政府管理部门这方面的改革也是无可回避的。

  那么这里面和价格机制改革相配套的税制方面呢,一个切入点就是我们的资源税,资源税已经在原油、天然气方面,从原来的无法发挥调节作用的,无关痛痒的“从量征收”,到现在变成有关痛痒的,可以发挥调节作用的“从价征收”。但是原油天然气覆盖到全球以后,这个改革其实才刚刚开始。我们还有大量的金属矿、非金属矿,最主要的就是煤炭。如果按照这样的一个改革推到煤炭,在品种扩大覆盖面的情况下,必须要考虑煤炭怎样被它覆盖。一旦到这个地方做方案,前面所说到的,从煤到电的配套改革,必然形成一个极大的压力,必须要突破原来既得利益纠结的障碍了。我们是非常期待十八大以后,在这方面,从价格到税制能有这样一个全链条的改革设计。

  但到这儿还没有完,资源税它归那级政府,怎么样让它可持续的合理化,那么这就跟财政体制又联系在一起了。我们现在没有像样的地方税体系,资源税应该成为地方税里面的支柱财源,特别解决的就是在中西部比较欠发达区域,恰恰优势资源富裕区域的地方税里面,什么是大宗稳定的支柱财源。它解决了这个问题。那么以后把价税财的改革按照这样的逻辑,把相关的所有领域里的事情,放到一个配套方案去设计。这是十八大以后的改革攻坚任务,或者说,中国要冲破既得利益的阻碍,要真正按照原来的预想,推进现代化里边的一个改革攻坚的组成部分。

  记者:我看十八大报告里就提到了,未来要构建地方税体系,不知道您怎么看?这个未来应该朝哪个方向做?

  贾康:刚才说到的资源税是它的支柱之一,另外一个支柱就是要看到,现在刚刚开始在上海、重庆试点的房产税,在不动产饱有环节的税收,按照国际经验,按照我们自己的改革推进的具体分析,你都可以看得出来,这个税制的建设也是势在必行,而且它有望在未来给地方政府提供一个稳定的、可预期的,跟它的行为合理化内恰的税收支柱。这也是地方税制改革在建设方面的重头戏,也是一个难度很大,争议非常激烈,但我们认为必须通过试点扩大它的范围,最后走到一个覆盖统一市场的基本框架的改革任务。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更多峰会实录
更多嘉宾访谈